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回應中共的不公選舉手段

2020/5/11 — 11:5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籠外人

筆者之前提出要另闢新戰線 —— 未來線,針對未來的抗爭方法提出意見和路線圖。執筆之時,攬炒巴已呼籲利用區議員的認受性委派國際線組織或流亡者,跟外國城市討論「姐姐城市」協議,連結世界之餘,長遠建立屬於港人的上下議會。筆者樂見有更多關於對未來抗爭方案的討論。

現時就立法會戰線的討論鬧得熱烘烘,主要針對應否初選、議員願意攬炒與否、表現差勁的議員應否尋求連任等,但對於潛在的 DQ 風險,討論相對有限。在兩辦猛烈抨擊郭榮鏗、擺出一副戰鬥格後,政界預期今屆立法會參選人被 DQ 的風險大大提高,甚至中共可能在抗爭陣營過半後廢除立法會。筆者希望就此危機向民主派作出建議。首先要思考的問題是「如果中共 DQ 大規模 DQ 候選人,點算?」的確,中共有可能全面封殺抗爭陣營候選人,甚至包括溫和的民主黨人。在這情況下,沈旭暉「樂觀式」的議會路線已經宣告死亡,不可能由光復議會開始走到最後選出泛黃特首的一步。但中共依然需要一些藉口去 DQ,例如可能會話想連任的議員拉過布而違反誓言、本土派的候選人言行上不擁護基本法等,由於現在想參選的人物都已經是公眾人物,而非像區選時藉藉無名的素人,因此中共有時間事先「尋找」證據去證明他們不擁護基本法。但是如果抗爭陣營有素人 Plan B 呢?筆者說的素人不是指參選過區議會的「素人」,因為他們經過選戰已經曝光,素人是指另一班零知名度、非政黨成員的「真素人」。由於他們身份未曝過光,中共不可能有事前計劃去招呼他們,筆者樂觀地假設中共只能迫於無奈容許真素人 Plan B 入閘,否則中共將難以繼續將這場選舉「扮成」民主選舉。顯然抗爭陣營需要事先準備36真素人 Plan B,但現在抗爭陣營就 Plan B 準備了多少呢?

廣告

有人可能會問:「大規模 DQ 已證明議會路線死亡,為何還要派 Plan B 參選?」沈旭暉教授已給出答案:mandate(授權/認授性)。沈教授指出北愛爾蘭的新芬黨和勇合一的策略,一方面有(恐怖主義式?)勇武抗爭,一方面又派員參加議會選舉,目的正是為了得到人民授權去跟英國政府談判,得到的選票正正證明他們的勇武抗爭絕對不是搞事份子,更不是恐怖主義,而是英國政府要真實面對的民意壓力。套用在香港,如果國際線手足跟外國遊說時,缺乏任何有事實證明的民意支持,相信肯定會事倍功半。故此,派 Plan B 參選的目的是利用官方選舉獲取公民授權,而民眾也要明白此次選舉已經不是一次普通的換屆選舉,他們的任務是放下光譜之爭,踴躍投票令抗爭陣營勝出,證明香港的民意是站在抗爭者一方,而且香港人是不會向中共投降。

但中共不是省油的燈,怎會願意親手為抗爭陣營臉上貼金呢?中共可能更進一步連 Plan B 都一併 DQ,甚或出選大規模舞弊,製造建制派勝利的劇本。劉細良在網台節目中表示要發起潔淨選舉聯盟,由具公信力的各界人士聯同外國代表,親身監察選舉過程,防止舞弊。筆者原則上同意,但這並不足以應對潛在的不公情況。抗爭陣營在出現不公平選舉時要做的事只有一樣 —— 杯葛選舉並拒絕承認選舉結果。杯葛選舉的確是將議會控制權拱手相讓予北京,但如果北京已立下心腸要控制選舉結果,抗爭陣營繼續參與選舉已經無意思,純粹是「幫」北京扮成一次正常的選舉,那麼如果有人堅持選下去,他會是什麼人呢?相信不言而喻。

廣告

那麼是否讓北京繼續選舉便算呢?當然不是,國際線手足在此刻一定已開大 Turbo 宣傳北京的骯髒選舉手段,而本港手足要做的,除了杯葛選舉,呼籲全港黃絲不參與官方投票外,同時要辨一次民間的公民投票,選出公民議會成員跟官方的議會抗衡。根據區議會的選票比例,民主建制陣營維持六四比,如果全部共六成民主派選民不參與官方投票,而改於公民議會投票,官方投票的投票率就會被比下去,如果扣除一些因選舉氣氛不濃(因藍營已鐵定勝出)而放棄投票的藍營選民,相信官方選舉的投票率只有三成。跟六成參與度的公民投票相比,外國政府看在眼裹,那邊的認受性更高呢?公民議會在抗爭中有何角色,可以容後討論。但如果公民投票能令到官方選舉合法性(legitimacy)極低,相信更有助打擊北京的誠信,同時提高抗爭陣營的議價能力,何樂而不為?筆者認為初選投票是一次公民議會投票的預演,因此各陣營支持初選絕對是應有之義。

在二零一九年一月,南美國家委內瑞拉的政局不穩,美國為首的五十國因官方選舉出現舞弊,改為承認之前在國會選舉勝出的反對派領袖瓜伊多為「總統」,跟原本執政的馬杜羅政府對抗,造成「一國兩總統」的僵持。委內瑞拉的情況包含複雜的地緣政治,相信類似情況未必會在香港重演,但北京會否打開這個可能一發不可收拾的潘朵拉盒子,親手製造一個「香港流亡議會」或者「香港流亡政府」出來,相信是北京一念之差。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