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陸醫護來港「救疫」,另一齣「引清兵入關」上演

2020/7/22 — 16:32

據中聯辦控制的《香港商報》報導,有消息指林鄭已向中央求助,一旦本港疫情再度惡化,希望中央協調內地醫務馳援香港,直指「依靠香港自身力量很難戰勝這一波的疫情」。

如果講去年《逃犯條例》修訂,係中共希望在港全面落實管治權嘅第一步,希望透過司法程序將兩地接軌;今次嘅向中央求援引入醫護,就係另一波嘅木馬屠城,拆去中港區隔嘅另一手戲碼。

上年《逃犯條例》修訂未竟全功,但係中港融合,拆去「兩制」防火牆之勢反而極速前進,由兩辦全新解讀《基本法第二十二條》,再配合「港區國安法」在港實施,奠定咗大陸國安、公安、國保、中紀委等人員在港嘅執法權力嘅法律框架;再用《附件三》的形式將大陸法概念引入普通法機制,一國一制全面加速在港實施。

廣告

但係要去除中港間隔,拆除一國兩制嘅防火牆,單單係憲制框架嘅融合對於中共而言遠遠不足夠。要落實在港全面管治權,首要人心「回歸」。對於中共嚟講,宜家香港嘅「亂局」始於一班抱擁「英式管治」、程序公義、專業道德嘅在港精英,而呢班人好多時都係各行各業嘅專業人士,中產階級,有一定嘅社會地位,獨立嘅經濟條件。更加麻煩嘅係佢哋有讀書人嘅倔強同傲骨,唔係好似商界咁咁容易俾人收買,當中嘅表表者就係法律界、醫護界、公務員、教育界人士。淨係睇呢幾個界別嘅立法會功能組別,二十三年嚟都未試過由建制派人士勝選,就深知當中人心未歸嘅事實。而呢一班喺香港社會既有經濟實力,又有論述能力嘅精英分子喺以往一年嘅運動中正正擔任住非常積極嘅角色。 

港府要整頓公務員、教育界嘅手段非常明顯:中小學引入「愛國教育」,透過發牌制度對教師進行「思想審查」,引入大灣區教師認證,專上學院則透過大學校長任命、操控各大校委會由上而下管控;公務員則直接引入宣誓制度,由「政治中立」變成「效忠特區行政長官」,堂以皇之對公務員的私生活、社交媒體進行政治審查。

廣告

唯有醫學界,一直老鼠拉龜,出盡九牛二虎之力都不得要領,來來去去都係盧寵茂、林順潮、高永文等幾個政界愛國名醫高調發聲。多年嚟,政府隻手一直想伸入醫委會都未竟全功,當年改革醫委員草案被時任立法會議員梁家餾醫生以一人之力拉倒,到最近盧寵茂再敗選醫委會委員,反動派分子蔡堅醫生則當選醫學會主席,大敗建制代表何仲平,就證明醫學廣泛人心未歸。

武漢肺炎一役,二月時醫管局醫護為封關進行大罷工,身先士卒抗疫,不理秋後算帳,獲得大眾道德光環,林鄭早已懷恨在心; 加上袁國勇、何栢良等以傳染病專家之名,多番批評港府抗疫不力,更指明病毒來自武漢,與黨國論調不符,中共又點會唔恨得牙癢癢,希望將呢班出政府糧、「禍國亂港」嘅醫護除之而後快?

但係醫護界嘅中港壁壘多年嚟尚未崩壞,主要原因係《醫生註冊條例》對本地執業醫生有嚴格要求,加上內地嘅醫療質素一直為人所垢病,所以即使建制人士一直想以醫護不足為名放寛海外畢業醫生註冊要求,大舉引入大陸醫生都未得到社會廣泛共識。

加上香港醫護需求殷切,私院長期以高價搶奪公院人手,一旦引發醫護大規模離職潮,喺疫情之下,隨時引起社會反彈,不論藍、黃政治光譜同遭其害,定必有強烈反對聲音;加上醫管局係獨立公營機構,職員絕大部份唔係公務員,唔似得 AO 咁直接受到公務員事務守則嘅約束,唔係咁容易就其政治言論作出批判、審查、甚至係懲處,幾個因素導致醫院管理局成為最弱勢嘅公營機構僱主。因此,即使林鄭多番揚言要嚴懲罷工醫護,喺疫情底下,咁多個月嚟都只聞其聲。

今次港府想借疫情吹噓讚揚大陸醫療系統亦早見其身影,身為深圳港大醫院院長嘅盧寵茂一直推祟大陸嘅抗疫成績,多番鼓吹引入大陸檢測機制,長遠嚟講就係想為拆除中港醫療認證嘅間隔舖路。

疫症除咗可以用「限聚令」嘅方式打壓人權自由、集會遊行,亦都可以成為將來引入大陸醫生在港執業嘅藉口,全面拆除醫學界中港分隔防火牆嘅第一步。用《ERO 緊急規則條例》又好,用《Cap.599 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都好,基於疫情危急,為咗「公眾健康」,「暫時」免去《醫生註冊條例》入面在港執業醫生嘅要求,都係「急市民所急」,絕無政治用心。港人應要感激國家對香港「特別照顧同關懷」。此例一開,「暫時」將會變成永遠,這班超然嘅大陸醫生在港執業已成既定事實,將來要投下改組醫委會嘅一票,定係投下醫學界功能組別一票,都指日可待。「一件污,兩件穢」,一年以來,類此嘅破例仲唔夠多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