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6/8 - 19:29

天真的李柱銘

李柱銘

李柱銘

李柱銘接受電視節目訪問,被問及近日國安法的風波時,認為國安法由中央直接立法會摧毀一國兩制,但他自己亦明確表示其實港府應該自行就國家安全立法。「呢個立法會你(中央)已經控制多數,都唔用,直接在北京做,咁係違背《基本法》。」他亦說,只要能完全確保 23 條立法後不傷害人權自由,相信連民主黨亦會支持立法,但現時北京的做法,恕難支持。

不知道是不是命運注定,我們這一代必須眼見着最早一批倡議民主回歸中國的人,例如李柱銘司徒華,他們在我們眼中高大而英雄的形象也終要破滅。

哲學說我們先以父親為榜樣,最後以父親為競爭對象。幾年前,李天命的曾經風光的形象也早不復存。

廣告

李柱銘的問題有兩個:

第一是,香港人其實並不是沒有嘗試過自行就 23 條立法,那一次觸發了五十萬人上街示威。他提出的方法,其實早已經試過了。我們其實真的看不見對比起當年 2003 年的時候,現在的情況到底有多大可能讓主流民意都立即支持為 23 條立法?就算一如李柱銘所言,港府自己為國家安全立法,這又是否妥善地解決問題了?23 條的立法真的能如他所言,不傷害人權自由嗎?這樣含糊不清的說法,無疑非常危險。

第二時,其實現在的國安法在中國的眼中,也可以算是一國兩制,這已經在中央的講話中多次強調了。中央為了要香港人支持,居然還說六四可以繼續悼念。(所以要求推翻一黨專政,這一句六四的口號不算是顛覆國家?)

李柱銘說我們應該回去一國兩制,這很明顯是因為李柱銘覺得現在的國安法並不是一國兩制下應有的做法。但是中央現在很明顯的告訴你,現在中國並沒有違反一國兩制的承諾。李柱銘和中央對一國兩制的理解這樣的完全對立時,還能怎樣回去到一個雙方可以等量齊觀的定義?

好了,但是李柱銘的矛盾其實也正正是香港人的矛盾。

我這樣寫起來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甚至非常可笑,但是大部份人其實並不支持港獨,但是也並不信任現在中國所理解的一國兩制。這一個立場看似矛盾,解決的唯一方法只有兩個:

第一是移民,當然這要解決很多技術性的問題,例如到了外國之後如何謀生,當地人要如何看待大批湧入的缺乏資金和技術的新移民,新移民又如何要融入當地。

解決了這些問題之後,還要看看到底有沒有其他國家真的願意給予幫助,暫時看起來也沒有一個國家可以給予香港人比較大量的移民過去。就算是英國,也只是將停留時間從六個月延長到十二個月,要取得居住許可還是要收入比較高的工作才可以,而不是無條件獲得居留權(暫時要找到現時符合法例居留的收入還是極難),更不用說英國人本來就討厭新移民,更要嚴防中國滲入,他們才剛剛脫歐。

第二是直接承認一國一制,既然已經改變不了事實,那就無必要繼續保留一國兩制。反正都是要被打,倒不如赤裸裸的讓所有人都知道事實,總比別人還以為一切都和平相處要好。可以預視的是在二十多年之後,中國很可能又會推出另一套比一國兩制又模糊一點的制度說法,在一步一步地將一國兩制加速融入到一國一制之中。

要是差來猜去,倒不如直接來一發,好讓大家都可以清楚地知道自己所處的環境和應該採取的做法,起碼不再存在不確定性。你能忍受到的就留下,你不能忍受的就離開,你不能離開的也就沒有所謂忍受不忍受。我有很多朋友都寧可支持國安法,以便有機會移居外地,或者省得繼續活在謊言下,認為 23 條可以不抵觸言論自由。

所以李柱銘是香港少數政治領袖中,唯一一個可以被兩邊都看不起的人,但是他的天真不也正正反映出大部份香港人的天真嗎?他的矛盾,不也正正是香港人的矛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