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家黃萬事興,人藍半世殘」!

2020/1/20 — 13:1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新歲俟至,今年的揮春流行書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願榮光歸香港」和「手足平安」之類與抗爭運動相關的字句,其中「家黃萬事興」一條頗受歡迎。 筆者續貂戲謔補上一句,湊成破格變調的一對春聯:「家黃萬事興,人藍半世殘」!  有謂「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意指政見不同是由於立場和觀點各異,「屬黃」或者「偏藍」可說是認識上的差別和政治理念上的取捨,大可斟酌甚至爭議 ; 可是「黑白是非」的區分涉及基本人性和良心的判斷,以及人生價值觀的重要原則,並無曖昧取巧可言。

據調查資料顯示,一般「藍色族群」大多年紀較長、知識水平低和收入微薄的所謂「低端人士」。 可是,筆者社交群組中的淺藍以至深藍中人,卻是「藍色族群」的另一階層,相對於貪圖「蛇齋餅粽」微恩小惠的「屋村藍」,卻是自視為有學識和家財豐厚的「富貴藍」。筆者所認識的「富貴藍」,特別是教會中的牧師、資深教友和退休校長等,也可稱之為「自然藍」,主要是因為他們從政經地位而言屬中產階級,過去一直在職場打拼和沿社會階梯攀爬,積財聚富至今得以安享閒暇生活,因此在思維和心態上「自自然然」養成傾向於維持現狀的保守態度,慣於接受現實,怯於面對改變,只務求保持所謂「安定繁榮」,馴服於當權者的管治權威,甚至逆來順受,對於任何衝突的處理往往傾向於所謂「以和為貴」的吞聲忍讓……。

相對於年輕一代,筆者稱之為「天然黃」,以顯示其與生俱來的本性和特質,基本上嚮往自由奔放和追求自我實現,認同當前普世價值,往往不滿現況的限制,甚或不惜為理想而敢於改變現實,把命運和前途掌握在自己手中。 「天然黃」也可說是「理想黃」,為追慕理想而生存,與那些囿於生活局限的「現實藍」不可同日而語。 「自然藍」與「天然黃」本質上是對立的,嚴格說來兩者生活在不同層次的空間和時間,分別其實顯而易見,日常相處縱然有嫌隙也可互相包容,可是,在大是大非問題上便並絕無妥協餘地,這便是當前「世代之間的鴻溝 (generation gap)」了。 事實上,過去這七個月以來的「抗暴逆權運動」,「天然黃」年輕人是進步力量的中堅分子,從掀起抗爭至持續運動的過程中,一直扮演主導角色,因而付出沉重代價。   

廣告

在同一屋簷下,如果老老嫩嫩一家人都是「黃色一族」,可喜可賀,堪稱「家黃萬事興」! 可是,就筆者所認識的親戚朋友,因「黃藍政見」差別而割席的大有人在,如今由於黃藍對決而導致撕裂關係已是常態,難以修補復和,實屬不幸。早前顏純鉤便撰文與《亞洲週刊》的邱立本和江迅公開「絕交」,可是,如果是在同一家庭內的鬨鬥,更為可悲! 筆者一位淺藍朋友因為深藍老妻與一雙深黃年輕子女水火不容,反《逃犯修訂條例》運動以來,家中無寧日,爭吵鬧無休不止,甚至鄰居投訴而大廈管理處介入……淺藍朋友成為老妻和子女之間的磨心,求息事寧人未果,苦不堪言。 

筆者的下聯「人藍半世殘」正是要奉勸那些為數不少的「富貴藍」,苟活的餘生如果只是衣食人生享樂的延續,無疑是「半世殘」,真正的生命意義到底何在?!。 有謂「人藍腦殘」,就是指他們做人處世根本受到泛紅政治訊息的洗腦,失去自主的思考、邏輯分析和辨別判斷能力,毫不自覺循照「政治正確」的宣傳指示作出反應和行事。 更有甚者,因「腦殘」而變得「心硬」和「眼盲」,「心硬」指他們對於任何殘暴不仁的事一概硬起心腸來,無知不覺似的無動於衷,置身事外的漠不關心 ;「眼盲」就是指他們對於有關「警暴」的直播報道完全「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對於抗爭者被虐打的的浴血場景有如眼瞎耳聾,或者可能是詐作眼矇耳背,存心自欺欺人。  總的來說,那些「心硬、眼盲」的「腦殘自然藍」,無論或深或淺,在這場「抗暴逆權運動」中都是脫離當前政治生態,以及對未來發展沒有任何願景的落伍者,只是耽迷於目前生活的現實主義者。

廣告

「家和萬事興」意謂家庭眾人和睦相處而諸事興旺,筆者祝願所有「黃」家弟兄姊妹平安、遂意!  俗語的下一句是「家衰口不停」,祝願「藍色族群」一族有所省悟,回頭是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