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一黨專政」是「偽命題」,《國安法》便不是「奪命索」嗎?!

2020/6/3 — 15:3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偽命題」指的是「不符合客觀事實」的「不真實議題」,通俗說就是:「假!」  前兩天土共譚姓元老接受電台訪問時聲稱:「一黨專政」是「偽命題」,內地奉行的是「多黨合作制」云云。  譚姓元老此人雖然不是黨國領導,好歹也是唯一代表香港的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論資排輩總有點斤兩,說話當然沒有習大帝「一言九鼎」的重量,不過相信也有半隻「紫砂茶壺」的價值。

坦白說,筆者雖然不認同這麼一句話,卻真的樂得聽到有此一說出自譚姓元老之口! 因為如果「一黨專政」是「偽命題」,支聯會五大綱領的其中:「結束一黨專政」,便顯得毫無意義,只是支聯會編造出來的一個稻草人,高喊「結束一黨專政」等如放空炮打水漂。  如此一來,共產黨就沒有「理據」指控支聯會「尋釁滋事」或者「顛覆國家」,因為根本並不存在甚麼「一黨」,也沒有甚麼「專政」,「一黨專政」屬於「子虛烏有」,從來沒有甚麼「開始」,當然也沒有甚麼「結束」可言! 支聯會真的可以逃過一劫嗎?! 說起來真是典型的「黑色政治幽默」!

可惜,土共譚姓元老只是自欺欺人,大放厥詞!  中國共產黨治下,從來是「黨國一體」,「共產黨」和「中國政權」兩者無法分得清楚,「黨大」還是「國大」的表述一直糾纏不了,「共產黨黨主席」和「國家主席」,以及「共產黨軍委會主席」和「國家軍委會主席」都是由習近平一人擔當! 「黨國不分」自中共建政立國以來逾七十年一向如此,所謂「多黨合作制」簡直是一則政治笑話! 須知建國之初的多次政治運動,尤其是「反右」,其他「八大民主黨派」經已被打散砸碎得七零八落,在威逼利誘的壓力下,只能接受所謂協商式的「認命合作」,筆者以為,甚至連擺放在窗櫥的一隻破爛花瓶還不如,只不過是棄置在床底下的一個過氣尿壺而已! 

廣告

共產黨是擁有九千萬黨員的龐大政黨,一黨獨大,基本上所有軍政頂層的領導全是共產黨員,牢牢控著統治國家大權。 且看中共建國七十周年閱兵時,帶領著軍隊步操行在最前頭的是中國共產黨「黨旗」,緊隨其後的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殿後的是解放軍八一「軍旗」,其強烈象徵意義十分明顯,這個黨的囂張跋扈氣勢令人為之側目。 而且,習大帝 2018 年修改《憲法》,除了永續其終身連任外,正式確認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在《憲法》第一條第二款後增寫一句:「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 「一黨專政」絕對不是「偽命題」,卻是內地一直以來活生生的政治現實,專制、獨裁、殘酷、反文明 。 

由此觀之,《國安法》的所謂「國家安全」幌子不過是用作掩蓋「一黨安全」的本意,「偽命題」背後是「共產黨的專政統治問題」。 執筆時得悉首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撰文表示人大為香港訂立《國安法》是「可以理解及合理的」,但是認為「問題癥結」在於擬議法例實際內容,並且提出七項以普通法精神為基礎的建議,包括不具追溯期、在香港公開公正審訊、調查權力說受到香港法律規管等等。 這是充滿矛盾的一篇「委曲求全」文章,因為被共產黨把持著的人大所考慮的「問題癥結」根本只是「一黨的安全和專政」,只能選擇強行引入《國安法》的「攬炒」招數。 在「一黨專政」的管治意識作祟影響下,共產黨人已癲狂上腦,還會願意輕易放開已掌握在手中的《國安法》「奪命索」嗎?  

廣告

筆者以為,明天六四晚上,無論你在哪裡,無論你以甚麼形式追悼六四死難者,請勿忘記喊「結束一黨專政」這句口號,並且要高聲的喊出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