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地不仁,李鵬壽終歸天 ; 白雲芻狗,黃琦冤深陷獄!

2019/7/31 — 15:00

黃琦

黃琦

六四慘劇的屠夫李鵬日前離世,以民間俗例而言,九十一歲高齡才歸天是高壽,甚至可說是「壽終正寢」; 另一邊廂「六四天網」的異見者黃琦 29/7/2019 被提訊,被控「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監十二年。 雙手沾滿鮮血的李鵬殺人後竟然可以安渡餘生長達三十年,雖然已被歷史唾棄,卻未有受到法律制裁,可是,維權者黃琦自 1989 年起至今先後三次被拘控囚禁,飽受非人道的逼迫,都是「以言入罪」的冤案。 如此奸人「受寵」而義人蒙難,筆者不禁仰天慨歎: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李鵬此人心術不正,長相陰險。 不少論者指出六四慘案一事的操盤人當然是獨夫鄧矮子和伴隨身後的老軍頭,而李鵬機關算盡趁勢上位,敢於當勇悍的馬前卒,把時任黨總書記的趙紫陽擠壓下來……六四前李鵬發表措詞強硬的五一九講話,筆者對於他在熒光幕那副咬牙切齒、瞠目握拳的凶形惡相仍然歷歷在目,其後他頒布戒嚴令,正式站出台前把持著局面,血洗京城……六四後江澤民主政,李鵬續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國務院總理,黨內排名躍升第二,連任兩屆總理後當選為人大常委會委員長,一直至 2003 年才卸任離開政壇,得以「安享晚年」!  

鎮壓六四民運固然是共產黨一手炮製的殘暴行徑,李鵬肯定是重要代表人物之一,更準確一點說,應該是捲起袖子,舉刀掄斧,走在前頭的凶狠殺手,早已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事實上,1993 年李鵬連任總理時竟罕有的出現逾二百張反對票,是中共黨史中統一政治意向的逆向孤例,足見在黨員和民眾心中,其形象極其差劣。 可是,天理並無應驗,公義也未彰顯,報應並沒有臨到李鵬身上。 或者只有一點可告慰的,就是當全國下半旗「致哀」,澳門特區同樣和應「悼念」時,香港因為雷暴警告而取消儀式,竟然成為中國大地上唯一的一片淨土,沒有為李鵬作官式的下半旗表態,筆者心底即時泛起一陣涼意,原來天公總算睜開了一線眼,眨了一下!

廣告

且看黃琦硬漢,為社會公義和弱勢族群抗衡國家機器,鍥而不捨的堅執勇毅,卻一直被打壓下來,因為在黨官權貴眼中,一切以維穩為目的,人命如草芥,尤其是對於挑戰黨國威權的「維權刁民」。 黃琦憑著電子工程專業知識,創辦「六四天網」網站,突破內地的屏蔽封鎖,讓民眾享有資訊知情權,至今三次入獄:第一次在六四11周年紀念前被捕,判刑五年,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第二次由於揭發汶川大地震「豆腐渣」工程而被判囚三載,罪名是「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昨日第三次更被重判十二年,兩罪是「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

縱觀黃琦的罪名根本就是「莫須有」,全是與資訊流通自由和民眾對網絡訊息的知情權有關,在民主國度裡都是人民應該享有的基本政治權利和新聞自由原則。 可是,在極權專制的內地,共產黨政權必然視之為敵對階級的眼中釘,必須想方設法滅聲,以至奪命而後快。 黃琦現年五十六歲,過去已兩次遭受了合共八年牢獄之災,未來還要被囚十二載,而且目前其健康狀況甚差,命繫一線,恐怕將會難以承受獄中生活的催命折磨,也許將要步著劉曉波後塵「被病死」。 筆者每念及此,難免深感傷痛。

廣告

29 日下午港澳辦代表在記者招待會上的發言,措詞未算激烈狠辣,只是高度表揚港警的「表現」,凸顯出共產黨一貫執迷「槍桿子出政權」的起家教條,筆者相信八字眉有三分似李鵬的李家超聽進耳裡必然心花怒放,將要磨拳擦掌狠下殺著了……。 當下香港民情沸騰,抗爭方興未艾,筆者期盼香港年輕人認清楚共產黨表層的面貌和深藏的本相,絕不要受蒙蔽和輕易妥協。 況且,如今殘民暴政囂張,香港人必須敢於掌握自己的命運,繼續在抗爭路上奔向希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