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你思疑法治仍否存在,你可以試下被狗拉一次

2020/3/11 — 19:12

若然香港有險可守,我們老早便能阻止黑警暴行;如果法治仍然在生,司法制度經已懲治施行私刑和酷刑的執法人員。

普通法裡的無罪推定原則,早被毫無紀律的紀律部隊拋諸腦後,而法官也是繼續安坐於庭裡,在冷氣房裡聽著大狀力陳軍政府拘捕的暴行,也是視若無睹,不作半點追究,甚至多番中斷律師陳詞。

阻止律師會面、威脅交出密碼、恫嚇搞家人女友,虐打至骨折,甚至終身殘廢,還有很多很多很多傳媒不曾報導,更陰暗的事實,而我們在過去大半年,也知悉得一清二楚。

廣告

無容置疑法治已死,仲要死咗好耐嗰隻,真係拗嚟都嘥時間。但,不管他人仍抱持甚麼取態,重點是認知法治無險可守咗好耐之後,下一步如何是好。

過去數年,我明言推動國際制裁,縱然被斥為勾結外力,短期而言也不樂觀得以立即成事,也無非是希望尋求懲治暴警的途徑,讓他們知道施加酷刑,是會有報應的。不論聯署去信美國國務卿,還是提交警暴證據予英國國會香港小組,出發點也是同出一轍。

廣告

還有,持續支援在囚手足,如恆常旁聽、寫信和探監,顧及在小監牢裡失去自由的義士,還有諸如促成九月奪權等很多很多每人多走一步可作的事,也是我們作為倖存者,在大監牢裡偷生,力所能及的事吧。

最後,想跟對法治仍否存在有思疑的朋友說,只要你被狗拉過一次咁大把,即使唔告上庭,單純體會漫長而拆磨嘅扣押,經過此等震撼教育,對法制信心必定會跌至負數,信我。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