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泛民繼續執迷不悟,分裂民主運動的就是泛民

2020/8/17 — 22:33

如果泛民繼續執迷不悟,分裂民主運動的就是泛民。

在一場極度本土化的運動下,大家都明白過去民主運動不少的理念已經是不合時宜。過去一年本着這場運動的不分化原則,我理解其實不少本土派都已經是相當容忍泛民。即使不是完全冰釋前嫌,也已經算尋找了最大公因數讓大家共同合作,當中亦有少數人建立了相當的互信。當某部份議員的意識形態和抗爭意志很明顯追不上時代的時候,在一個正常的民主社會,其實早就應被選舉革走。當你們在學懂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時候,也沒有人批評你們有什麼資格叫梁天琦的口號。不少人放棄再翻舊帳,不談路線分歧,為的就是香港民主的大業。

你們受惠於制度,受惠於時代革命,沒有跟你們過去所遺棄的勇武手足道歉也罷,大敵當前,不欲凡事斤斤計較,只要共同抗敵就好。爭取民主的路上從來就是有些人走得快,有些人走得比較慢,也不是說誰的錯。如今大家有了氣度,明白這樣計較下去沒完沒了沒有意思。反正我們也成熟了、進步了,不想重回過去數年那種輕易互相干戈的日子。

廣告

把話說得這麼白其實一點也不好,在抗爭陣營的分工上,我也不是擔任這個位置,對你們放這樣的狠話,是因為人貴在自知,你們要知道這樣的行為將會破壞過去大家建立的合作基石。

本來,拒絕委任與否,其實可以是一個僞命題。我個人固然認為應該杯葛,但我也不是企得這麼死。我明白長期抗爭中議會有其作用,所以其實只要你們願意主動交代你們這麼想入議會是因為你會抗爭到底,不再「和稀泥」,敢於在關鍵時刻投下反對票,亦願意坦誠相告你們會如何把資源分配給社會,那麼我相信不少人至少會覺得你們有抗爭意志,不是沒有尊嚴地被招安進去。

廣告

更重要的是,不少人其實已經十分好言相勸,也沒有在剛開始就動輒批評大家。當國際線和街頭戰線在此刻式微,那這麼重大的政治決定怎可能只是一群上屆的立法會議員獨自可以決定。人民對你們授權只是四年,在今年九月就會終止。你們到底憑什麼認為延任是理所當然?如果延任多過一年,還有第二年和第三年,你還認為當初的民意授權是足夠?先勿論所有初選勝選人本應有權一起決定,但驚聞泛民有議員反對使用民調,擔心被騎劫,這就真的是荒天下之大謬。大家都應該明白使用民調本來就是幫助大家理解民意,更可以幫泛民分擔政治風險,無需讓你們獨力承擔這個政治決定,但你們如果決定私有化整個決策,令到人民的意願不能夠彰顯,那麼分裂整個抗爭陣營的就是你們。現在不是其他人不願意跟你們談,連一些比較激進的初選勝出人都希望無分派系坐下來溝通,為的就是真正的大局,但現在不合作的竟是你們,選擇繼續一意孤行。

在這大時代,沒有派系之爭,我們在乎的是同一陣線更有力地抗爭到底。因此,每個政治決定都不應該只有一小部份人決定,每個決定都有機會是延續抗爭運動,尋求破局的機會。香港人不是不懂在過去中學習,某些泛民的進步大家是有目共睹,所以我更希望泛民不要一錯再錯。真正的大局為重,就是接受人民的決定。我不能代表其他抗爭派喊話,但我相信如果今次泛民決定私有化自己的決定,並以「寸土必爭」為藉口卻又不承諾洗心革面、抗爭到底,那麼我有預感你們將會披上污名,各板塊的合作也不復再。

不要誤會,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夠齊上齊落,共同抗敵,但到底未來各派系的團結能否存在,民主運動又可以走向何方,決定權就交由民主派的各位議員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