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走ㅤ歷史就沒有 612?

2020/6/12 — 14:25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我真係唔想放棄呀!」

沒有裝備的少女從政總逃到職工盟街站附近。她一邊哭,我一邊替她洗眼。年方十五、六的亭亭少女,本應在考試、拍拖。我心頭一緊,說:「今日係第一日啫,我哋無放棄。」

那天,我們又來到夏慤道。青年、學生比任何人都早起,甚至早一晚便來等。我跟空總、工盟的手足,約好在金鐘設街站,呼籲大家組工會。車上看見新聞說金鐘已經擠滿人。人們都說是雨傘後重聚。可能這是對的,但我相信,這次我們將會比雨傘更有力。

廣告

612。自發罷工

運動去大台,街站自然較少,但是網上號召香港人停工,職工盟又怎能不到?空總幾十個手足、多個工會的理事、同事一起來到現場與人同行。同場,社福界的工會也開始罷工,參加抗爭。

廣告

有幾位年輕同事,製作了傳單在現場派發,呼籲香港人組織工會。那是運動中,第一份關於建立工會的文宣。但是,那時候的我們,還未完全明白這些文宣的意義。

街站很快成為了物資站,帶著物資來的市民魚貫而入,他們手提着食物、眼罩、保鮮紙、保礦力、頭盔,一邊和我們一同將物資分門別類。整條夏慤道也是物資鏈、抗爭手語。看著青年稚嫩的面孔、堅定的眼神,他們都是有備而來。

然而到後來,一個又一個手足中了胡椒噴霧,痛苦的跑到一旁。在工會街站的義工不斷幫忙洗眼、沖手。警察不斷推進防線,甚至有手足被困中信大廈。我們於是用大聲公引導人潮。反送中運動難道不是應該這樣嗎?每個人都做自己應做的崗位,才有這麼龐大而全面的運動戰線。

開動工會戰線

到了九月四日,林鄭終於宣布撤回修訂,民眾成功擋下立法。但是五大訴求,只實現了一個。大家開始發展不同戰線,務求增加抗爭者籌碼。回想當日同事製作的文宣,今日看來,確實很有「未來感」。職工盟與手足一起發展工會戰線,是我們回應時代的一種方式。

「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是沒用的」,七一闖進立法會的手足,今日已經被改控暴動。

百萬人的遊行,並沒有得到回應。六一二出現的第一場無大台大三罷,也預示了之後的工會戰線、街頭抗爭,和百花齊放的黃色經濟圈。香港人會罷工嗎?是我們一直問大家的問題。但今天,我們要問自己,我們會罷工嗎?靠著背後的工會,靠著我們的勇氣和意志,我們會罷工嗎?

推動大三罷

一年前,我們推倒《送中條例》,一年後,北京加辣推出《港版国安法》。我們都無力。但是,這一年誰沒有學會用創意和智慧回應?打工族的如水式抗爭終將灌溉工會戰線,發起一場真正浩瀚的大三罷。

這段時間,我們一直籌備。工會聯陣的手足幾乎都沒有睡,因為我們知道,運動要成功,就必定要有工會戰線。只有大三罷,我們才可能抵制中共。

唔好放棄,唔會放棄。走,即係將香港拱手相讓。

寧化飛灰,不作浮塵。

 

#大家做咗罷工公投未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