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守護司法,光復立法,監督執法

2020/1/16 — 11:3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香港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四個主體發言者各自表述,馬道立與戴啟思維護的是香港傳統法治精神,鄭若樺與彭韻禧維護的是中共的獨裁統治。

筆者認為,最難得是馬道立強調司法獨立,法院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擾,這是守護香港法治的應有之義。就在不久前,人大法工委還就特區政府訂立反蒙面法被香港法院裁定違憲,公開指責香港法院嚴重削弱特區政府與行政長官管治權,不符合基本法。馬道立大法官的發言,完全是針對人大法工委干涉香港司法獨立而言,是對中共粗暴干預香港法治的直接反駁,這種道德勇氣,值得我們衷心感佩。

香港司法獨立,不受任何干擾,包括高高在上的人大法工委,這是馬道立大法官臨別之際,站在道德高地,站在不容挑戰的法治權威地位,對中共當政者的莊嚴回覆,也是對香港人的誠摯勸勉。這證明了香港司法機構還沒有腿軟,還不準備向獨裁政權俯首稱臣。

廣告

香港的法治,到目前為止,只有司法權還保持相當的獨立性,執法權已百分之百淪陷,立法權也危危乎。前不久還有建制派頭面人物建議,日後香港法官應該直接由大陸委派,到那時,司法權也勢將淪陷。法治全面淪陷的日子似乎不遠,香港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傳統,勢將被行政獨裁取代。

因此,香港人一定要守住司法這個最後的法治高地,這不僅僅是各級法院法官﹑法律界人士的責任,也是全體香港人都要分分鐘打醒十二分精神﹑攸關生死寸步不讓的要事。

廣告

個別市民不明原因對法院洩憤,涂鴉挑釁,這是很魯莽不智的行為。他們不知道,削弱香港司法權威,正是中共想做而暫時無從下手的事。如果香港人自己都不保護司法機構的權威,不維護司法機構和各級法官的崇高專業地位,不相信他們的判決依據的是法治精神,而不是獨裁者的意旨,那司法要淪陷就更容易了。司法淪陷,對香港人有百害而無一利,對中共卻是正中下懷。

在立法方面,香港民主派曾經在立法會取得多數席位,後來被政府上下其手,民主派自己也屢犯錯誤,導致失去立法會多數席位的優勢。多年以來,建制派處處打壓,民主派束手無策,因為少數就要受欺負。

在中共和林鄭治下,香港的執法機構已經完全成為暴力統治的工具。即使司法仍保持獨立,但律政司對黑警不搜證提控,司法機構誓不可能插手制止警暴。因此,若不能光復立法會,整個香港政局就是一盤死棋,市民根本奈何不了政府與黑警,香港人只有繼續捱打,不能在制度上約束和監督政府。

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是非建制派光復立法會的關鍵一役,此役若有失,又要等四年,四年內,在立法會內又處處捱打,而香港人的自由與人權,又將遭到更嚴重的侵蝕。

反之,若經過努力,取得立法會多數席位,將更有助香港人的抗爭,更有助於守住司法獨立的陣地,更有助於制衡和監督政府施政。筆者對立法會運作所知甚少,印象中立法會針對個別社會議題,有權成立特別委員會作出調查,因此,那種認為在中共統治下,任何現有制度都沒有可利用價值的想法是非常膚淺,也非常失策的。民主派光復區議會,一旦有權在手,已可以施展不同手段對付政府,事實證明,有權在手,至少四年內,政府與建制派會很頭痛,而民主派可以大展拳腳。

光復立法會,應該是今年反送中運動的頭等大事,能達此目的,其價值不比百萬人大遊行低。當下,已經有不少界別的市民主動投入選舉前哨戰,筆者很希望更多的人關心這件事,多聽取蕭若元﹑游清源等評論者作出的深入分析,多討論多行動。在各自界別內,先串連,再摸底,然後動員,最後制定策略,準備在九月選舉時,一舉光復立法會,壯大民主運動的陣線。

光復了立法會,有什麼可做,筆者與大部份市民一樣,只有模糊的概念。立法會前任及現任議員,應該多多向市民解釋,應該深入各專業界別,協助功能組別選民籌劃選戰,相信上下一心,集思廣益,一定可以像台灣總統大選一樣,一舉翻盤。

政府知法犯法,無法無天,市民固然可以違法達義,但在制度層面,也應該用盡可以運用的手段,削弱專制政府的力量。雖然香港法治已半死,並不等於瀕死的法治不值得搶救,要搶救香港法治,一是守護司法,二是光復立法,三是監督執法,而要守護司法和監督執法,沒有光復立法就是空談。

無庸贅言,九月立法會選舉,是我們下一個重大戰役,事關生死,不容有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