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時代的孤寂

2020/4/4 — 23:05

閔真諦樞機的銅像(資料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閔真諦樞機的銅像(資料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文:蘇祿】

武漢肺炎肆虐。幾天的隔離,已經令很多人覺得孤單,無聊。

那些為社會公義而身陷囹圄的手足,孤單的日子又豈止這幾天?他們為香港的前途犧牲了自己的自由和前途,被迫與家人朋友分離,有案底者將來找工作更可能處處碰壁,而他們的家人承受的壓力也不足為外人道。武漢肺炎總有一天會過去,但那些受傷的抗爭者卻有可能要面對漫漫的療傷之路,甚至要終生承受殘疾帶來的痛苦和不便。眼盲了,腿斷了,骨折了,單獨囚禁帶來的後遺症,許多都是沒寫進歷史書的傷痕。

廣告

為理想而坐喪失自由是一種高尚的情操,故令許多未經世故的香港人幻想鐵窗背後是一種孤芳自賞的浪漫,但事實可不是這樣,當牢獄淪為極權政府懲罰異己的手段,牢籠裡的恐慌和孤立可以快速並徹底地消磨人的意志,那是比催淚彈和警棍更兇狠的武器。除了心靈創傷,牢獄的煎熬也可以摧殘肉體。很多年前讀了一個政治犯的回憶錄,他說獄中一個很大的痛苦是長期便秘和胃痛。即使最後有幸走出監牢,很多人重獲自由後也繼續被種種健康和心理問題折磨。

最近朋友轉贈匈牙利閔真諦樞機的回憶錄(Memoir of Jószef Cardinal Mindszenty)。閔真諦樞機是歷史上被困在大使館時間最長的政治犯,Wikileaks 的阿桑奇在倫敦厄瓜多領事館差不多七年,閔真諦樞機則在匈牙利美國領事館度過了十五個寒暑。第二次世界大戰過後,蘇聯全面掌握東歐,閔真諦樞機因為拒絕向蘇聯就範,經歷了不公義公審(showtrial)之後再被囚禁八年之久。他在回憶錄中記述,匈牙利政府為了令他屈服,每晚都會剝掉他的衣然後狠狠毒打他。此外,為了馴服他的神志,監獄卒更會在他的食物裡下毒。這八年牢獄生涯的恐懼和創傷對閔真諦樞機的身心皆造成不可磨滅的烙印。

廣告

1956 年匈牙利起革命,閔真諦樞機經歷八年囚禁之後終於重獲自由。可是出獄後才幾天,蘇聯出兵布達佩斯武力鎮壓,從此閔真諦樞機被困美國領事館,直到 1971 年才被流放奧地利,在異地重獲自由,幾年後去世。閔真諦樞機一直忠於自己的理念和信仰,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他和當年東歐的許多仁人志士一樣,用自己的生命對抗時代的洪流。極權恐怖的帳幔在香港才剛剛展開,有人入獄,有人受傷,時代不再容許我們的年輕人天真地消耗他們的花樣年華,這是現實的殘酷。

灰濛濛的白天過後是漆黑的漫漫長夜,孤寂的我無眠。輾轉反側之際,我遙望星空。牆外的朋友,你們好嗎?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