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害群之馬」是「加害於香港廣大群眾之犬馬」!

2020/5/11 — 13:59

接二連三的多起警察違法行為震驚香港社會,涉及不同形式和性質的罪行,由低級前線員警,到中級的警長,以至高層助理警務處長,嫌疑濫權、枉法、欺瞞、巧取、瀆職等等,不一而足,據統計涉及違法警方人員近二十人,證據確鑿的冰毒一案可謂「作法自斃」,更令人深感駭然,極度不安。如此一陣強勁的黑暴妖風籠罩著香港警隊,一哥 PK 處長不得不以內部通告回應散仔協會林大總統亦跟隨向會員發信,極盡巧言令色的能事,不期然同樣用上「害群之馬」一詞,筆者以為都是旨在鎖緊在所謂「一小撮人」身上,成為「代罪羊」,輕輕一卸造成假象,意圖掩蓋有關惡行其實有著「結構性的本質」。

表面上「害群之馬」一詞原意是「危害馬群的劣質馬匹」,顯示「只不過是少數人惡劣的行為令整個警隊蒙羞」云云。可是,筆者以為,這樣的措詞用語只不過是刻意為之的修辭手法,必須指出正解應該是:這是一整群加害於香港廣大群眾的「犬馬」,並非只是所謂「少數個別人士」操守上的「行差踏錯」而已!「犬馬」所指的是封建年代那些卑賤臣子對高高在上君主的自喻,表示「輸誠報忠」的甘願服役奔走,也可聯想到所謂「聽任君主使喚效力」的「犬馬之勞」,甚至以及「淫樂縱慾」的「聲色犬馬」。回歸後經過這些年來的「政治洗禮浸淫」,筆者相信香港警察經已自覺或者不自知的自視為「犬馬」,認為必須效忠特區政府背後的主子政權。那麼,「犬馬」的意識相信早已逐漸遍及整個警隊,成為聽命主子而狂咬亂噬的狗隻,以及樂於被人騎在背上放蹄奔馳的馬匹。

平情說來,香港警隊轉化成政治上的「犬馬」其實有跡可尋。具體來說,當警察有權在手為所欲為而不必顧忌,當警察作奸犯科後毋須向公眾公開交代,當警察肆意揮棍擎槍可以不用考慮嚴重後果,當警察在特區政府在包庇默許下放任濫捕施虐,正正反映出這個紀律部隊在日常操作行事上的慣性和風氣。筆者認為,久而久之,香港警隊在完全不受制約的情況下,險惡的人性盡情暴露,一步一步的跨越法理界線,漸漸走向良知失喪,甚至人性泯滅的懸崖,最終殞歿覆亡!事實上,當罔顧綱紀、知法犯法、濫用職權、貪婪敗壞、狂躁施暴等等成為習性常態,有如潛藏心底的一隻狂野惡獸脫體衝出來,是人心內部的「獸化」,以至整體警務人員陷入墮落淪喪的地步。

廣告

回顧過去這段日子的反修例抗爭過程中,警民對峙和衝突的場景在街頭巷尾湧現,香港市民在火光煙迷的映象中見證過香港警察奉行著「森林法則」的種種邪惡行徑。香港這座現代城市仿似一片暗黑幽秘的樹叢密林,那些持棒握槍的警察有如狩獵人一般的執勤,抗爭的市民頓時變成他們捕捉虐害的獵物,伺機滿足其暴戾和嗜血的欲望,這是極端危險和荒誕的現象!筆者的類比並非誇張其詞,或許縱然是「管中窺豹」,不過深信也是「見微知著」的凸顯出問題所在:當下現存的制衡機制已失效,成立專責委員會全面檢視當前香港警察狀況的建議又被漠視,民憤民怨沸騰,香港警察的「公信力」已蕩然無存,如何能夠令人信服呢?!

一哥 PK 處長和散仔協會林大總統揚出來的遮羞布怎樣也掩蓋不住當前香港警隊那些劣跡醜聞。筆者以為,與其嚴詞厲聲的斥罵那些「害群之馬」,倒不如認認真真考慮廣大香港市民的強烈訴求:「解散警隊,刻不容緩」!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