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她的半年

2019/12/19 — 10:1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很多人說半年。

講講我知道的,某個(虛構)故事。

幾個孩子,相識於六月。有一個出身中產,負責 Gear。頭盔,當時是稀有物資。

廣告

一人一個,笠住頭,在戰地跑啊跑。小隊常被擋住,大人們全裝備守護,妹妹企後少少。

慢慢,孩子愈走愈前。

廣告

是否變得勇敢?不知道,但大人們通通被捉走了。所以,學生做了前線。

有人的頭盔幾處爆開,但用落有感情,沒有換掉。加上,百幾蚊個,好貴。

幾個都來自藍絲家庭,兩老早發現端倪,其中一人,某日,Gear被搜到了。

她奪過裝備,離家之後,手機快沒電,等隊友接應。

經歷過生死,也借過被鋪,瞓過落地。

她們就像一家人。

最危險的戰地,總有她們身影。走不到,少一個。受了傷,少一個。

小隊變了小小隊,有人被控重罪,律師搖搖頭,希望不大。

她們約定過,不去煲底,光復後要去首爾。

想聽心愛男團的 Live,想去某個主題樂園,影一個低能 Boomerang。

去不成了。

不知道她若罪成,會判囚幾多年。

男團的 Center,那時會否結婚了?

和你寫,寫什麼好呢。

黃色經濟圈,區議會選舉,當然有用。兄弟爬山,但對遊走生死的人,也是一種平行時空。

要考試了,望望課本,成績追不上了。搞不懂心儀的科系,因為,大學都消失了。

小小小隊,未解散,但近日都好像不需出動。

半年,留下的人,嚴重精神創傷,開始接受輔導。

她說,捱不住了,哈哈,對不起。

這是某個(虛構)故事。

而你沒聽過的,還有很多。

來到今天,你適應了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