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十六世紀教會般的大律師公會

2019/12/26 — 14:48

香港大律師公會(資料圖片)

香港大律師公會(資料圖片)

【文:元素】

大律師公會譴責群眾違法庭禁制令
大律師公會強烈譴責破壞終院高院行為

無可否認,大律師公會一直為維護法治 - 或者維護他們眼中的法治不遺餘力,為香港的法治傳統貢獻不少。但是他們在香港這場「時代革命」下,思想之陳舊卻令人聯想起十六世紀的歐洲教會。

廣告

我要說的不是十六世紀歐洲教會的貪污腐敗,而是對一般人民傳譯聖經的手法:我說了就算。相信大家或多或少聽過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他在 1517 年在德國維滕貝格教會門前釘上了九十五條論綱,因而引起了歐洲的宗教改革運動。他的另一個成就是將原本由拉丁文寫的聖經翻譯成通用的德語,令普通人都可以理解聖經的內容。在馬丁路德之前,人民了解上帝的教侮只能通過教會的傳教士,基本上是傳教士說了就算,因為一般人根本無從了解由拉丁文寫成的聖經,無法了解傳教士說的是不是跟聖經一致。

回到香港,多年來香港法院出現令人錯愕的判決。2015 年暫委裁判官陳碧橋宣判女文員「以胸襲警」; 高鐵一地兩檢司法覆核敗訴,法官周家明指人大決定等同釋法;反送中運動以來,法庭頒出一個又一個範圍極廣的禁制令,要數還有無數案例。本人不是法律專家,自不及尊貴的大律師公會了解法例條文,但一個又一個的案例完全違背香港人對公義的理解。大律師公會以至如某大黨的 over my dead body 議員都只是一味強調要尊重法庭的權威跟法治精神,跟譴責示威者如何不尊重法庭,不是跟數百年前的傳教士一樣嗎?你們讀不懂聖經(法律條文),只有我理解聖經的教侮(法治精神),你做任何事情反對教廷(香港法院)都是大逆不道。

廣告

在香港危急存亡之秋,當你認為大眾對法治有誤解,是否應該詳細解釋該案例,或者一個範圍極廣的禁制令如果達至「公義」。還是閣下覺得解釋了都不會明,無謂浪費時間?你可能會說,法庭都有正常判決啊,最近不是判了蒙面法違憲嗎?無錯,法庭的確還有正常判決,但問題是法治精神其中一個原素是可預測性,香港法院的可預測性,或者標準都受到愈來愈多人質疑。打個比喻,香港是一架飛機,法庭(法治精神)是導航,當導航一時正常,一時失靈的時侯,你還可以安心坐在這架飛機?或者退一萬步來說,當乘客想飛去倫敦,但望出窗外時卻是原始大森林時,機師是否還要堅持完全信任導航系統,再譴責乘客不懂如何駕駛飛機嗎?請法律界的社會賢達好好反思一下香港當前的法治體制,是否如某人說仍「有險可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