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術討論】國安法後的媒體運作與文宣現象

2020/7/1 — 8:4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國安部門的確是常見的,但國安法例的執行同條文,才真正定義了其中的影響力。

國安法生效了,研究完條文,嗯,要講的還是要講。

利申定先,下面有好多利申。希望大家完整睇哂。

廣告

** 利申:本人愛國愛港

假設,一個經歷社會運動的都市,有了國安法,對媒體與文宣有什麼影響?

廣告

以下是學術討論,本人無任何政治立場,希望香港盡快回復平靜。

【一】 媒體的自我設限

「顛覆國家」、「分裂國家」、「勾結外國勢力」,這些條例本質上很難定義,是邏輯和哲學問題。

** 利申:本人支持國安法穩定政治

例如孟晚舟案,媒體可否報道其進展?如果當中牽涉到她的香港護照,基於「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算不算有關香港形象?

如果《蘋果》向加拿大的《Toronto Star》買了一張孟晚舟的當地照片,刊登在香港的報章,而當日名采有社論質疑孟晚舟與中國有利益關係。

那麼,《蘋果》算否「勾結外國勢力」,「顛覆」了國家?

如果人人自危,到底什麼可以報,什麼不可以報?

** 利申:相信政府會有公正處理,以上情況還於極端,應該不會發生,只是學術推論

【二】資訊的傳播問題

如果沒有媒體報導,請問大家知不知道民間記者會或民陣記招,到底講了什麼?

資訊由發信人到接受者,必然有媒介的傳遞過程。而傳媒就是中間人。

當新聞機構運作形式不同,即使有人堅持開記招、發聲、上街,資訊傳播的約束也會減低效率。

但全民手機,基本人人都可以傳信,就算沒有新聞機構,資訊還是流通吧?

問題就在於,假設你在街上直播民陣的發言,會觸及法例,你還敢不敢拍?

你敢做 live,你的朋友又敢不敢廣傳?

至少,在透明度較高的平台,例如 add 了太多人的 Facebook 和 Instagram,民眾會減少作出可能違法的言論。

但預計部份市民不會放棄社會運動,於是走向必然的道路:地下化。

【三】地下化的幾個潛在現象

i. 小型群組本質

FB、IG 會因為市民互相監督的問題,而漸漸被大眾離棄。

市民會轉向和親密的友伴,在新的平台建立群組。而成員之間會有高度信任,不容易加入新人,而所獲取的資訊亦會被成員的生活圈子限制。

例如若民陣想在 7.21 搞百萬人遊行,沒有大型傳播平台及媒體,小群組的口耳相傳,就沒有效率。

ii. 碎片化的資訊問題

以往的 Telegram 大型群組,在可見將來,應該會被放棄。

而新聞媒體運作形式變化,主流社交平台被割捨,資訊就會碎片化。

例如,誰說過什麼,幾點有咩事發生,在不同平台的各自演繹就會演變成重大問題。

而在不同群組重疊的人若掌握了錯誤資訊,例如搞錯了細節或沒有 fact check,大家甚至沒有求真的渠道。

iii. Fact check 難度

如果有資源的部份主流媒體難逃倒閉,坊間碎片化的資訊由誰來認證與求真?

那是考驗民智的時刻,而情勢決定心理,去年中大理大時期,fake news 就多到失控了。

地下化的本質,配合資訊由源頭開始出了問題,之後會愈來愈難匯聚民意。

【四】坊間文宣的傳播模式

** 利申:本人希望香港止暴制亂

去年起,文宣基本上是被動的。例如 6.12、7.21 和 8.31,有市民感覺情緒波幅,於是應運產生了不同的文宣。

這些媒介在大型平台和大小群組中流傳,在大平台調節與自我修正。例如在連登和 FB 討論地點和時間、細節的真假等等。

一旦新聞媒體在法例下未必能如以往運動,大型平台亦因為失去互信而流失用戶。

文宣欠缺大型渠道於坊間流通,期後的活動在極端情況下就難以達成共識。

由網上到網下的碎片化溝通過程中,大型抗爭運動會比較難發生。

** 利申:希望香港穩定發展

【結論】

未來必然會有變化,相信要拿捏各種尺度,都需要時間磨合。

從源頭出現的資訊問題,需要很多方面的配合,才能逐步解決。這是考驗民智的時代,這是堅持良知的時代。

願我們所愛的香港,變得更加可愛。

一切,在心中。

Terry.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