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20/10/26 — 12:12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李子賢與媽媽​

「他小時候會跟我親嘴⋯⋯到他二十多歲時,有一次問我。」​

我說「你還未親我喔 就走了?」​

廣告

他說「要親到幾時啊?」好像很不耐煩​。

我說 「你想不親嗎?待我死了就不用親喔。」​

廣告

「他便親我。自此就沒有再提,一直都有跟我親吻。」​

黃偉然與媽媽​

(在收押所出來之後,他跟你們的相處有沒有什麼不同?)​

「其實他頭一兩天還可以的,但不知為什麼第三四天開始,他開始疏遠我們。他疏遠他的妻子,還有我⋯⋯然後把自己困在書房大約十日,就已經不想同吃,就是同住但不同吃。」​

「就算他回家,家裏開飯時也好,他手上也是抽着一袋外賣飯盒,但外賣他也不會在客廳吃,會拿上書房吃。」​

「他很內疚,因為他一月被警察拘捕。他連累了家人⋯⋯我知道他很內疚,所以我覺得他故意疏遠就是不想再連累我們。」​

鄧棨然與弟弟​

(據你理解,為什麼他會對香港的事這麼投入?)​

「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是當然你要很鍾意這個地方,才會願意去關心或為這個地方做不同的事。」​

「第二件事見到這個社會或世界上有很多不公不義事情發生,當你看見這個政府對這些事不發聲,甚至作出這些不公義、沒有良知的事,那種不滿就是令到他會參與的原因之一。」​

希望大家知道,這不只是十二個家庭的事。​

*還沒有看集會直播的朋友,請花兩個小時到網上重溫,再次了解十二港人的事件。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