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公司當你是 condom,你還值得留低返工賣命嗎?

2020/1/29 — 16:53

寫於1.29罷工前夕

當今政權有多無能,有多舔共,已經沒有必要再費唇舌多講。其中一個最令筆者討厭,同時又感到無力的地方,是牠們不停磨蝕著香港人的心力,以各種荒謬試探香港人的底線。

「雖然也有難過的時候,可是,我真的好喜歡這個城市喔。」宮崎駿在《魔女宅急便》所寫的這句台詞,或許同樣反映香港人過去大半年對這個城市的感覺。

廣告

然而,歹毒的港共政權每次總是要下點手段,向那些對這個城市仍有感覺的人,肆意羞辱和剝削,讓他們產生一種「為甚麼我仍要留戀這個城市」的內疚,然後手握出賣香港所得的利益,逕自躲在暗角裡偷笑。

就像這次武漢肺炎的襲來,政府對香港人的徹底放棄,教人感到前所未有的無力,因為它真的會殺人於無形,但每個市民能做的,只有被逼坐在賭桌前賭運,以生命來作賭注。

廣告

在沙士橫行的十七年前,雖然自己還是學生,那種蕭剎卻仍印在腦海。不知道當年有多少同學同輩,因為沙士而立志成為醫護人員;而在十七年後的今天,的確有好些朋友選擇了醫護行業。

十七年前,每天看到各間醫院有確診案例的新聞,雖會恐懼,但感覺還有點距離;可現在是有認識的人身在其中,他們甚至自己隨時都有中招的風險,體會更深。

當醫護朋友只能靠著緊拙的醫療資源,去應對這場本來可以避免爆發的疫症時,坦白說,不知應該跟他們說些甚麼,好像任何說話都顯得有點多餘,有點無力。

這次罷工,訴求明確,其中一點是要逼令政府全面封關,將疫情大規模爆發的程度減至最低。跟之前幾次罷工的最大分別,是病毒不會分黃藍去攻擊,這次關乎的,是每個人的生死存亡。為自己,為香港,在情在理,其實也該加入罷工行列。

所講的罷工,亦非只叫醫護罷工,而是齊上齊落,來個真正的全民大罷工。醫護罷工確實有逼切需要,但「靠曬醫護罷工喇」這個說法,個人則不太認同,這種做法亦不見得比港共政權,來得有多尊重醫護人員。

當然,要在香港實行全民大罷工,困難重重,沒有工會,沒有保障,更何況要在這個畸形社會生存,每個打工仔對罷工總有各種顧慮。這是根深蒂固的問題,本文也無意對此評論,只覺有點無可厚非。

能罷就罷,能home office就home office,可能是比較貼近香港實際情況的做法。

反而覺得,無法參與今次罷工的同路人,甚或連home office也不獲批准的人,更值得思考的問題是,自己正在服務的機構或公司,到底有否留下來效力的價值。

當此刻武漢肺炎肆虐,垃圾政府又不全面封關時,隱性病毒暗藏社會每個角落,搭車搭鐵坐?食飯行出街頭,通通都有機會接觸病毒,而且,講緊係會死人的。

在這種情況底下,如果公司連基本的防疫措施,也不為員工提供和設想;當垃圾政府都批准非緊急公務員在家工作時,公司仍然堅持要為非緊急的業務開放;在香港市民人心惶惶的恐慌時期,公司依舊本著「大家都係一家人」的思維服務蝗蟲;到底是否真能確定,這間公司沒有將員工當成condom,它又到底有多值得員工留低賣命?

沒錯,工作是很重要,但如果因此賠上健康,甚至要冒生命的風險,到底我們是否甘願去當公司的condom,做隻被他們用完即棄的棋子呢?這裡講的沒有甚麼崇高理想,純粹是身為打工仔的一點尊嚴,而筆者覺得,為工作努力的同時,至少應該為自己保留這點最後的尊嚴。

假如閣下看完這篇千字文,選擇離開工作一天,無論選擇罷工、home office、甚或放自己一天假,全都很好;但就算此刻無法離開工作,也希望大家能夠想想,工作為自己帶來薪金之餘,同時又犧牲了些甚麼?

即使大家可能已無法再去喜歡這個城市,但願至少也別讓這個扭曲社會和崩壞政權,磨蝕那種對自己忠於內心的喜愛。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