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

以後只有官派民主派

天口㷫、心情差!我冰了一個大西瓜,去找游老師一同降降火氣!我到游老師的家中,看他獨自一人在家中重看,接近是粵語殘片的三國演義,故事剛好是火燒上方谷一幕,天降大雨,讓司馬懿得以逃命。諸葛亮在山坡上說了句:「蒼天助曹不助漢」,便吐血暈到。游老師看得黯然,口中也在碎碎念:「蒼天助㐂不助港」。我當然聽得出,他老人家的心聲,因為立秋之後,又有230位黃瓜,被為黨局長,判以秋立決!

游老師一臉自責地說:「我老了!我只能與一眾近代豪俠,阻止天朝在各區恢復委任制,但這絕對不是皇恩浩蕩;純粹是天朝知道獻世派的青椒所餘無幾。如果把僅有的青椒送進區衙門,一來仍有野心的勁共人造人,一定不願沾上這種政治原罪。二來在「新選舉」安排之下,他們變相成了群眾的沙包。所以才收回成命,要知道在愛黨者治講的原則下,委任制是百份之一千最安全的。」

我隨即安慰游老師說:「保衛家園,人人有責;盡力便好了!何況你也令大DQ,遲了最少半年發生;現在天朝是以核彈去殺青蛙,就算一百位游老師也無法抵擋呢!而且,你也算準了,黨安法最需要的就是劊子手。師承孽畜之瘤的為黨,這次腿張開也中空寶,當然是一萬個不會甘心,唯有翹高屁屁,急起直插,一下子斬下230個黃瓜,向爺表示:家釗又失眠呀?我可以喎!」

為何一眾白鴿也變成紅燒乳鴿?

但說到這裡,我突然言塞,反正游老師:「你不是說過『新敵人不如老手』?為什麼為黨把一眾白鴿,也變成紅燒乳鴿?難道他不怕再次過尤不及,壞了阿爺大事?」游老師嘆了一口長長的氣說:話已說盡,便只剩下撕破面皮的份了!但天朝還是喜歡打腫面充胖子,永遠就是喜歡老作一些看似合理,但佢明我唔明的理由,來合理化自己的決定。例如黨安法、加「新選舉」,這套連環寵幸香港的方法,阿爺從來沒有反思,這24年來多次搬龍門,不讓香港人有真普選,加上膠官無能、獻世嘔心,令到朝堂黑暗!反而只是指責是真~香港人過去兩年的反抗,讓他感到要永遠失去香港了!所以便只能狠下重手,撥亂歸西!令香港滅世重生。阿爺是正義的…在他眼中!

同樣道理,客觀的證據令阿爺知道,反對派在九重關卡之下俯伏參選,形同政治人格自殺,在不同的巡視員上報,反對派很大機會不會參選未來三場選舉之下,對阿爺來說,便等同:已經沒有任何統戰價值;於是便頒下,為了「新選舉」,反對派參選與否也不礙事的密旨。為黨一收到這份密旨,便知得米,於是乎便有咁盡,去咁盡,怒斬 230 個黃瓜,獻給阿爺了!

為黨的魔鍘己開,但總要配合阿爺的節奏,因為阿爺認為還差一點才劃得像馬騮屎忽,那當然就要劃屎點眼了!要知道阿爺是樂見 230 個黃瓜頭,但他沒有說過要放棄區衙門。何況獻世派在地區,討飯的飯桶多的是,這幫飯桶總得要安置的。問題上戰場在兩年之後,現在為打造有利於獻世派的地區情況,便夾硬把反對派清零,造成獻世派、反對派雙邊歸雲的局面,絕對是露骨得令人咋舌!為了合理化自己的私慾,阿爺的說法是,他也是愛反對派的,在黨安法下,這次斬黃瓜,不是要令反對派絕後,而是幫他易筋洗髓,清血去毒。所有黃瓜相繼切腹之後,一齊便很美好!反對派往後想怎樣參選都可以了,但問題上,人呢?仲邊有人呀?無論如何,阿爺是正義的…左他眼中!

我屌:「問題上,真~香港人從此便沒有了真民主代表!很『十年』呢!」游老師苦笑了一聲,「美德呀!上次我不是跟你說,香港變為武官治講,原因就是要與天朝槍干子出政權體齊,天朝最多的民意代表,就是官派代表。」

「香港不會沒有民主派,當大家見到阿Dick會出席黨慶論壇、十一也面不紅、氣不喘仍以民主派自居。便知道阿爺已經為我們安排好,一堆廢物級『官派民主派』在此!阿爺這樣做,是正義的…在他眼中!」

聽到這裡,不禁仰天長嘆;阿爺在他眼中,做乜都係正義!咁有無問過我哋,我哋係唔係覺得佢正義呢?游老師又苦笑了一聲,說:你放心好了!三次選你老母之後,大量官派代表,會代表你說「阿爺是正義的」!

又係喎!個劇本都已經寫好晒,實在令人深表遺憾呀!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召集讚賞公民:https://button.like.co/tammeida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