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嚇 DQ 推翻選舉

但當世事荒唐已成為日常,不要慣,深呼吸一口,咀嚼一下荒謬。

保皇黨在區議會選舉慘敗,怎麼辦,只能找藉口 DQ,如何 DQ 二百幾人?像小片泥土滑坡開始,最後變成一場鬥爭、山崩地裂,那是多麼理所當然。區議員 DQ 紅潮,最初說參加立法會初選者要 DQ、未審先囚者亦失資格,然後說出現「光時」口號要 DQ,最新吹風說借出議員辦事處予初選投票者也 DQ。不過初選從來不犯法,協調選舉想增加勝算似乎是天理所容,如果那些被指十惡不赦的綱領叫攬炒,請記住那是基本法列明的程序,遵守基本法叫犯法、離棄基本法叫依法,這原來叫法治。

「負面清單」任劃,行政機關取代法庭,向傳媒吹風、恐嚇未及時辭職者要追討上任至今所有薪津,每位區議員涉及過百萬元。在法庭未有任何判決前,已經擲石行刑、自訂懲罰、無法無天。而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是民建聯黨員,選舉慘敗了,就用手上的行政大權殲滅對手,這遊戲真公道。

按不同傳媒報道有關區議員 DQ 吹風,有人放風恐嚇要追討所有薪津,但若在政府正式發信 DQ 前辭職則不會追討,這是什麼邏輯?根據什麼法律?憑什麼追討宣誓之前的薪津?又憑什麼以政府發 DQ 信時間劃界?沒有任何解釋,提不出任何理據。不要忘記,早前幾位立法會議員被 DQ,連約滿酬金都可以拿到。

DQ 及迫退了數以百計議員,又會否重選呢?聽說國安保繁榮,聽說形勢大好,黨媒天天吹捧聲,卻又怕輸得要死。早前又有人吹風說,就算 DQ 百多兩百人,都不會重選。其實政府已經有一個「資格審查委員會」,各界政黨想參選,又要問過民建聯那位徐英偉審查委員,權貴們手握審查大權,又有 DQ 大權,又斬首,又守尾門,你還怕什麼選舉?

區議會據說屬於香港重要政治體制,才會有宣誓之規定,但如此重要一環,都是權宜之計。選舉不能保證必贏,就索性不重選,世上有如此荒唐政府。從這種虛怯,我們看得出民意站在何方,連政府都判斷自己會繼續輸,證據確鑿,大家明白哂。

「完善」了的特首、選委、立法會選舉,保證自己必勝以後,疫情之下繼續籌備選舉;區議會遍地空缺,有什麼理由不補選? 一定是疫情嚴峻不容選舉。

萬古長空,2019 年的區議會選舉,將會留下不滅印記:香港最後一次真民主選舉,掌權者慘敗,縱使選前衝突造成諸多生活不便,大部分香港人投下勇敢一票。今日香港,敗者為王,據說輸掉選舉者才代表民意,被政府重用,始作俑者搞修例的保安局長搞得香港一塌胡塗則升官發財。恭喜你們,眼前的歷史恥辱柱,請你們繼續緊緊擁抱。

 

相關文章:
賀黨慶、讀黨史、明黨性
自我審查變形記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 夜〉,此為加長版)
作者網誌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