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不想香港成為警察社會

2019/8/1 — 15:08

所有文職官員、其他紀律部隊、甚至其他行業、專業、及一般市民,除了救急扶危的服務之外,都應該考慮如何抵制警隊,抵制政府!

今天的警察,已經明目張膽,不理會警察通例及使用武器的守則及指引,對記者、對其他所有人,是隨意的施行一些違反法律的所謂執法行為。

港澳辦那些官員說「犯法就是犯法」,「違法達義」是荒謬的時候,我們也可以說「犯法就是犯法」、「執法也不可以犯法」。

廣告

今天香港最嚴重的犯罪問題,是警察普遍存在以違反法律的手段來所謂執法。大家都應該記住,擁有龐大武力武備的是警隊;大家也不能忽略一個基本事實,過去接近兩個月因為事件而受傷的,絕大部份都是被警察打傷。

隨意揮動警棍迎頭毆打市民及記者、近距離亂噴胡椒、近乎濫用催淚彈、沒有警告便使用各類警槍、以長槍直接指向市民、警棍上面加料,還有以腳踢等後續武力暴力毆打已經被制伏了的示威者、動手扯走普通市民的口罩,這些都不是執法,這些是施暴,這些是濫用暴力。

廣告

警察的合法武力使用權是市民授予的,現在反過來針對市民。社會授予警察在指定的情況下,使用指定的武力,現在是濫用這種授權,在授權以外不合法地無區別不按指引不按規定來使用暴力。這已經不是合法的武力,不是執法者應有的武力,而是利用警察的身份濫用暴力。這些都不能說是執法,是系統性的、大規模的警察違法亂紀。市民一定要追究到底。

而且,就算不講武力行使,警方的執法也很有問題,不是正常的、合理的執法。有黑幫曬馬衝入車廂冇區別毆打市民,暴徒有哂相有哂影像,一個多星期了也只是拉了十多人,而且大部份都可以保釋,控罪也只是不痛不癢的「非法集結」。

整理連儂牆的被藍絲暴民打完,還要俾警察拉,打人的可以拍拍屁股走人。速龍小隊飛撲入火車站,有示威者被按下被拉,就被告襲警,實際是「警襲」。沒有打警察或者只是抵擋警察的襲擊,就是「襲警」。警察打你就是合法使用武力,打完還可以不讓你知道他有沒有委任證。然後就告你襲警,告你唔入都玩死你。

7 月 28 日在西環,話你們是暴動就是暴動。背囊有一把瑞士軍刀,就是有攻擊性武器,說你是險人物,唔准你保釋,拘留你們到九月中。那些白衣暴徒及黑幫,就繼續飲茶睇戲放煙花,食飽飯還可以偶然出去搵個黃絲年輕人隨便打幾搥。有乜所謂,反正有中聯辦撐,話唔定仲有錢收,還有警察照。警方的檢控行為是否公道?大家有眼睇!

除了濫用暴力及執法不公之外,香港警察的驕橫跋扈已經去到危險水平。政務司長作為他們的頂頭上司,竟然被員佐級,即係散仔 Junior Police,連同其他警察組織公開凶。作為特區政府第二把交椅,作為警隊的頂頭上司,作為十八萬公務員之首,竟然即刻變鵪鶉。這是成何體統?政府整個組織架構是否已經不適用。

看過《鏗鏘集》、看過《紐約時報》那段片,應該都不會有疑問,有足夠的理由懷疑 7 月 2 1日晚上的元朗恐襲事件,根本就是「警黑勾結」,或者起碼都是「警黑協調」。現在沒有足夠的資料說明是那一個層次與黑道勾結或協調,但警隊對收到的情報以至大量市民的報警置之不理,對黑幫曬馬視而不見。

警車三過黑幫的曬馬隊伍而無警員下車查問,但一個普通市民帶住口罩行街,就會被三個警察圍住而且以暴力對待!要你除口罩就一定要除,你唔順從他就動手扯,下一次是不是可以叫你剝衫也不能拒絕?

更明顯是大細超刻意放過那些暴徒,有份在背後操作這件事的那一位何妖議員,還是繼續撩事鬥非,警方連請佢上差館飲杯咖啡都慳番。但年輕人只要俾警方按下,就說你是暴徒,而且即時控告暴動。

香港人不能容忍警察治港,不可以接受現在那種專橫跋扈、擁武自重的警隊。對警察濫權、濫用暴力、不守紀律、不按警例、以非法的手段來處理示威遊行、不按守則使用警察的武備,香港人豈能繼續袖手旁觀?把擅闖店舖擅闖商場當作理所當然,把不出示委任證便隨意運用武力視作大條道理,對於這些警察濫權及不守紀律的行為,香港人又豈能繼續視而不見?

有朝一日,如果香港真的成為警察社會,警察隨時闖入學校、闖入你的居所、隨意在街上要求你們打開手機或展示你們的銀行戶口,也可以被說成是正常合理。就算是這樣,這樣的警隊一樣可以換來港澳辦那些官員那一句「崇高敬意」,我認為這絕對不會是杞人憂天。在北京那個政權,那個所謂中央政府,幾時試過令香港人意外過?

特區政府最高層,包括特首及管治團隊,中聯辦及港澳辦,香港的那些建制派奴隸派,都已經擺到明放任警察來幫他們做政治錯誤的遮羞布。特首以為可以挾警自重,現在反過來被警察挾持,而且更挾持了整個社會。警隊徐了擁武自重,無法無天之外,顯然也是與江湖勢力互通款曲。如果今天不開始制止這種趨勢,難道還應該等到警察向市民開槍之後嗎?

非法濫用武力、執法不公、擁武騎劫文官政府、與江湖人物勾結,這些都不是一個正常社會,一隊正常警隊應該有的行為。今天香港警察全部都做了!

香港人如果今天不出聲,香港的文職官員如果任由一隊警隊騎劫整個公務員系統、騎劫整個政府,後果將會是不堪設想。從今天起,讓大家一同抵制警隊,抗拒警隊的不合理做法。大家也各自保存手頭上的相片影片及其他相關資料。呼籲有心人考慮以民間自發的方式,刑事檢控違法的警員。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