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守護山城教曉我們如何對抗分化和白色恐怖

2019/11/16 — 14:43

11 月 12 日防暴突襲中大,抗爭者火速救援,警方發聲明休戰後突發水炮,有不少學生、抗爭者、救護和記者「中招」,究竟是警方高層「通知唔切」或是前線防暴想狠狠破壞中大校園?段校長親身到達前線,企圖擔當協調角色保護學生,最後防暴竟然因鐳射光而展開攻擊,向人群發射 2,000 多枚催淚彈,令現場人士唯有選擇反抗,死守二橋來阻擋防暴進入校園,最終不少人被催淚彈及橡膠子彈所傷。

分化疑雲一:破壞山城

不少人說痛心中大校園被破壞,但對山城來說,物品被破壞可以修補,但山城的一草一木卻會因催淚彈的攻擊而影響生長,山城內生活的不少動物或禽鳥亦因而喪命,不知道山城的竹節蟲及光尾蟲會否因此而絶種。當有人因被誤導或無知而只看「死物」如何被破壞時,是否應先關心防暴對「生命」的傷害呢?

廣告

事實上,所謂破壞是指行人路的磚頭被用來築防線以阻擋防暴衝入校園,車輛被徵用來運送市民送來的海量物資,指示牌被塗黑令防暴即使進入校園也不識路。只是,作為中大人也會思考有些地方是否不需要被噴字,但心中也明白抗爭者希望表達訴求的意願。

分化疑雲二:非中大人勿來中大

廣告

一班抗爭者因為擔憂中大同學的安危,紛紛響應「中大要人」的呼籲。事實上,當大家共同面對防暴重型武器的攻擊時,大家早已不再分中大學生或抗爭者,大家全部也是「手足」,即使孩子奮力反抗,但仍無法抵擋防暴平射的催淚彈和海量的橡膠子彈,不少「手足」也因守護戰而受傷。

抗爭者本著守護中大同學的初心早已不理自己的安危,但休戰後基於傷員甚多及信任中大同學而退下火線。事實上,中大人是十分熱愛山城,假若防暴真的強攻山城進行破壞,將會令所有中大校友和同學奮力護城。

中大同學是明白不少市民及抗爭者因為關心和擔心中大同學的安危而進城,所以不難發現「山城愛」遍佈中大。眾志堂有免費美味早餐供應,物資站會有人親切詢問你有甚麼需要,行路上山時會有人問你是否需要坐車,防線前會有人提醒你最好快點離開或戴好口罩,大家不會問你是否中大人,因為大家也是香港人,大家只是想守護生命,不希望有中大同學被傷害。

白色恐怖:炸彈疑雲

經歷兩天的平靜,張建宗一句說話挑起仍然留守的少量抗爭者,令大家再次進入緊張狀態,加上傳出中大安排校巴只協助師生盡快離開,以及有炸彈埋伏在中大等傳聞,全城進入驚恐狀態。

有人怪責中大不理會非中大人,其實非中大人沒有被拒絕上車,只是他們有更多選擇離開。有人怪責非中大人埋伏炸彈,但其實根本沒有任何炸彈,究竟是否有人刻意散播謠言,除了中傷抗爭者外,亦給予防暴進入中大大肆搜查呢?

不論消息來自誤會或刻意營造,明白非常時期要時刻保持警覺及危機意識,但切勿因此而影響信任和尊重,更需要求真以明白真相,認真了解孩子的想法和心情,不要自亂陣腳而驚慌。如果我們有任何擔心可以直接詢問,亦可以提醒但不隨便指責,因為不理性和冷靜便會錯判形勢,更會作出過激或過份退讓的錯誤決定,忘記我們本應擁有的權利,以給予政府斷章取義及混淆視聽的機會。

感言

這幾天曾在山城看著被晨光照射一班睡在馬路的孩子,也看著被月色映照下匆匆離開的孩子,突然想起一位中大老同學說,當年我們穿著拖鞋和 O Camp 衫去上堂,一起晚上在宿舍門外吃糖水,只會為趕功課而煩惱。可是,這一代的孩子為何要不斷面對身心被攻擊?我聽後無言。

但願,我們能學識如何 Be water,心存「上善若水」的信念,因為水能急速流走,也能細水長流擊穿岩石,更能像海嘯般突然來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