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今日只寫三千字:廉政時代的終結

2020/12/29 — 18:43

圖片素材來源:廉政公署影片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廉政公署影片截圖

A:「多謝你嗰日做節都去法院撐佢。阿廷係個有正義感嘅人。」
B:「原來你舊舖頭未執。今朝拉咗你個 friend。」
C:「阿銀你快啲鞭佢地屍。」
D:「我只想將我屋企嘅《廉政行動》DVD 全部燒哂俾林鄭老母。」
E:「冇啦,香港最重要基石之一。」

係。哩啲係今早(28 日)我收到嘅留言。寫,今日我一定要寫。但先寫過來人經驗。

保密制度 反貪關鍵

廣告

當年處理過一單案件,其實好簡單,係業主立案法團一個委員告法團主席涉貪。自收到投訴之後,我地約哩位投訴人上來第一次落口供。之後案件進入調查階段,隔一段日子,我地要搵投訴人補充資料時,佢竟然爆響口話,自己同主席講已經向廉署舉報佢,佢等住坐啦。我同師傅無奈,只能馬上警戒佢,提醒佢可能觸犯《防止賄賂條例》第 30 款(s30),即向其他人披露某人因涉嫌干犯《防止賄賂條例》嘅罪行而被廉署調查。

廉署調查貪污案件屬於隱性罪行,調查期間一旦走漏風聲,涉案人士容易破壞證據。亦因罪行性質隱性,若非得知情者舉報,往往難以展開調查。又貪污不像打劫傷人等有明顯的受害人,故此知情者往往正是捲入貪腐的其中一方。所以廉署要肅清貪污,贏取公眾信任,保密制度,以及與投訴人保持良好關係,實乃反貪工作的關鍵。

廣告

案件好快就由我撰寫檢控報告交律政司,話被告雖然犯法,但由於未有惡意阻撓調查,而且如果因輕微過失而檢控投訴人,廉署勢必破壞知情者投訴的信心,長遠影響反貪工作。故此基於公眾利益前提,我不建議提出起訴。最後律政司同意只對投訴人由上司口頭 warning(類似警方的「警司警戒」)了事。

先寫過來人經驗,是要帶出,廉署 s30 的存在,背後有很重要的原因:防止案件在保密及調查階段曝光,令疑犯或其他人可以毀滅證據,或阻礙調查。

但備而不用,同時也有很重要的原因:要維護公眾對投訴制度,以及長遠反貪工作的信心。

2020 年 12 月 28 日,林卓廷出庭應訊

2020 年 12 月 28 日,林卓廷出庭應訊

披露受查人等罪行

這次林卓廷因涉嫌違反 s30 而被廉署拘捕及檢控,荒天下之大謬的原因,正正是邏輯上徹底破壞公眾對投訴制度,長遠反貪工作的信心。

首先,先看 s30 第一款:

1) 任何……懷疑正有調查就任何……懷疑已犯的(防止賄賂條例)第 II 部所訂罪行而進行的人如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向 (b) 公眾……披露該受調查人的身分或該受調查人正受調查的事實……即屬犯罪。

用地球人中文,這段文字即:如果 / 你 / 向公眾 / 披露 / 某人可能正被廉署 / 就防止賄賂條例罪行 / 調查的話,你就可能觸犯 s30。

但更吊詭的還有 s30 第二款。內容我不詳敘,但簡單而言,就是案件一旦離開暗訪,進入明查階段(如被查人士已被捕,或被告知受查,或其住所已被搜等情況),則披露案件調查不算觸犯法例。

其實本條例尚有第三款,關於什麽情況底下屬於合理辯解,我輕輕帶過罷:主要是兩點 — 披露廉署人員的嚴重不當行為,或公眾安全及秩序受嚴重威脅。

重組事實

現在讓我們回到本案案情以及既定事實:

  1. 首先,翻看 30/7/2019 Now 新聞的報導:「7.21 元朗襲擊事件,廉政公署接獲市民投訴,說會依法嚴肅跟進。消息指,廉署高層事後亦提出主動調查,包括是否有警員涉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我們可確認,廉署就 7.21 案件,是同時收到市民投訴,以及自行主動調查。
    透過這單新聞,可以確認:這裏的投訴人,可以是林卓廷,也可以是其他市民。而廉署主動調查與收到投訴後跟進的分別,相信在於主動出擊可擴大調查範圍,以包括當日元朗恐襲一事,有否其他投訴以外的廉署可調查罪行。
     
  2. 廉署之所以罕有地及高調地主動透露會成立專案小組跟進 7.21 事件,唯一的合理理由就是因為 7.21 事件被公眾高度關注,懷疑背後是否有人涉貪或有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正因為這種懷疑已在 public domain 中,所以廉署高層有需要主動出擊,就投訴範圍以外立案。
     
  3. 法院中控方讀出廉署對林卓廷的三條指控,都針對他披露游乃強為受查人士的身份。
     
  4. 游乃強至今依然未被捕。廉署亦未就 7.21 案拘捕任何人,或透露已終止調查,坊間也未有消息指有人收到廉署通知案件已調查完畢。即 7.21 案依然在調查中 — 最起碼還未結案。

推測與定論

如果按此四點既定事實,大家就可以作出以下推測及定論:

  1. 廉署 7.21 案到底查到什麽階段?如果還是在調查階段,那麽廉署選擇在此時此刻拘捕及檢控林卓廷,法庭控罪書是公開文件,即廉署直接促成公開游乃強乃廉署被調查人士!
    這是多麽震撼的一件事實!這可能是廉署成立以來,第一次在調查期間主動透露被查人士身份!
    正如前文帶出,s30 最重要的目的是要防止嫌疑人在知悉自己受查後阻礙調查。如果廉署還未完成調查,卻為林卓廷而自行泄露了調查對象的身份,不就是與廉署多年來的宗旨大相違背?
     
  2. 當然這裏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廉署 7.21 案已查畢,游乃強以及所有其他疑犯全部已無嫌疑,所以社會未見廉署有任何進一步行動。而此案也已近尾聲,此時適合拘捕差不多一年前已經泄露調查對象身份的林卓廷,「了結埋手尾」,才可以進入結案階段。
    但這裏就牽涉到林卓廷的身份問題。到底他是否廉署 7.21 案的投訴人?因為如果他是投訴人的話,筆者上文已經解釋過,廉署以 s30 起訴投訴人的情況極為罕有。觀乎今日傳媒報導,連一單都找不出來,反而找到的例子都因為情況特別惡劣,例如被控人的言論非常清晰地披露某人正被廉署以防止賄賂條例立案調查,或刻意妨礙廉署調查,又或借披露調查以影響被查人士的聲譽等。那麽按正常情況來說,可以排除林卓廷為廉署 7.21 案的投訴人。但這意味……
     
  3. 假如林卓廷並非投訴人的話,那麽即使他將游乃強與廉署調查掛鈎,一,廉署是因公眾懷疑警隊當日的負責人有貪腐或失當行為才主動作出調查;二,廉署主動調查 7.21 案件是一件公開資料;三,游乃強乃警方當日行動負責人以及事後案件的主管此事同樣是公開資料。試問如果林卓廷若非投訴人的話,將一連串不單是公開資料,且更是促成廉署主動調查的懷疑及理據,將 1 + 1 = 2 講出,難道也犯法?更枉論他一直堅持,公開言論對游乃強的控訴乃其涉嫌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而非 s30 包含的貪污罪行?
     
  4. 由此路推進,莫非廉政公署在調查期間,揭發游乃強可能不單止涉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更可能涉及貪污罪行,所以才可動用 s30 檢控林卓廷?
     
  5. 退一萬步,即使有人真的泄露了案情,但如情況並非特別惡劣,自有其他方式處理,不一定要走上法庭這條不歸路,例如前文提及過的口頭警戒。為何筆者說過,這種案件非特別惡劣之處,不應以檢控了結?
     
  6. 觀乎林卓廷的案情不單說不上惡劣,而且以一單公眾高度關注,坊間人人廣汎討論的案件來說,以 s30 來檢控他,意味任何時事評論員一旦將 1 + 1 = 2 說出,即時中招,人人自危。
     
  7. 而且留意,廉署一日未拘捕任何警務人員,或者宣佈案件已經查畢及沒有任何貪污嫌疑的話,s30 將有如一把利劍,吊在任何欲評論 7.21 案的時評員頭上。而且廉署慣常並不會主動向公眾宣佈案件調查的結果,萬一此案沿以往慣例,廉署又不作出任何拘捕行動,公眾根本無從得知案件了結與否,變相倒過來無止境防止公眾批評或懷疑游乃強。
    即係話,從今開始,任何公眾高度關注的案件,廉署一旦主動調查後,案件進入拘捕行動或主動宣佈調查終結前的這個狀態間,坊間輿論絕不能重複已在公共空間廣汎流傳的事,時事評論員也不能嘗試推斷 1 + 1 = 2。而這個狀態,理論上是可以無止境延續到永遠的。

萬劫不復

如今讓我將上述各個可能重新整理:如果廉署 7.21 案還未查畢,那麽廉署應該是成立四十多年來首度在調查期間自行公開受查人士為目標人物。這當然是荒天下之大謬的事。

但若果案件查畢,那麽廉署則不單與市民的互信破產,投訴機制潰滅,而且變身成為手執公權力的專制免受市民批評的輿論打手。

無論真相如何,廉署同樣陷入萬劫不復之地。這才是廉署這次拘捕控告林卓廷的真正恐怖之處。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