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威權統治下的「活在真實中」(Living in Truth)

2021/1/30 — 14:53

圖片素材來源:Brayden Law @ Unsplash

圖片素材來源:Brayden Law @ Unsplash

一句口號被定性為「播毒」、一首歌曲被抹黑為「顛覆」、一條歷史科試題被「誣陷」為「傷害國民感情和尊嚴」,三名戴上黃色口罩的律師和旁聽者被趕出法庭、六名大學生因舉辦悼念活動被紀律處分以至被勒令停課、不同範疇的專業意見和訴求被「政治正確」所擺弄、人們基本的言論自由和遊行權利被掌權者「合法」肆意踐踏……當這一切有悖常理的事不斷重覆發生,扭曲成為常態,荒誕絕倫的新香港年代真的已近在眉睫。

更甚的是,任何有別於當權者主導思想的批評聲音,都被視為「敵對勢力」的對抗性言論,人們自我審查和慎重約束,以及禁忌言語和避諱行為,開始在日常生活中成為普遍現象,並且在心中慢慢扎根,寒蟬的噤聲效應也緩緩的蔓延至思想領域,蛻變得冷漠麻木。這正是當權者所期望和預計的,藉著軟硬兼施的伎倆,以誘導、引領、規範和箝控手法,讓人們在設定的體制內默不作聲地生活下去。至此,這個所謂「一國兩制」的香港市相信距離獨裁專橫的國度不遠了。

中外歷史篇章清晰顯示:謊言和恐懼從來都是極權統治者手上的慣用武器,前者的威力在於瞞騙和麻痹,後者的惡毒在於恫嚇和震懾。謊言由官方宣傳系統鼓動和流播,恐懼借助鎮壓機器製造和擴散,獨裁當權者的最終目的就是要以最低的政治成本去控制和駕馭人民,剝奪他們正常自主生活的自由,意圖把他們貼服的「圈養」在預設的統治框架之內,劃地為牢,達到所謂「有效管治」,套進香港市的政治處境中,正是中央全面掌控管治權的體現。此外,更不幸的是,面對獨裁政權的沉重政治壓力,人性的軟弱和醜惡往往在充斥謊言和瀰漫恐懼的環境中冒生和滋長!

廣告

捷克前總統哈維爾(Vaclav Havel)的《無權力者的力量》(Power of the Powerless)長文首先發表於 1979 年,隨即被囚,在蘇聯軍佔據下的捷克蹲了三年。可是,十年後這位當年並無擁有「體制內權位和勢力」的「無權力」異見者,最終憑著其「道德感召力量」,成為民選總統,發揮出無比的撼動影響力。其後在〈活在真實中〉(Living in Truth)一文中,哈維爾指出:在威權政府逼迫下,人們必須保持「個人主體性」,活得像一個「人」,以抗衡暴政管治!哈維爾在蘇聯佔領下的捷克生活過,這都是他以過來人身分經過深刻思考而分享的生活經驗。筆者十分認同美國歷史學者提摩希.大衛.史奈德 (Timothy David Snyder)說過的一句話:「『活在真實中』就是要作出判斷,以合乎個人意識到認為至關重要的事情」(“Living in truth” means taking decisions that accord with a personal sense of what matters)(註)

不必諱言,新香港的政治黑暗現實已無可避免,那麼,「如何好好活下去」是這個大時代中對所有「真.香港人」的重大考驗。筆者身為教師,大半生從事教育工作,更關心香港教師本著教育專業認知和責任,到底應該「如何自處」和「履行職責」。面對如此嚴峻的挑戰和嚴肅的課題,筆者以為,香港教師本人除了堅持「安身立命」的「活在真實中」,更有必要實踐教育專業責任,努力輔助下一代的學生學習和適應「活在真實中」。那麼,身處這個混沌的歷史時刻中,拆穿當權者的巧語謊話,撕破宣傳機器所掩飾的假象,從而指導學生以理性態度尋找事實和還原真相,看來必然是香港教師的重要歷史使命。

廣告

時至今天,不利於硬碰衝撞的現實因素已相當明顯,肅殺的恐懼氛圍正在不斷擴散,因此筆者以為,簡單二分化的「認命屈服」心態或者「不認命反抗」意識,實際上已偏離議題的核心,更不應視作「非此即彼」的對立策略,以至「此消彼長」的抵消效應。冷漠沉默的「屈從順服」當然有違「真.香港人」一向嚮往人權、自由、民主的價值觀,可是,冒進輕率的「反叛抗爭」卻只會陷入自毀覆滅的絕境。暴政下人們必須活在團結之中,凝聚生命力量,才能蓄勢以待,期望有機會改變現實。為此,目下當刻,香港人必須真誠的立足於現實生活中。

活著是重要的,真誠的活著更為重要。人,本著對自我生命的真摯和熱誠,必須拒絕活在人們,特別是威權統治者,對你的「期望」、欺騙或者脅迫之中,這才是真正「活在真實中」(Living in Truth)!

 

此文是刊於 2021 年 2 月 1 日《教協報》714 期「教協焦點」一文的加長版

註:原話摘自 Vintage Publishing 最新出版 “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2018 年 9 月)一書中史奈德撰寫的序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