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真爛漫的白人公知,令我們忘記「民主就是要排外」

2020/3/24 — 14:33

資料圖片,來源:Pxhere

資料圖片,來源:Pxhere

武漢病毒全球化,考慮全球人類智力和思想靈敏度。到目前為止,不能通過考驗的人很多,特別是「公共知識份子」。

女性主義者 Judith Butler 批評美國抗疫政策「美國人優先」,批評封關政策歧視排外。歸結到最後,就是要提防「民族主義」,聲稱在疫情更要擁抱「人人平等」的理想。

由仆街宣講真理

廣告

中國先輸出病毒,繼而無證據散播「美國軍人源頭論」,要美國「給中國一個交代」;特朗普回擊直指這是「中國病毒」,「因為人人都知道它來自哪裡」。特朗普是仆街、老粗、自私自利、二世祖,但整個白人自由世界,只有他敢高調說一句常識:是中國帶來病毒,是中國人隱瞞、操弄世衛,令全球錯失良機而冚家富貴。

全球高尚者那麼多,最後卻要由一個仆街宣講真理。這是西方的恥辱。億萬白人,竟無一人是男兒。他們不敢向病毒源頭問責,不反對中國的流氓外交,反而究責其他受害國家排外、歧視。他們安全批判「中國病毒」之說屬種族歧視,卻不追究中國用殺人、活埋、剝奪人權的方法抗疫,造成大量不正常失蹤和死亡。一些白左是有心附和中國的國家敘事反擊戰,協助中國由禍害全球的加害者,華麗轉身為國際社會領導者,例如找意大利人聲稱病毒「有可能」在北意大利先於中國爆發。一些西人則害怕說真話,會遭受中國的人民戰爭式外交攻擊,包括學院封殺、禁止學術訪問、損害出版機會、指控「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等等的道德情緒勒索。

廣告

武漢病毒成為白人金玉滿堂,但道德勇氣跌到歷史低點的明證。

蘇區和上海

中共當然極懂愚弄白人。國民黨統治時期,中共已經邀請擁抱進步思想的白人,去參觀蘇區,了解蘇區人民如何「解放平等進步」。回到西方之後,訪客就成了自帶乾糧的五毛,在外圍宣佈中共進步論。出口轉內銷之後,中國人就覺得,白人進步知識份子都這樣說,中共確實比國民黨進步,於是慢慢在國內形成改朝換代的輿論。

東亞人一染洋風,亦就容易著共產主義的道。內戰前夕,全中國進步地區的知識份子,沒有哪個不受中共的烏托邦想像吸引。人人平等好不好?當然好。男女平等好不好?當然好。資源平等沒有剝奪好不好?當然好。國際友好世界大同好不好?當然好。然而他們不知道世界大同是虛幻,中間那個血污海卻必然真實。

上海的中產和洋化中國人,就像今日滿西方的左翼進步自由派;整個西方,就像昨日的上海,等待自我毀滅。

白人天真瀾漫,尤如長於深宮婦人之手的小王子,一入東方大觀園,就迷得沒頭沒腦。洋五毛判斷中國抗疫很厲害,論述基礎卻是官方的「零感染數據」,以及無視坑殺大量人命的代價,是中國人命比較賤?就像上世紀白左在蘇區看見階級平等,卻看不見之前一大輪打土豪、殺地主全家的行動。

再說遠一點,幾百年前歐洲教會知識份子,因為不滿歐洲的封建神權現狀,知道少少東方的皮毛,就無限幻想,認為中國大一統帶來和平、科舉取士是開放君權社會平等、將東亞人「敬天法祖」視為信仰長期上帝……有理想國是好的,但如果在世界找到一個幻想和愛戀的對象,那個對象(即中國)就會接收所有紅利。等於信上帝是好的,但地上不能有上帝的代言人。西方人對中國欠缺戒心、對中國隱惡揚善,其實是歐洲文明的返祖現象。

「人人平等」是說甚麼人平等?

每一個周期的東方熱、中國熱,都是白人理想幽情間歇勃發噴射。這個被人屢吃豆腐的理想,與基督教不能說沒有關係。熱病的第一波:耶穌有革命身影,祂出身於低下階層,與追隨者建立類似公社的集體生活,而且救恩也向全人類開放。在馬克思之前,理想國早就有了;熱病的第二波:「啟蒙時代 — 美國獨立、法國大革命」時期,總結出「自由、平等、博愛」(Liberté, Égalité, Fraternité)的總理想,帶領歐洲人離開君主國和宗教神權時代,但現代性的矛盾,在現代開端之時已然種下:「民主」和「人人平等」是矛盾的,特別是在全球化不斷推進的 19 世紀以後。

Judith Butler 之流批評美國「美國人優先」,其實是在挑戰現代政治世界的基本原則:主權國家向被統治之國民負責。如果美國政府優先服務美國人竟然不對,批判者其實是呼喚「帝國義務」:帝國有擴張、教化和拯救「野蠻人」的義務;言則進步派在推銷「個體權利」、「我們對他人的義務」,但又極少談論「個體的義務」,那麼世界只有由單一帝國總理萬事,才符合這種政治期待。

故而進步派的心態總是希望加強政府權力,以總權力去救濟所有人,又期待所有人都不用付出代價,不用自行負責,全部都可吃免費午餐,結果就是將權力一層一層往上送。20 世紀以來,如此多進步派知識人為蘇聯以來的各個極權真心搖旗吶喊,就非常容易理解。要消除貧窮、剝削、改造世界,的確是要集中權力和生產資源,自然結果就是先鋒黨、極權、大國家、帝國主義。

民主就是公民實踐其獨佔權力,政權向讓渡部份自由和權力的共同體成員負責。本國人優先,當然不會片面符合啟蒙時期的平等博愛主張。因為啟蒙時期的武鬥對象,是教會和貴族君主,平等博愛具體必然是說「某君主國統治下的臣民」平等和博愛,未出生的共和政體的界線,在君主國時代已經劃下。殘忍的劃界,由實力政治的自然原則完成。因此「自由平等博愛」的共和國時期就好似不用劃界,這是錯覺,是社科人讀歷史不夠博大的結果。

君主專制和神權被歷史消化之後,劃界問題又再重新浮現。「人人平等」及「民主原則」如果無限擴大到國界外、擴大到全世界,其實就是取消自己的國體,取消自己的民主。如果非美國人可以投票選美國總統、若果總統要向非本國人問責,那就是瓦解民主,瓦解人民主權,毀滅「政治事務由被統治者決定」的原則。

極權的起源:思考「世界命運」

歐盟、跨國帝國主義、各種超國家組織,其實都在破壞原初的民主原則。正如你無法投票辭退世衛譚德塞。只能說兩次大戰後,為了降低國際合作成本、建立集體安全制,「國族國家民主」的原則就因其他實利而退讓。客觀結果,是發達國家人民慢慢對民主無感。因為選哪個黨哪個人都受到超國家組織左右,國民有選票,可是他們發現國外人比本國人更能決定國家事務。

自由派菁英會說美國優先、英國脫歐、歐洲反對收容難民等等,是「民粹」;但菁英太驕傲,看不到在極端全球化之下,民主變成儀式而失去功能。很多人有民主制度,卻沒有「民主獲得感」。真民主就要真排外,以界定誰人有權。絕對拒絕排外,其實是世界帝國主義者。自由左派的解決方案總是一元論的世界政府,他們總是抗拒不了迷戀波爾布特、毛澤東和蘇聯帝國,因為東方充滿了打著平等大愛旗號的擴張者。

若要實驗室潔癖地排拒差別對待、又要大愛、又期望政府有義務照顧所有人,確實只有「單一世界帝國政府」才能滿足白左政治烏托邦想像。白左最在乎的不是「民主」,而是「齊一」、絕對無法接受「差別」。對他們來說,一個專制甚至邪惡的世界政府,也比起世界各國各自充滿差別地民主自由更好。

世界要怎樣走向世界政府?當然要經過一個史無前例的血污海。香港的中國愛國者,其實也是「耶穌—教會知識份子—白左」體系的隔代傳人。他們自稱不是民族主義者,卻同樣認為香港獨自繁榮不義,所以應該「回歸」進去「內地」,十幾億人一起了,才慢慢爭取民主。有沒有民主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回歸」。「民主回歸」—「民主」是花紙,「回歸」才是主菜,變成「人類命運共同體」才是正經事。

大一統、帝國主義的蘇聯、中國,很受一些崇尚原始幼稚平等理想的歐美白人迷戀。他們不知道自己的權利和學術思想自由,都是由分裂、彼此戰爭的歐洲養育,一種因為遠古的「歧視」和「排外」而衍生的 privilege。得到 privilege 的他們,現在就鼓吹世界走向大一統,與專制大一統極權眉來眼去,是故意忽視真實中國的智力障礙,也是「挑軟柿子」的道德缺陷。他們知道批評美國有道德光環,卻不會有後果,只賺不賠;中國做了甚麼事,他們都會隱惡揚善,維吾爾集中營,是不是假新聞?因為你批評,中國會傾全國之力打壓批評者。

西方常見的「功利批判比例」,就是歐美知識份子近乎全體墮落的證據。明明是中國散播病毒、隱瞞疫情,現在歐美人忙著做甚麼?批評特朗普的用語「種族歧視」、法國學者 Jon Solomon 發起聯署開除講了一次真話咁大把的袁國勇、華人書生咬文嚼字討論「Chinese」究竟代表中國政權、中國還是中國人。

房間裡的大象,卻幾乎只有特朗普敢說。

我沒有特別支持特朗普,美國是否重新強大,我也不關心。我只知道 Donald Trump indeed makes common sense great again。全世界都盲目維護中國,千人諾諾,一士諤諤者,卻是世俗眼中的二世祖咸濕老粗。他不用自豪,你卻應該懂得羞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