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決定泛民議員的議會去留?

2020/8/25 — 17:07

民調結果很多時不一定會得到被調查對象的歡迎,作為政治人物、政黨、或議員,也不一定要事事被民意牽着鼻子走。作為政治領袖、或政治體制的參與者,本身的理念、政綱、判斷,都是代議政制中的重要元素。但任何負責任的代議士,甚至是執掌政權的人,都不能輕率地說一句「民意於我如浮雲」,從而在背離民意的道路上堅持錯下去。

據說某領導人不止一次說「不在的民意怎樣」,甚至說「從來都不信那些民意調查」,但當決定要把立法會選舉延遲一年的時候,她就會引述一個方法不明的民調結果,自誇這次「有充分的民意支持」,甚至把那一個充滿水份的所謂三百萬人簽名支持「國家安全法」拿出來作遮羞布。這一種葉公好龍式的虛偽性,大家應該看得全穿!現代政府施政不能不參考民意!漠視民意如浮雲的又可以把香港搞成怎樣?大家有眼可見!

這次民主黨宣佈會進行一個全港性的科學抽樣的民意調查來決定其議員的去留,總算是一個機會,讓香港人認真思考如何面對這個政治困局。延遲一年選舉,令未來一年內以任何形式存在的立法會,性質上只會是一個非法機構。立法會「四年一任」,議員透過「選舉產生」,清楚寫在《基本法》中,是立法會議員獲得授權的唯一依據。立法會議員從來都不需要由北京確認他們的任命,人大常委根本就沒任何憲政權力來為立法會議員賦權。

廣告

香港民意研究所在週五公布了兩個調查結果,顯示整體市民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應否留在這一個非法立法會的意見陷於分歧,正反意見都不過半數。如果只看民主派的支持者,更分別有六成人認為應該拒絕接受這一種所謂「延任」。

這其實不一定是顯示市民對民主派議員厭惡,但起碼是一種警惕。面對這個複雜的政治處境,民選的代議士在未與市民充分溝通及搞清楚市民的反應前,便宣布整體傾向留在議會內,是明顯的政治錯判。

廣告

而且剛在一個月前才有一個民主派初選,如何與在初選中得到支持的政治人物及組織作協商,其實是十分重要的。畢竟那一次初選是獲得絕大部份民主派政治團體確認的一次政治授權,61 萬人的參與也絕對不能當沒有發生過。

民主派議員低估了市民對延後選舉這個決定的惡感,如此順攤接受延任,等於接受政府剝奪了初選參與者的政治權利,也剝奪了市民的政治權利,結果招來了支持者反為更強烈表達希望他們拒絕接受這種延任。現在處於一個兩面不是人的尷尬處境,可說是失策;而沒有充分說明未來一年他們會以什麼態度來面對這個非法議會,也令人不滿。

香港越來越多人已經覺得策略及務實的考慮不再重要,因而有更多人接受「集體退出」這種攬炒的傾向。市民情願接受攬炒,也不接受一些策略性的、所謂「議會路線」的考慮,充分說明北京當局及特區政府的做法,不但未能解決政治困局,更進一步撕裂社會,令對立氣氛更嚴重。所謂「攬炒」究竟是孰令致之?

從政治倫理及授權觀念反對這個非法立法會當然十分合理,但這顯然也不是完全放棄議會陣地的充分理由。策略上的考慮、務實思考議會路線真的是不值得一哂嗎?未來一年如果這個非法的立法會內連一個民主派的議員都沒有,確實有可能帶來災難性的後果。香港人是否已經準備好面對一個冇掩雞籠式的立法會,讓這個不得人心的政府可以無遮無掩地胡作非為?

民主黨決定進行另一個調查,作為他們去留的依據。公民黨及其他民主派議員也相繼表示會跟從。這無異是把去留的決定權交回給市民。這可能是面對當前兩難局面的一個折衷及值得肯定的方案。也許也是一個反客為主,打破困局的方法。市民也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詳細思考一下如何在政治倫理及務實考慮兩者之間找一個對香港最有利的平衡點。

如果跟着的這一個民調,結果是支持民主派議員繼續留任,那他們留在議會內就不是因為人大常委的決定,而是變相得到了市民的授權,或者起碼是授意。民主派議員未來一年在局中說的做的,聲音都會更響亮一些。如果得出的結果仍然是希望他們拒絕留任,也算是順應了民意,也間接兜口兜面打了特區政府及北京兩大巴掌,證明這個立法會得不到市民的認同。

在這個授權式的民調進行之前,泛民政黨及議員應該向市民充分解釋他們的理據,明確說明他們會以什麼態度來面對這個非法的議會,更要爭取其他政治參與者的支持及理解。甚至可以建立一個政治協商平台,為參與一個非法的議會注入新的政治理念及元素。但願各界都有充分的智慧去面對政權對一國兩制的一再破壞!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