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香港有市議會

2020/10/4 — 16:42

【文: 林大衛】

在去年區議會選舉中,民主陣營獲得壓倒性勝利,取得十七區區議會的多數控制權,有幾個區更是「全黃」,親共派淪為少數派,一時間全港普天同慶。

新一屆區議員於2020年元旦日正式上任,他們亦不負港人所托在區議會會議中討論警暴議題,並與警務處當區指揮官及警務處長鄧炳強展開唇槍舌劍。但很快他們便見識到特區政府的霸道,當區民政專員以會議侮辱官員或討論超出區議會職責為由,隨意率領其他政府部門代表和秘書處職員離席,令到會議被逼中斷。

廣告

特區政府動作連連,打壓由民主陣營主導的區議會,志在打擊香港人的抗爭意志,目的是向外界宣示即使區議會變天也無法動搖中共對香港的實際管治。需所周知,區議會只是地區行政諮詢組織,只能提出建議,並無實權監察政府。如果當區民政專員尊重區議會還好,雙方還可以相敬如賓保持基本公務往來;但若民政專員為了執行政治任務而視區議會為無物,區議會和區議員的工作將會非常困難。

許多素人區議員在勝選後銳意進取,提出多項政治願景。但他們都疏忽了區議會無權這一點。

廣告

手中無權,談何改革?

這個局面並非始於今日,而是早在主權移交之前,在英殖時代設立區議會開始便奠定其只作為諮詢組織。反而真正擁有實權的是兩個市政局,負責制定市政政策,由市政總署負責執行。

現時只要區內爆發武漢肺炎,區議員們由視察公共地方的衛生,聯絡大廈管理處進行清潔消向居民派發防疫物資,已經成為所有區議員的地區服務重點。回想年初疫症第一波襲港之時,香港人為了購買口罩而惶惶不可終日。香港自詡為國際大都會,但身為公僕的官員卻在市民最需要政府提供援助時選擇停擺。幸好香港公民社會發揮自救精神,醫護不惜發動罷工要求封閉邊境,無數的善心人各顯神通對外購得口罩回饋社區,才令香港在其後一段時間維持低感染率。

說來諷刺,特區政府當年以「應對禽流感不力」、「行政架構重疊」為由解散兩個市政局,將提供公共服務的職權收歸己有。其後香港經歷沙士、豬流感等流行傳染病,負責公衛的政府部門也不見得有多麼應對得力。是次面對世紀疫症,靠的不是當局的「中央集權行政主導」,而是靠一班專業無私的醫護人員、成熟的公民社會、以及作為代議士的區議員。

其後第三波疫情爆發,特區政府更推出超級限食令。結果實行第一日,香港尤如變成第三世界,以往只存在於建築工地席地而坐的進餐畫面,出現在香港的各個街頭巷尾。問責高官其後承認考慮不周放寬限食令,輕輕帶過,最終無人問責,好官我之為之。民怨沸騰,但除了咒罵庸官冷血離地之餘,其實更應檢討制度缺陷。借此機會,筆者想探討一個被遺忘已久的舊事物,那便是曾經自己市政自己管的香港市政局。

  1. 什麼是市政局?

市政局前身為潔淨局,成立於1883年,負責街道清潔、防疫等公共衛生事務。在立法局仍由港督委任,區議會尚未面世前,市政局是香港唯一擁有民選議員的議會,擁有自己的行政機構市政總署。市政局議員早年由政府官員擔任,隨後改為官委民選各半。再之後因應香港人口上升逐漸增加議席,但比例維持不變。直到80年代港府發展代議政制,推出香港地方行政白皮書,將立法局、市政局以及新設立的區議會並列為三級議會架構;港府大幅改組市政局,除了原有在市區的市政局,又設立服務新界地區的區域市政局,並將合資格的選民擴大至全港市民。及至1995年,兩個市政局的大部份議席已由民選產生,只有部份由區議會互選,以及區域市政局有3席當然議員由新界鄉議局的正、副主席擔任。

圖片來源:左-維基百科條目-市政局 (香港)-香港市政局文章、右-市政局(粉紅色)和區域市政局(綠色)管理的地方

圖片來源:左-維基百科條目-市政局 (香港)-香港市政局文章、右-市政局(粉紅色)和區域市政局(綠色)管理的地方

市政局作為法定組織被授予向市民提供市政服務,大部份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事務都由市政局管理和負責。歷屆立法局也通過不同條例授與市政局更多權力,以下是市政局的職權範圍:

1.保障環境衞生和公眾健康,清潔街道和收集垃圾,簽發食肆牌照和監察食物衛生;管理小販、公共街市、屠宰場、墳場和火葬場。

2.提供文娛服務和場地,管理各個演藝中心、公共圖書館和博物館。

3.提供和管理公園、游泳池、花園等康樂用地;管理公眾海灘和各種體育設施。

市政局的權力非常大,擁有獨立財政自主權,收入部分來自差餉,以及提供各種市政服務的收費。而且經立法局同意後,有權提高差餉徵收率;擁有土地使用權和管理權,由政府撥給市政局的土地,市政局有權興建市政設施;市政局可以行使任何權力執行市政條例,並強制市政總署遵從決議,而且決議執行者享有法律免責權。

簡單來講,市政局是一個集行政立法於一身的實權市政議會,除了執行機構市政總署是政府部門外,它更像外國由議會主導的市政府。分別在於擁有較多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擁有市政府官員和公務員的人事任免權。而自治權較低的地方行政區的公務員人事任免權屬於中央政府,以及自治範圍限於提供公共服務。香港市政局屬於後者,港督會同行政局可以隨時透過行政措施加以規範。但雖然市政局是屬於弱小的地方自治組織,勉強來說也算是半個議會制地方政府。

隨著兩個市政局逐漸民主化,政黨色彩越來越鮮明。1995年的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換屆選舉,雖然投票率偏低不足四成,以民主黨為首先民主派仍然獲得多數議席,被中共認為威脅到特區政府的管治。主權移交前後市政局又鬧出局署風波,時任市政局主席梁定邦與市政總署署長鍾麗幗就香港中央圖書館外觀設計爆發罵戰,後者被指擅自更改設計而被降職。

前文康廣播局局長周德熙出席臨時立法會會議時更自嘲是「無兵司令」,指自己雖為部門首長,管轄兩個市政總署合共28,000名職員,卻只能聽令於市政局,並無推動文化康樂的決策權,由此可見政府官僚對於市政局獨攬市政大權的不滿。再加上香港爆發禽流感,傳媒爭先報導市政總署職員應對不力和「蛇王」;當時香港人或者仍然在適應九七大限帶來經濟動盪,對於政治議題非常冷感;而親共派人士亦在輿論上積極配合特區政府打擊市政局的威信,就好像市政局弊端多年,今次終於犯下不能彌補的錯誤,非要整治不可。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香港中央圖書館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香港中央圖書館

《市政局條例》是市政局設立和職權範圍的法律依據條文,但是由於中共強烈反對彭定康政改方案加快香港民主進程,於是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指市政局選舉的法律條文違反基本法,因此在主權移交後不得再採納為香港法律。由中方控制的臨時立法會修訂了《市政局條例》和《區域市政局條例》,除了在市政之前加入臨時二字,並且大幅廢除兩局由民選產生的法律依據字眼,包括:

1.廢除「民選議員」、「一般選舉」、「代表議員」、「當選」等定義;

2.廢除「議員」的定義,而代以由行政長官委任的市政局議員;

3.市政局議員由行政長官委任,任期在委任書中述明,但最遲須在1999年12月31日屆滿。

換言之,特區時代的兩個臨時市政局其議員不再要求經民選產生,而是改由特首委任全體原有議員及一些新議員組成臨時市政局和臨時區域市政局。兩個臨時市政局的職權不變,繼續執行市政服務工作。但是特區政府很快推出檢討地方行政架構諮詢,目的是廢除兩個臨時市政局,並代之以十八個區議會。

在新的架構下,市政服務將由政府新成立的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和食物環境衞生署直接負責,而新成立的區議會將只屬於諮詢,不會擁有任何具法定約束力的實際權力。最後這份諮詢報告以《區議會條例草案》和《提供市政服務(重組)條例草案》上交立法會通過及經行政長官同意成為法例。香港市政局歷時116年,至此宣告永久終結。

期間,臨時市政局議員陳樹英和黃仲祺質疑特區政府殺局的合法性,因而上訴至高等法院,要求宣佈重組市政條例撤銷兩個臨時市政局的規定違反基本法。可是基本法雖為香港特區設立區域組織提供憲法依據,看似願意承認和保留英治時代的市政局和區議會。然而,魔鬼往往都在細節中。中共習慣謀定而後動,在中英談判時並沒有把市政局存廢列入聯合聲明之中,及後中共編寫基本法時,埋下伏筆廢除市政局或者區議會,其中第五節區域組織條文明言:

第九十七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設立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接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就有關地區管理和其他事務的諮詢,或負責提供文化、康樂、環境衞生等服務。

第九十八條 區域組織的職權和組成方法由法律規定。

高等法院原訟庭頒下判決,駁回了陳樹英的訴訟請求。法官們的判決主要有4點:

1. 《臨時市政局條例》和《臨時區域市政局條例》並不要求民選議員,並規定該等議員由行政長官委任,任期在委任書中述明,但最遲須在1999年12月31日屆滿,並沒有交代之後的安排。

2. 全國人大常委會已說明市政局條例有關選舉的條款違反基本法,香港主權移交後不得再採納為香港特區法律;因此通過民選機構參與公共事務的權利在踏入1997年7月1日就已經消失,兩個臨時市政局的廢除並未取消這一規定。

3. 將臨時市政局的職權交由非民選機構並沒有違反《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公約》第25條,因為公約並沒有具體寫明參與公共事務的方式是否直接參與或經過選舉,只要憲法和法律決定最終適合於滿足25條規定的模式便可。

4. 香港主權移交後的區域組織應當怎樣設置,由特區政府自行決定,與英治時代的權力組織安排無關。而基本法第九十七條和第九十八條是是授權性條款,意即特區可以設立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亦可以不設立。即便第九十七條是強制性條款,它也沒有要求特區政府要建立負責公共服務的市政局,政府為公共服務而設立諮詢地區管理和其他事務的諮詢性組織也是符合第九十七條。

這次判決後,香港再沒有政團或組織發起要求重設市政局的大型訴求,只有偶爾出現在報章時評,或在立法會和區議會有議員提案動議,但歷屆官員從來拒絕,甚至不回答。殺局後的禍害深遠,尤其以領匯上市事件為甚;以往公眾街市由前市政局提供,目的是滿足社區需要;政府殺局後賤賣公共資產分拆成領展上市集資,卻因為商業運作無法阻止領展大幅加租,導致部分地區物價高漲,加重市民負擔。包括日後房委會轄下的新公共屋邨亦以大型超級市場為主,新建的市政大樓(綜合大樓)亦不再設置公眾街市,特別是偏遠地區的市民只能「捱貴餸」。同時食環署不再鼓勵持牌小販,市民只能被逼接受商場這種單一化的消費模式,任由地產商和大財團壟斷香港的零售物業,這是都是殺局後的種種壞處。

  1. 沒有市政局,還有區議會?

當年殺局儈子手孫明揚曾表示,因應立法會和區議會的民主選舉日漸成熟,三級議會架構職能重叠,建議精簡為兩級議會以取代市政局的角色。並希望加強行政部門之間的協調,改善社區服務的質素。同時孫明揚向負責審議市政重組條例的立法會議員承諾,政府未來將會繼續深化和加強區議會的職能和角色。然而殺局20年來,特區政府只是增撥地區資源,並沒有真正推動區議會充權。每當遭到質疑時,便宣稱區議員取消委任改由民選產生,又透過計劃預留地區恆常撥款,已是循序推動政制發展和增加區議會的職能,而對於殺局時的承諾「走數」徹底不認帳,也沒有打算透過公眾諮詢重新檢討地方行政模式。

自港府發表地方行政白皮書以來,香港的地方行政模式制度實施已近40年,時至今日早已不合時宜,主要因為民選市政局被解散,而政府並無按社會需求和人口變動重新調整制度。以往由市政局負責的市政決策、管理、監督、財政、以及市政條例的立法權盡歸官僚體系。正所謂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當所有市政權力都歸於同一個政府部門,那麼市政必然會變得草率和不認真,公務員的習性也令他們在出現問題時互相包庇。康文署和食環署就是這樣一個高度集權的畸形怪物,它們無須顧及所推政策是否獲得市民大眾支持,因為民間社會根本無法對其進行有效監察。

至於社會有聲音提出重設市政局,並引援基本法第九十七條作為論據。然而此一條文早已定義區域組織為非政權性,意即沒有行政、立法、司法等政治權力的地區組織。過去兩個市政局有權指示市政總署執行市政服務,被視為獨立王國,以致遭到殺局。20年過去,市政局原來的職權已拆散分配至不同的政府部門和法定組織,以及由私人外判商承包負責;而且重設市政局也要重設對應的執行部門,需要大幅度修改多條法例,改動多個政府部門架構和資源分配。同時高等法院的判決亦說明,除非全國人大常會重新「釋法」,或者修改基本法相關條文,否則香港特區難以自行重設民選市政局。

儘管改革地方行政困難重重,但也並非無計可施。有關地方施政的決策權和地區服務的監督權,以及參與跨地區的大型建設和規劃,絕對應該開放給區議會參與;包括改變區議會只是諮詢機構的性質,改變選區過細而導致區議員視野狹窄的問題,改變市民對於區議會的刻板印象,使到「成功爭取」不被嘲笑只是延長交通燈時間,而是真正讓人眼前一亮的政策落實。

區議會的由來可追溯至新界理民府。當時英國租借新界,由於幅員廣闊且地方鄉族盤根錯節,不宜實行直接管治。港府於是設立理民府,管轄新九龍、新界和離島地區,並委任諮議員作為理民府與鄉民之間的溝通橋樑,理民府的主管理民官便是日後民政主任的前身。隨著香港人口持續上升,港府於是設立新界政務署,管理多個理民府,統籌政府在新界的各項政務。其後又成立地區諮詢委員會,就社區服務及文康事宜向理民府提供意見。

六七暴動後,港府倣效新界理民府制度,在市區設立民政署,其下分設多個民政處,主管為民政主任。80年代港府實施地方行政計劃,將全港劃分為十八區,新界市區兩套制度合一,由政務總署統籌。於是新界理民府改稱地區管理委員會(區管會),地區諮詢委員會改稱區議會。同時在市區設置港九政務署、區管會和區議會。從此香港地方行政制度一直實行至今,每區都有區議會和地方行政機構,推動市民參與區內事務。

自香港舉行區議會選舉以來,區議員的組成方法經歷重大變化。第一屆區議會由政府官員佔多數,區議會主席亦由各區政務專員擔任。第二屆區議會取消官守議席,區議會主席改由議員互選產生。其後港府加快發展代議政制,區議會的民選議席不斷增加,並於主權移交前的換屆選舉,除了保留新界鄉委會主席的當然議席,取消所有委任議席。主權移交後,原有區議會議員得到行政長官委任,全部過渡至臨時區議會,並加入四分一新成員。

1999年香港特區政府舉行成立後第一屆區議會選舉,區議員任期由3年改為4年,並且恢復委任議員制度,直至2015年第五屆區議會起才取消委任。

年份

特區時期歷年區議會議席變化

任期

委任

民選

當然

總議席

登記人口

投票人數

投票率

1997年

臨時區議會

466

-

-

466

-

-

-

1999年

第一屆

102

390

27

519

227萬

81萬

35.82%

2003年

第二屆

102

400

27

529

241萬

106萬

44.10%

2007年

第三屆

102

405

27

534

295萬

114萬

38.83%

2011年

第四屆

68

412

27

507

289萬

120萬

41.49%

2015年

第五屆

-

431

27

458

312萬

146萬

47.01%

2019年

第六屆

-

452

27

479

413萬

294萬

71.23%

根據區議會條例,區議會作為地區咨詢機構向政府部門提供意見,包括以下:

1.有權就影響地區的公共服務、設施、工程,以及影響市民的福利事宜發表意見。

2.跟進政府為地區制訂的計劃是否足夠及施行的先後次序。

3.當有關的地區項目獲得撥款後,區議會可承擔改善有關的地區環境改善事務;促進和舉

辦地區的康樂文化和社區活動。

另外區議會的正、副主席和轄下各委員會主席都是該區區管會的成員。區管會由當區民政專員擔任主席,負責協調該區各個政府部門的工作,並向區議會匯報。而直接為公眾提供服務的政府部門首長亦會定期出席區議會會議解釋政策。區議會的職權範圍看似很廣,卻連負責提供行政和文書支援的區議會秘書處也隸屬於民政處。區議會條例亦限制區議會的權責,除非得到官方授權才能承擔部份社區事務,意即雖然有份參與,但是該委讓權限的範圍和方法也是含糊不清欠缺法律條文確認和保證,隨時可被當局收回。因此區議會並沒有實際權力去推動地方行政,它的的本質只是一個地方諮詢組織「District Board」,討論多於成效,並非真正的地方議會「District Council」。

  1. 前路在何方?

區議會是特區政府引用基本法第九十七條設立,並且根據第九十八條就區議會的職權和組成方法制定出香港法例第547章《區議會條例》;但是九十七條的後半部份亦列明作為區域組織的區議會亦可負責提供文化、康樂、環境衞生等服務;而區議會條例雖然列出當地區項目獲得政府撥款後,區議會可承擔改善有關的地區環境改善事務,促進和舉辦地區的康樂文化和社區活動。然而這裡只是作為區議會職能的其中一項範疇,並不完全等於九十七條後半部份所指的服務提供;而且九十七條作為授權性條款有其彈性,只要在非政權性的大前題下,理論上只要政府下放權力,區域組織有望負責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務;至此提供公共服務的職權範圍和組成方法,也同樣可透過九十八條制定出相關的本地法例。

由政府授權賦予區議會公權力,使其作為香港市民參與公共事務的重要平台,透過共同管理和承擔責任,才是真正解決地區問題和建設和諧社區的唯一出路。因此改革區議會的制度,擴展它的職能,甚至調整區議會的數量絕對符合基本法相關條文。

短期方向:

1.改革地方行政制度,加強和確立區管會作為地方行政機構的法定權威;包括授予區管會更大權力去推動地方行政,提升區管會主席的職級及具有實際影響力去指揮和協調其他政府部門代表。並讓區議會的正、副主席及轄下各委員會主席有實際決策權參與地區管理事務,包括地區規劃的財政資源調配,以及負責監督社區會堂和文康設施的管理工作。

2.修改區議會條例,將政府下放行政委讓權成為擴充區議會職權的清晰法律條文;同時開設非公務員合約職位,設立獨立秘書處支援區議會事務,並向區議會負責。區議會擁有會議場所的一般使用權,亦有權制定召開臨時會議的地點和時間,行政當局必須予以配合。

3.將市政服務外判合約的監察工作下放至區議會,並按各區需求遴選外判合約商。

4.參考市政局的做法,把部份文康設施的收費和場地租金等收入撥歸區議會;以及將每年的地區主導行動計劃的預留撥款恆常化,讓區議會擁有更大自主權去運用該筆撥款。

5.增加區議會作為法定政務諮詢組織的地位,包括委任區議會派出的代表加入主要中央政策的諮詢委員會,以及各個法定或非法定的諮詢組織,反映地區關注;另外取消性質相同的地區性諮詢組織,例如將分區撲滅罪行委員會和分區委員會併入區議會架構,由區議會推薦有關人士擔任所屬地區多個組織的職務,或者直接由區議會承擔此諮詢角色。

長遠而言,地區管理應由完全行政主導變為行政議會並行,做到還政於民和更快回應地區需要;同時區管會亦應定期在社區會堂召開居民大會,回答市民問題和解釋各個中央和地區政策,並且積極跟進區議會的會見市民計劃呈交的問題。

中期方向:

1.修改區議會條例為市政議會條例,將現時十八個區議會合併為七個擁有獨立行政和財政權的市政議會,有權參與文化、康樂、環境衞生等提供市政服務的決策。維持單議席單票制,將每個選區的選民基礎人口由17,000人增至25,500人,並為避免自動當選,規定即使只有一人參選成功,選舉委員會仍需進行投票,該唯一參選人需取得該區登記投票人口總數百分之二十的支持票才可當選。同時取消27個新界鄉事委員會主席的當然議席,區議員數量將由現時479個議席降至300席。

2.市政議會設立獨立秘書處,為市政議會提供文書及行政支援等服務,包括秘書長在內的職員皆由市政議會以合約制形式對外公開招聘。另外市政議會亦可就地區事務透過秘書處聯絡學術機構和獨立人士作出研究,以便更有效向行政當局提出建議和質詢。市政議會轄下委員會亦應增設公眾聽証會,搜集公眾意見,使區議會更能貼近市民大眾。

3.解散十八個地區管理委員會,另設七個以法定機構身份存在的市政管理委員會(市管會),在特區政府的授權下,負責領導政府部門提供市政服務。市管會主席由行政長官任命產生,職級等同問責制局長,並受政務司長監督,有責任推廣特區政府制訂的全港性政策,以及出席立法會會議解釋其地區發展策略。市管會主席可責成政府部門提交年度地區工作計劃及所需預算,並在考慮民間和專業人士意見和部門回應後重新調整,最後提交審計署備案。市管會主席亦有責任聯同有關官員出席市政議會會議,解釋地區工作計劃進度和接受質詢問題,並且回答議員提案是否可行。

4.地方議會數目大幅減少,行政當局負責提供地區服務的分區辦事處亦應該有所調整,以便資源運用更具效益。唯政府部門之間的職務範圍不同,未必按議會數目劃分。故此確實的整合細節,由有關部門自行協調安排。

5.裁撤分區委員會,另在市政議會轄下設立市政事務委員會,由全體市政議員加入。市政議員又擔任其選區的社區理事會主席,成員包括各個業主立案法團主席、大廈互助委員會主席、社區組織、社會人士等代表。社區理事會有權監督物業管理,以及公屋設備維修服務,並要求行政當局確保對公共環境的日常清潔工作和園林保養,透過代理政府徵收垃圾袋費用和公屋額外維修費來維持日常開支。市政事務委員會有權監督區內的居民協會、街坊福利會、大廈法團和互委會的工作,要求他們提交年度工作報告。而上述組織亦應增加透明度,定期交代日常運作和資金來源。讓市政議員成為真正的社區領袖,作為議會和社區的溝通橋樑,令社區可由下而上參與地方管治,有利發展基層民主。

長遠而言包括一些地區性的活動或者跨區的大型活動,應逐漸讓市政議會派出的代表參與,顯示重視地區意見,提升市政議員的視野。而議會代表亦可邀請諮詢委員會和活動主辦方代表,向市政議會解說,有利減少溝通不足所造成的衝突。

以往由警方負責審批的社團登記,亦應該改由警方聯同市政議會的代表共同負責,避免因政治理由而剝奪香港市民的合法結社自由。市政議會可以就直接影響地區民生的政策,派出常設的政策委員會,與立法會的相關事務委員會進行定期交流,以促進地方議會與特區中央立法機構在政策制訂的互動。舉例:西沙市政議會教育委員會與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

18區區議會

議席數目

市政議會

議席數目

東區區議會

35

港島市政議會
人口:1,357,120

53

灣仔區議會

13

中西區區議會

15

南區區議會

17

油尖旺區議會

20

九龍西市政議會
人口:1,187,480

46

深水埗區議會

25

九龍城區議會

25

黃大仙區議會

25

九龍東市政議會
人口:1,102,660

43

觀塘區議會

40

離島區議會

10

荃葵青市政議會
人口:1,017,840

40

葵青區議會

31

荃灣區議會

19

屯門區議會

31

屯元天市政議會
人口:1,187,480

46

元朗區議會

39

北區區議會

18

北埔市政議會
人口:627,668

25

大埔區議會

19

沙田區議會

41

西沙市政議會
人口:1,187,480

47

西貢區議會

29

當然議席

27

總人口:

7,667,728

總數300席

總議席

479

改組前的分區委員會

改組後的市政事務委員會

由民政事務處委任

由當區市政議員同時兼任

現任/前任區議員

大廈法團

互委會

社區組織代表

社會人士

社區理事會

大廈法團

互委會

社區組織代表

社會人士

長期想像方向:

前設是香港擁有真正自治的大前提下。

1.按香港社會需要,繼續檢討市政制度,並就香港是否邁向地方政府模式尋求共識,包括市管會主席是否由政治任命改由市政議會選出或全民直選產生。

2.如中央政府同意香港特區設立二級地方政府及批準修改基本法第九十七、第九十八條為地方自治條款,規範香港政府與地方政府的憲法地位,並且透過制定本地法律劃分各自的權限,以及出現有異議時的解決方法。

3.確立地方政府的政制繼續沿用行政主導或改由議會主導,市管會的政府部門代表和公務人員,繼續由香港政府派駐,或改由地方政府自行任命產生,視地方自治條款和本地法律細文而定。並將市管會升格為市政府,市管會主席改稱市長,各級官員改為市政府轄下常設部門處長,由市長向議會提名通過產生。市政議會將擁有次級的立法權、財政審批權和人事任免權。

圖片來源:筆者二次創作,原圖來自維基百科-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區劃示意圖

圖片來源:筆者二次創作,原圖來自維基百科-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區劃示意圖

 

 

(作者簡介: 喜愛甜食的政治魔人,凡事皆可政治化,唔講政治會死。)

本文資料參考如下:

香港市議會史(1883-1999)——從潔淨局到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作者:劉潤和)

區政再造-下放權力、強化區會、建設社區第一期研究報告 2006年3月- 新力量網絡

重建香港市議會方案 - 方潤日記網頁

維基百科條目-市政局、區議會、地方行政白皮書、地區管理委員會、理民府

改革地方行政建議書 二零零六年二月 - 香港民主發展網絡

香港選舉委員會網頁

電子版香港法例網頁

陳樹英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 - The Case Library of the Hong Kong Basic Law 1997 - 2010

區域組織檢討諮詢文件

【議會改革.倡議(四)】區議會有名無實 充權可參考市政局 - 香港01網頁

從區政開始改革施政 把民意導入體制(撰文:陸逸安) - 香港01網頁

區議會系列1-7 - 香港01網頁

連登討論區時事台

【區議會內外】區議會前世今生改革可能嗎?(文:西) - 中大學生報

「改革區域組織跨進廿一世紀」政制事務局局長講稿

《立法會:〈提供市政服務(重組)條例草案〉》 (政府新聞公報,2/12/1999)

離島區議會(文件IDC 52/2020號) 有關要求王進洋議員重設市政局的動議 - 離島區議會秘書處

有關要求重設市政局的提問(文件 IDC 38/2020號)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的書面回覆

《鍾樹根痛失24年議席:「我從政Timing 不好」》 (端傳媒,23/11/201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