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朝盛傳國安法快刀斬亂麻 七一建黨節前即頒布

2020/6/5 — 19:18

飛哥三七已過,游老師的生活也慢慢回復正常。始終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游老師即使再放不下多年情誼,也只能釋懷。或許我也人到中年,所以也理解世事有緣起,自然就有緣滅;所以緣來就珍惜,緣去就只有接受。多年以來,「惜緣」二字便成為了我的口頭襌!而且凡事我也非常看重時機,時機一過,緣份就當然溜走了!例如:Shitty University的郭校長,簡直是厲害了我的校!他竟然在飛哥辭世後12日之後,才發出電郵表示深切哀悼,碰巧發出電郵當天,一代賭王也與世長辭;不少同事、同學、校友還以為郭校長錯發了電郵,他是哀悼賭王,而非飛哥。豈料他真的是哀悼了飛哥11天後,才驚覺要發出哀悼電郵,我相信不少同事、同學、校友,在看到郭校長的真情之後,都會為 Shitty 感到非常難過,羞愧得泣不成聲!

至於,游老師在這段黯然日子,仍然非常關心香港的政局與肉食者。尤其對港版國安法橫空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在港頒布實施一事上。游老師即使沒有說過一句話,我也從他的神情之中,看到他非常不安。原因是這次立法,事前完全沒有走漏任何風聲,應該說完全沒有知會任何開明派人物,這是一反阿爺的中國式民主方式。中國式民主的最大特點,就是完全不民主;正正是毫不民主,卻又要‘扮’公平、公正、公開,所以過去阿爺的法令即使如何不合理,也會象徵式諮詢開明派,特別是一些代表性人物,以示廣泛吸納群眾意見。但這次明顯的門面功夫也省了,若實情一如坊間報導所指,阿爺在去年10月便已經決定為香港制定國安法,即打他從第一天開始,便打算政治強姦香港!

另一方面,在港版國安法在兩會傳出消息後,大家以為好傻、好天真的「街叔」在5月26日接受多唯新聞的訪問時表示:「現在已經到了(阿爺)不得不出手的狀況。如果香港不能負起(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那一國兩制的全面準確實施就談不上了,因為一國兩制的基礎是香港負起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不能成為顛覆基地,沒有了這個基礎,香港的前路可能會越走越偏。」但問題是,街叔從來沒有解釋過,有什麼證據,證明一國兩制已到危急存亡之秋?難道阿爺收到可靠情報:「敵在門常關」,金鐘將會不日易幟?我實在難以理解街叔的邏輯,唯有在悼念64三十一周年及游老師心情稍為好一點的時候,去向他請益好了!

廣告

游老師安座家中,聽了我的問題之後,雖然仍有點沒精打采,卻一如以往地輕輕吐了兩隻字:「時機」!然後還反問我:「美德呀!還記得大概一個月之前,我教你以阿爺的唯物辯證法,去分析那條被 Kevin Yeung 同志取消的DSE試題嗎?(請參閱:阿爺唯物辯證法:沒有東條英機 就沒有毛澤東)」我年馬上回答:「我當然記得!後來,我還從一眾中學的老師們的口中得知,多得阿爺的單程證政策,令不少中學生原來都有新移民背景,他們在內地早已對唯物辯證法滾口爛熟,他們的Model Answer竟然與游老師的建議答案有八成相似,只是香港EDB班『狗奴才』對唯物辯證法一竅不通,才再次令香港柒出國際。」

游老師說:「很好很好,那你嘗試以唯物辯證法,去分析街叔所指的不得不出手情況吧?」我被游老師一問,突然好像有所領悟,然後結結巴巴地向他答道:「即使沒有國安法,中美本身就是敵我矛盾,但美國卻要靠中國不停買美債,買農產品渡日;加上近期弗洛伊德的慘案,令美國超過40個州出現騷亂,所以美國最近極有可能,對港只是咀巴上的慷慨,而非真心守護香港的民主價值。

廣告

而在疫苗成功問世之前,全球經濟又接近停擺,又或是半停擺最少一至兩年;疫情的發展,自然地影響到香港的自由港,罕有地長時間無法運作,而又不會造成額外損失。關聯到貿易縮減,貨幣自然貶值,而港元與美元是掛勾的,美國再行量化政策接近唯一出路;弱美元,意味著港元也會被拖累。若因國安法,而令香港出現走資潮,蝕的是外資,賺的卻是國企,因他們可以在港「執平貨」!最重要一點是,現在全球航運,尤其空運短中期的停運,導致香港人連「逃出香港」的機會也沒有。蒼天助共不助港呀!我們只有一個選項,就是接受阿爺的國安法呀!所以怪不得天朝盛傳,國安法會快刀斬亂麻,在建黨節(7月1日)之前便會頒布,而非八月底呀!

游老師馬上打斷我的說話,說「所以,你還未推論到街叔所指『不得不出手』的狀況嗎?」我說:「我明了!他所指的不得不出手,並非香港已經要宣布獨立,而是因為現在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時機,以國安法之名,用最低的成本去強姦香港就範;真的是機關算盡呀!」

我終於再次聽到游老師的笑聲說:「孺子可教也!」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標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