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定錨效應生效 — 「不如香港自己立 23 條」

2020/6/10 — 10:16

目前為止,北京要硬推國安法的口風仍然無變。美國的反應,是總統定調中美變成敵對競爭關係,具體如何制裁香港,要看總統行政命令,但已經有跨黨派法案草議,劃出具體制裁範圍。切斷銀行服務、凍結中港官員資產和移民可能,應該是最低消費。中國賭美國和其他國家只會打嘴炮,所以開天殺價,國安法扔出來的時候,條文不清晰、含糊、曖昧,一如所料,決定引起香港人一輪世紀恐慌之後,香港自己就有人出來說,如果之前沒有拒絕 2014 年北京版普選,今日未必會如此;有人一面向美方表示,制裁香港不要太大力,一面向北京說,不如香港自己立 23 條,以換取北京不要全國立法。

因恐懼而拋棄一直執行的戰略大方向,說明北京「底線思維」一向對香港資產階級最有效,也是一國兩制當初的羈縻對象。因為書生怕爛佬,恐嚇是爛佬的敲詐和競價手段。

國安法效應,在未開刀抓人的時候,已經產生定錨效應作用,也就是「重新設定香港底線」。之前的底線是反對 23 條,但北京現在說要全國立法,這一個片斷式新資訊,這個「新錨點」,令 23 條突然由不可接受,變成可以接受,甚至很誘惑;也輕易將那些以前反對 23 條的人,轉變為真心可以接受。

廣告

好像要你用 10 元買一個蘋果,你會覺得好貴;但如果老闆說蘋果原價 30 元,現在減到 10 元,這個錨點,就令 10 元一個蘋果看來比較容易接受,甚至令人覺得好抵。其實中間那 20 元只是他吹出來。一國兩制本身當然亦是一個錨點效應的經典例子。對於一向享受英國版山高皇帝遠、貼近自治的香港人,一國兩制對他們來說,自然是令人扔失自由,因為「回歸」意味「不被統治的狀態」終結;但中國當年恐嚇香港人和國際,不惜出兵都要得到香港,要在香港推中國制度亦沒有不可,這個「錨點」就令香港人覺得,一國兩制都是一個很好的選擇。這其實是一個 prespective control,一個認知操控。

香港菁英當然精明,但正是因為靈活性太高、因為「政治現實主義」,終於迷失在層層疊疊的錨點設定,而失去自己的道德底線,淪為中國間接擺佈的棋子。

廣告

雖然不知道北京會否會認真看待這些「香港自己立 23 條」的「反建議」,但不妨說一個關於六四的歷史角度。有人說,學生當年說出「事後不能清算學生」的訴求、在官府前下跪,中國就覺得可以做盡,因為學生透露了自己的底線是不想被清算,他就知道運動背後,已不存在對清算的反作用力 — 如果不是要害,這個就不會成為學生的訴求。

正如香港有人說,可以自己立 23 條、美國制裁不要太大力,究竟是否對北京發放錯誤信號,我不知道。一個錯誤的心領神會,可以造成歷史悲劇。如果北京接受這個「反建議」,香港就自己立國安法,一切合乎 status quo 慣例,外國也無從介入,抗議也沒著力點。

在新錨點的限制下,本來是威脅香港自由人權的國安法,突然就會 180 度改變為「保障自由人權」的德政。這對大致發源於 03 年反 23 條的公民社會,是極為尷尬和 self-defeating 的收場。香港自己立 23 條,北京也不會負上干預香港罪名,得到寬大對待香港的美名,美國無從介入,國際戰線崩敗,過去一年的犧牲也將白費,香港抗爭的結果是自己立了 23 條。中國干預香港已成定局,但我們有份決定,北京干預了之後會承受一定後果,或者干預了之後,完全沒有後果。

大家最終好像《英雄》的刺客,由要刺殺秦王,到「從了」秦王,也是因為秦王也玩錨點,我是暴君,但沒有我就沒有「統一天下」以及「和平」;在此片斷式資訊襯托下,秦王好像也有好處。問題是誰說統一就沒有戰爭呢?錨點通常是個假命題。

最後是「美國制裁不要太大力」的呼籲。如果「攬炒」炒得不夠大力,就對中國沒有影響。一個強大如故的中國,對香港和世界的利益會是好事,還是不好?香港不受傷,就可以肯定中國會一直強大下去。香港人當然會有不想既得利益或世界觀最好不變的主觀期望,但跟美國要切斷中國金融外資外交能力的客觀趨勢,是相近還是相違背?美國佬如果誤會香港人全都是改願他力的 free-rider,就不會看得起香港人,國際戰線怎麼說得起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