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官」字兩個口,「盧」姓七張嘴,林鄭骨子裡依然口硬嘴刁!

2019/6/19 — 16:54

盧偉聰

盧偉聰

「官」字兩個口,做官的原來真的有兩把口講嘢,就算前言不對後語,轉過頭來「死都可以拗番生」。警務處長一哥盧偉聰早前(6 月 13 日)在記招上全副戎裝的大義凜然聲稱警民嚴重衝突是「暴動」,前日(6 月 17 日)西裝革履再面晤記者時卻「口風」一轉,細意解說「並非整個活動是暴動」,是「極少數人涉嫌干犯暴力罪行」,指出「只有被捕五人涉及暴動罪」云云,明顯刻意改變語調,旨在淡化之前有關「暴動」的定性。不過,「盧」姓偉聰的七張嘴,相對來說還是遠遜林鄭特首最新一次記招上「舌燦蓮花」的暗勁!

林鄭今回的記招場合,無疑是「敗軍之將」面向香港人和世界傳媒的目光,必然事前聽取了政治化妝師的意見,外貌和表情經過得體包裝:穿上淺色套裝除掉耳環解下頸鏈;收斂起過去神采飛揚的逼人氣燄;流露出神情肅穆和形容憔悴的形態……她一板一眼依稿發言,應對傳媒記者提問時慎言謹行,可惜還是官腔連篇,只是在言詞上盡量篩掉那些刺痛觀眾的砂礫,骨子裡到底是一貫不服輸的口硬嘴刁!究其原因,林鄭至今認為此事只是在政治形勢上的「輸掉一仗」,並不是在施政職責上「行差踏錯」!因此,記招上的裝模作樣掩飾不住林鄭心底那深深不忿的怨氣,含屈受辱的反應,以及並非甘心情願的歉意表示。況且,林鄭並沒有真正回應民陣和香港人的訴求,那麼,香港人看在眼裡聽進耳內,相信只會加深憤怒!

對於林鄭記招上的「道歉」表現到底是「真誠懇切」還是「虛偽造作」,有人認為那是「見仁見智」的「不同觀感」而已,因為現實上很難參透林鄭內心所思所想,以及真正感受,也便無法明確印證事實真相。筆者或許真的心有成見,認為林鄭的「道歉」還是逼於無奈的虛情假意。昨夜筆者參看過友人傳送來有效「道歉」的六個明顯元素解說,即是:(一)表達悔疚(Expression of regret);(二)闡述錯處(Explanation of what went wrong);(三)坦承責任(Acknowledgement of responsibility);(四)痛陳己過(Declaration of repentance);(五)亡羊補牢(Offer of repair);(六)請求原諒(Request of forgiveness),便嘗試在這樣的簡單基礎上逐一剖析一下林鄭的所言所行。

廣告

首先,在「表達悔疚」這方面,林鄭文字和對答的用詞遣句可說達到基本要求:「…認真的反思和反省…向每一位香港市民真誠道歉…」,但是還是欠缺了「肢體上鞠躬表態」的謙卑表現,令不少人感到失望;在「闡述錯處」上,林鄭只是說出「…引起社會矛盾、紛爭及焦慮…」,卻沒有交代和解釋是甚麼性質的「矛盾、紛爭及焦慮」,看起來便是淺薄的認識,而且她一直重覆和強調:「…在解說和諮詢工作方面不足…」,沒有深究修例問題的本質,以及對香港法制上的貽害,難言有過真的深刻反省;有關「坦承責任」一節,林鄭雖然表示:「…負上很大責任…」,但是這只是所謂身為特首在政治表態的述說應有承擔而已,卻完全沒有實質行動上的「辭職下台」表示,都是虛幌招式,漂亮說說了算;「痛陳己過」更是含含糊糊,不敢明言是「嚴重的行政失當和瀆職行為」,破壞「一國兩制」的法治基石等等;所謂「亡羊補牢」,林鄭一味吹噓:「…一直盡心盡力服務市民…」、「…我要更加努力,平衡社會不同意見…」、「…關注經濟民生問題…」等等諸如此類的虛言妄語,對於修例一事始終兜兜轉轉的推說甚麼「暫緩」或「停止」,不敢斬釘截鐵的「撤回」; 那麼,所謂「請求原諒」根本就是不著邊際的花言巧語了!

理智一點而從長遠計,表面行為上的「認錯謝罪」畢竟事小,香港人的「民心背向」才是關鍵所在。說到底,經此一役,林鄭的個人政治誠信,以及特區政府與香港市民的信任關係已遭受到嚴重破壞,甚或消耗殆盡,修補挽回又從何說起,豈能只憑不足一句鐘的記招便能夠令港人釋懷呢!?僵持局面發展至今,官民對壘意識仍濃烈,抗爭行動絕不會止息,筆者並無良方善法,只能默禱天佑香港,繼續守護年輕一代,而希望天主教徒的林鄭真的幡然徹悟,最好下堂退去罷!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