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理循環 30 年

2020/6/10 — 12:02

毛澤東(左)與劉少奇(網絡圖片)

毛澤東(左)與劉少奇(網絡圖片)

我不是說 8964 即將平反,也不是說「報應」有時間規律,我是談一個現代中國政治人物,在文革中含冤受害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在 30 年前竟親手為自己打造刑具。今天中共強加國安法於港人身上,一些權貴搖旗吶喊、如獲至寶,我便想起那位悲劇人物,他的名字是劉少奇。

文革權力鬥爭 劉少奇首當其衝

劉少奇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二任國家主席,1967 年文革之初便被軟禁在中南海,其後紅衞兵圍困衝擊近月,毛澤東借故離開北京,江青等便組織批鬥劉少奇及其妻子大會,逼其低頭彎腰兩個多小時。最令我震撼的畫面,是這位被外媒稱為「中國第一夫人」的王光美,被迫穿上不倫不類的緊身衣服、掛上用乒乓球串成的頸鏈被戲弄侮辱。原來在 1963 年,王光美陪伴丈夫出訪東南亞時,身穿旗袍、戴頸鏈、舉止高雅地與印尼總統蘇加諾共舞,風頭一時無兩,卻燃起江青妒火。這種野蠻的鬥爭,是用政治包裝私怨,而貴為國家主席的劉少奇竟無法保護枕邊人,痛苦可想而知。

廣告

其實文革首先要打倒的,便是劉少奇本人。毛澤東親自寫下「炮打資產階級司令部」大字報,四人幫便公開點名劉少奇和鄧小平為黨內的「最大走資派」,血雨腥風的批鬥便隨之而來。這場鬥爭的伏線是毛澤東在 1958 年發動「大躍進」,幻想中國可以憑革命熱情「超英趕美」。各地方領導又充斥如林鄭之流,一味揣摩上意,競相虛報產量,更加倍上繳糧食以示效忠。事實是奉行「大鑊飯」的公社制度令人失去積極勞動的動機,「全民總煉鋼」和修橋起路更減少了農業生產,令糧食產量大降,卻還要加倍上繳!人禍加上天災,幾年間中國死了幾千萬人,餓死的農民屍體漂到香港。

劉少奇、鄧小平等中共高層知道毛澤東的堅離地經濟革命只會帶領中國墮入深淵,在 1960 年趁大躍進弄到焦頭爛額時,提出「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八字方針,回歸較現實的「多勞多得」制度,令人民有喘息空間、經濟活力得以恢復,卻令毛澤東在黨內旁落。毛發動文革說是要糾正中共走資的傾向,實質是用路線鬥爭包裝權力鬥爭。劉、鄧首當其衝相繼下馬,劉少奇更在被放逐中逝世,死的時候被囚禁的太太毫不知情。

廣告

整風者被批鬥 護國安法有後果

本來我十分同情劉少奇的遭遇,但後來讀高華的《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便改變看法。此書寫上世紀 30 年代中至 40 年代延安時期,毛澤東透過「整風運動」對黨內幹部和知識分子進行審查與肅反,徹底清除五四運動存留下來的自由民主思想和對蘇俄盲目祟拜的氣氛。所採取自我檢討、群眾批鬥、肉刑逼供等手段,將許多政敵和被無辜懷疑的理想青年逼到精神崩潰、甚至跳崖自盡,最終是全黨上下瑟縮於毛澤東的淫威下。當時劉少奇是毛澤東身邊的紅人,率先提出在馬、列以外必須學習「毛澤東思想」,亦親自指導整風的工作。只是當年他沒有想到,同樣粗暴的批鬥會在二十多年後來到自己身上,那些在延安時期已變成「黨的喉舌」的傳媒,和被改造至失去脊樑的知識分子,在他的苦難面前只懂得落井下石。

今天特區的執政班子、建制派議員、工商巨賈、大學校長,還有眾多敲邊鼓的文妓正為國安法推波助瀾,他們一樣沒預期自己或自己的子女有一天被惡法加害時,傳媒和公民社會將是鴉雀無聲。天理循環,希望時間走得不要太慢。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