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蛇屙尿:以色列的勇武示威

2020/5/4 — 16:25

筆者友人拍攝到示威現場的狀況

筆者友人拍攝到示威現場的狀況

【文:馬薩達的遺民】

若論全世界的勇武國度,自立國以來歷經不少戰爭的以色列該能位列三甲。在以色列,不論是在火車、景點、或是商場,遇上士持槍兵士是十分正常的事。示威看似特別危險,但只要兵士及警察能好好控制自己,珍視人命及人身自由,示威仍是可以有大量空間的。

今次要說的,是我和朋友在上年七月遇上的埃塞俄比亞裔猶太人 (Ethiopian Jews) 的示威,事緣是一位手無寸鐵埃塞俄比亞裔猶太青年被警察開槍射殺,引發埃塞俄比亞裔猶太族群對警暴及長期在社會飽受歧視的怒火,他們繼而發起大規模示威。 埃塞俄比亞裔猶太人本身在以色列佔比不多 (約只有 14 萬人,整個以色列人口為約 900 萬),加上長期被社會忽視,要辨一場大型抗爭吸引社會目光,難度可謂不少。然而,縱使只有數千名示威者上街示威,最後他們卻能癱瘓以色列主要幹道一天,我的朋友們由拿撒勒 (Nazareth) 回來,中途在凱撒利亞 (Caesarea) 附近被困三小時,才能回到特拉維夫,遑論廣大以色列人如何受影響。這場人數甚少的抗爭,最後卻能癱瘓以國大半天,且使整個以色列社會更為關注他們的訴求,令社會檢討對埃塞裔猶太人的忽視。

廣告

誠然,人數不足是這群示威者抗爭時的先天缺憾,但有兩大原因令他們在人數劣勢下仍能造成巨大影響:其一是他們的果敢剛毅,行動迅速而有效果。以千餘人之力便能堵截以色列全國的主要道路數小時之久,要做到以少勝多,就必須以不同的非常規 (unconventional) 的手段去取勝,他們先是焚燒不同的東西製造路障,又 be water 地不斷打遊擊,令前來掃蕩的警察乃不勝防,可見他們行動之敏捷及效率。

廣告

紙上談兵容易,現實亦能實行才是王道。把這套方法照辦煮碗搬到香港,相信失敗居多。箇中的分別,不用多說,是警察是否恪守指引。

香港警察漠視法紀,隨心所欲地暴力執法已是常態,但香港的 new normal 不同於以色列的 normal。以色列警察相對較自律,在以國內執法的警察,大部分情況下能遵守既定守則,約束自己的行為。此事因以色列警察胡亂開槍殺人而起,以色列政府的解決方法,並不是開更多槍鎮壓異己,而是既阻止示威,也以溝通來平息紛爭。總理內塔尼亞湖亦有所回應,承諾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畫面好靚,實在羨煞旁人。

「有咩咁特別?全世界嘅警察都係咁架啦。」數天後,我和以色列的同學聊起這次事件。

「你就想!香港咪係活生生嘅反證…」

「香港喎,唔係東方之珠咩?做咩搞成咁?你誇大咋話。」

他說罷,我便立刻播放 612 的警暴畫面。

「WTF? Is this really Hong Kong? I thought it was in Palestine…」(此為真實對白)

多謝暴警與港共,你們成功爭取香港巴勒斯坦化了,我甚至可以斷言,香港黑警的暴行,使在巴勒斯坦的以軍也汗顏。
 

(作者簡介:在以色列留學過一年,到過馬薩達一遊,希望和馬薩達僅存的七名的遺民一樣,做個見證歷史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