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下圍中誰導致

2020/10/11 — 13:44

蓬佩奧早前到日本,與當地及澳洲、印度的外務大臣,進行「四角會議」。期間與日本新任首相菅義偉會晤。(蓬佩奧 Twitter 影片截圖)

蓬佩奧早前到日本,與當地及澳洲、印度的外務大臣,進行「四角會議」。期間與日本新任首相菅義偉會晤。(蓬佩奧 Twitter 影片截圖)

文:三郎

近日,龐貝奧(編按:蓬佩奧,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親自到了日本,跟當地以及澳洲印度的外務大臣,進行了一場「四角會議」。這樣子的組合,若要數算,基本上要追溯到多年前的印太戰略會議。再加上龐貝奧決定親行,而非為了避免感染採取網上形式,足見華府對此次交流的重視。

席間談及的,都是跟中共有關的種種政治問題。這些問題,看似是中國的「內政」,卻在全球化的背景底下,跟多國的國家安全以及發展息息相關。

廣告

單單是武漢肺炎的全球大流行,美國 Pew Research Center 最近發表的報告便顯示,雖然中國政府最終將疫情在國內壓了下去,但因為其波及的廣度以及揭示出來的制度問題,全球抽樣受訪的人中,幾乎有六成的人表示:中共在處理肺炎上,犯了嚴重的失誤。而單是美國,便有四分三的受訪者因此而對中國沒有好感。

也正因如此,民主黨在總統大選論壇上,雖一直強調「國際合作」的重要,卻絕對不敢明言「會跟中共合作」這種「引爆式」的立場表態,否則違背了民心,親共和黨的傳媒將大費周章的渲染報導,從而扭轉選情。

廣告

所以龐貝奧所說的一切,對於美國當地特朗普的潛在選民,乃至於全球的親民主陣營而言,是看在眼裡的,甚至連共產黨內部也不敢錯過。因為除了武漢肺炎,他亦提到「印太聯盟」如果要追求軍事、經濟、科技上的安全,以及「自由、開放、繁榮」的願景,就必須時刻留意中共的貪腐、壓迫,以及開發侵略的問題。

背後原因,其實非常淺顯;香港就是一個很具體的例子。

香港曾經是與紐約、倫敦並列的國際金融中心。但在《國安法》的強行實施底下,「被送中」的「人質外交」,在法理上已成可能;偶爾路過市中心,也有可能「形跡可疑」,被告以非法集結;設立機構研究中國內部問題,以判斷是否適合投資,卻也有可能被告以「證據確鑿」的勾結外部勢力。

根據「良禽擇木而棲」的定律,「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的智慧,以及商業上「風險管理」的運行常識,還有什麼國家會如昔日般,斥重本投資香港?

牽一髮而動全身,乃是全球化的顯著特色。所以武漢肺炎的初期處理,與《國安法》在香港的強制實行,是習近平下的最壞的兩步棋。

全球的政治格局亦因此而經歷了一場大洗牌。原本美國經濟上揚,造就了近年來失業率新低,如今特朗普的支持率卻急轉直下,成為了不少國民的公敵,甚至乎更中了武漢肺炎。懷恨在心的他、向來於性格上不肯認輸的他,如果此役美國大選真的輸了,換屆以前,他必在中美外交上,試圖為將來下定調。

很多國家例如英國,甚至早前的日本,都不敢跟車太貼,因為不少國家都試圖在價值與利益之間,盡量取得平衡。這也是美國甚至特朗普過去一直採取的策略。然而隨著全球對中國惡行的關注成為一種趨勢,種種的負面報導,如澳洲記者成蕾被捕、華為的網絡建設被發現跟中共有利益輸送⋯⋯彷彿已成為棋盤裡中國對家所走的每一著棋。

問題是:這盤棋,並不是一對一的陣勢,如今是天下圍中。中共除了偶爾由外交部發言人回應幾聲、在台海上虛張聲勢,在行為上,一直狀甚被動,甚至舉棋不定。

這種狀態,其實就是面對「殘局」時的狀態。

而這盤殘局,走下去,對中共而言,大概有四種可能性:

(一)收買對手,收拾殘局;
(二)乾脆不玩,翻倒盤子;
(三)及早悔棋,回頭是岸;
(四)棋手不下,換下一位。

哪一種棋局最有可能實現,在一年來能夠「天翻地覆」的時局底下,沒有人能夠預測,更何況預言。可是,按如今的天下大勢,有一點卻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習近平的「中國夢」已正式宣告破滅。

中央政府大可以將香港的民主運動污名化為害國的「針刺」;但拿著「針刺」戳破這膨脹氣球的,終歸是自己。

孟子在〈梁惠王〉篇說道:「王無罪歲,斯天下之民至焉。」怪罪於「歲」、卸罪於「兵」,非常容易;然而孟子所提倡的那種治國者的胸襟與承擔,黨中央裏頭,又有多少人知曉。

(作者簡介:三郎(自由撰稿人,臉書《存在主義者心簡》作者:facebook.com/hkneverset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