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朝毒招

2020/8/20 — 16:5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全國傀儡常委會早前就特區第六屆立法會的延任安排,早前終於有一個說法,就是全體現任議員,將會繼續行職責,不少於一年,而且不用現任議員另行宣誓及簽什麼確認書。結論是遠較獻世派所吹的風,寬鬆得多。但十多日來,游老師卻一直未展歡顏,天天鎖上眉頭;今天,我終於按耐不住,向游老師問過究竟。

「游老師,你還好吧?全國傀儡常委會不是讓你喜出望外嗎?為什麼你整天愁眉深鎖呢?」游老師說:「有什麼值得開心呢?天朝之所以『忽然好人』,最大的原因是獻世派的食相過度難看,他們一知道立法會延期選舉,便得勢不饒人,繼續殘民以自肥,這正正是阿爺最討厭的狀況,獻世派被清洗,已經在阿爺的議事日程,那又豈容他們繼續狐假虎威,令局面進一步尾大不掉呢?阿爺既要階段性平衡,自然就放生了民主派。另一方面,這招『忽然好人』,既安撫了天朝鷹派,又令民主派中計呢!要知道,延期選舉對獻世派是最有利的,阿爺根本『無得輸』,但他只要隨便掉一塊骨頭,民主派隨即變身台灣國民黨,『內鬥內行,外鬥外行』,陷入一輪路線之爭,自傷元氣,最後不管是抗爭派,還是老泛民,都是死在所謂的同路人手上,還幫了阿爺一個忙,因為他可以在天朝宣稱:這群亂黨沒有資格死在我的手上,挑戰皇權!你說這招多毒。」

聽罷,我真的抹一把冷汗,追問游老師:「現在的抗爭派,又要求老泛民總辭以明志,又說要公投定去留,老泛民又‘蠢’到以服膺民調作回應,豈不是完全中伏?」游老師嘆了一口氣說:「這好聽一點是民粹主義,難聽一點是聞雞起舞,他們完全跟了阿爺的節奏,完全忘記了他們的目的是什麼?美德呀!你認為是什麼?」被游老師突然一問,我顯得有點結巴,隨便說句:「想香港有民主!」游老師隨即回我說:「對我們這代經歷過文革,經歷過六四的人來說,是非常目標為本,是不擇手段要贏!要生存呀!」

廣告

游老師繼續為我解釋,眾所周知,現在的立法制舉制度是明顯傾斜向新政治經濟特權階級,加上國安法這把利劍,時刻在針對熱愛民主的香港人,在一個扭曲的制度面前,抗爭派原教主義上身,認為接受延任安排等同招安,明顯是沒有經過鬥爭歷練的自high行為。乎戰,要兵不厭詐,當年老毛在重慶和談,高呼:蔣委員長萬歲;成功保命脫身之後,隨即起兵討伐國民黨。在老毛的眼中:我要贏得天下,就要認清敵人,寸土不讓,你(蔣介石)竟然天真地敬我一尺,我就不客氣地取一丈土地以上,而且最後令蔣介石淪為蔣匪,掉了政權,又終生無法踏足大陸!

我猛然一醒說:「游老師你的意思是擱置爭議,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嗎?老泛民繼續留守議會,抗爭派繼續街頭連結,裡應外合嗎?無謂浪費時間,資源在什麼公投,民調之上嗎?」

廣告

游老師說:「很好,很好!要知道國民黨在2000年掉了政權,其中一個主要死因,就是支持者對國民黨內鬥看不下去,認為『爛泥扶唔上壁』而死心了;民主派繼續內鬧,只會令仇者快,香港的泛民支持者也極有可能,在明年的選中出現同樣的死心情況。不過,美德你只是說對了一半!另一個關鍵情況,是現時的抗爭派天真地假設,他們即使被DQ,抗爭派2.0、3.0,仍是有機會在明年參選,取老泛民而代知,再搶攻獻世派的地盤,完美地實現35+;但實際的情況是,政治一日都太長,他們並沒有考慮到,在老泛民全面棄城之後,今後無論是老泛民、抗爭派2.0、3.0是永遠沒有參選的可能性,而這個正是阿爺最大的目的。」

所謂明修棧道,暗度陳倉;阿爺不費吹灰之力,已經令老泛民被抗爭派騎劫,看得實在心癢癢、爽歪歪!同時地,這群毛孩,完騇沒有理解攻敵必救這個道理。正當民主派內鬥如火如荼之際,抗爭派並不知道阿爺的爪牙們已經不停在廣播:愛國者不等於建制派,香港人不一定在香港出生,又打算大力重推大灣區居民證,還罕有地在公開了,天朝文武百官與特區官員的官職對應表。原來㐂娥在天朝是官拜正部級,領副國級待遇;而香港又原來大量國企老總,同樣是正部級官員。種種鋪墊看來,只欠老泛民總辭,獻世派在立法會修改選舉條例,再把法定語言中的中文,補充為廣東話與普通話同時適用。明年不但投票的可以是大灣區人,連參選的、當官的也可以是大灣區人。屆時抗爭派在7000萬人的大灣區中「算老幾」?要知道,在沒有老泛民的立法會中所通過的法例,國際社會,外媒即使深表關注、不安,也難以說是違法。因為是民主派原教主義上身,棄城總辭在先,與人無尤。因此,抗爭派應該要力用老泛民,以保障他們的明年參選權,阻止「新香港人」治港,才是皇道。

「但抗爭派還有國際戰線呢?」游老師續說:「國際戰線也要有武裝力量與本土組織,遠如孫中山也有黃興與興中會,近如昂山素姬、拖鞋革命也是同樣道理!這才有機會進行政權內爆。現在他們完全掉進了阿爺的坑,沒想過從此只會淪為散兵遊勇,根本是無法撼動政權,推動民主。要知道抗爭派厲害一如東邪西毒,也不可能一輩子『打輕功,唔落地』呢!」我再問游老師:「不少抗爭派也看你的文章,你不怕被他們口誅筆伐嗎?」

游老師再嘆一口氣說:「我活到這把年紀,還怕什麼?我的故友李鵬飛,其中一位最敬重的政治人物,就是司徒華(華叔)。華叔就是能在民粹中堅持原則,擇善固執的人,當年的超級區議會方法,華叔以一已之力頂著激進派,事後證明華叔是正確的,阿爺是害怕的。若今日華叔尚在,老泛民還攪什麼民調?我再說一次:民主派是要贏,還是要棄城切腹?完!」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