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容納異見 — 從一件小事說起…

2019/11/23 — 16:10

資料圖片,來源:freestocks.org

資料圖片,來源:freestocks.org

最近因政見不同而被人「問候」母親(記憶中第一次),雖然是一件小事,可是我也想順應機會說說道理。(太「左膠」嗎?其實不難理解對過於理想而脫離現實的批評,但不願講道理肯定是遠離文明而接近野蠻的表現。)

事源是我最近的兩篇文章(〈評「前線 V 小隊」的激進主張〉〈兩難困境 — 與暴政鬥爭時,應否自我設限?〉;其實後者也不太算,只是有點相關)批評了激進勇武派的一些主張,而有一位反對者在某個媒介給了數個字的回應,當中包括問候我母親。當然我知道在現今戾氣瀰漫的香港這些只是十分平常的事而已,但不代表我們不可以從中學習;畢竟,「修心」不在日常生活在哪裡呢?

我沒有回罵他(雖然並不是全無氣),而大致上是以體諒的心情去講道理、給建議。對我而言,大概只有兩種情況別人的說話會影響到我(尤其是並非面對面,可能由於面對面有其他的影響情緒因素):一、說話有道理;二、說話者與我有感情關係;否則,就算問候母親我也大約不覺得有什麼需要動氣的 — 不是嗎?如既非實際行動,亦無道理,那麼動氣豈不是過份地看重一些無聊的說話?!(然而人的心理機制很多時是不由自主的,正因此亦可見修心的重要性。)

廣告

我覺得我的回應主要是建基於「容得下他」的心態上(不是要褒自己,而只是嘗試客觀描述情況,故此,以上我亦小心地用上「大致上」「大概」「大約」此等用語,表示並非絕無生氣)。世界上實在有太多不幸的人(當然某程度包括自己),希望自己能夠幫助舒緩一點點這些不幸。所以,我懷疑我的並非兇惡地回罵而是平和地講道理的回應方式,給了他一種與平常不一樣的無處着力感 — 可算是以柔制剛吧 — 因為我估計平常別人多是回罵的,而這,正好給予他添火加力的燃料呢!數輪來回之後(當中他亦語帶譏諷,並不友善),他就停止回應了,反而是我(及另一位參與者)有興趣繼續聊,冀了解他(激進勇武派?)的想法多一點。

固然,若由他去描述此事,可能與我的版本有所出入,沒問題,我相信「真理愈辯愈明」。我們能否容得下異見(尤其是一些良好地講道理的異見)?排斥(甚至消滅)異己不正正就是暴政霸權所為嗎?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