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紀念於義賣,規避險阻走出陰霾

作者提供

「覺唔覺得本青志條直幡好似本民前?」
羅子維:「係呀我都覺呀!」
* * *
新成立的「本土青年意志」在大南街藝廊舉辦義賣,最為人熟知的代表就是「朔夜」前外務副會長羅子維

中大學生幹事會「朔夜」當選不久旋即辭任,輿情兩極,不無怨懟。回顧「朔夜」眾代表參選時鬥志激昂,遽然落幕不免令人錯愕,遭到質疑是否陳義過高卻無以為繼。

羅子維說「對唔住」,「辭職時我好愧疚。」他冀望稍贖前愆再啟山林,「本土青年意志」由是而生。

他解釋辭職不免辜負承諾,但背後面對校方「直接威脅」。*「佢地直接講如果我地唔退選,唔單止會搞中大幹事會,仲會搞埋代表會同成個學生會架構。」若干莊員亦擔心自身安危,為免整個學生會皆隨「朔夜」陪葬,掙扎過後終究離任,「要好羞愧咁低頭。」

(註:中大校方否認曾威脅學生:cutt.ly/gnAhQ2bcutt.ly/jnAhmiy。儘管校方聲明屢屢指責朔夜的言論「可能違法」、「涉嫌違法」,但從未交代究竟是什麼言論。)

羅一直思考當下還可以做什麼,「唔甘心就咁完。」於是他聯繫學界俱受打壓的志同道合,包括理大現莊的張心怡、前賢學思政的朱慧盈等,合力創立「本土青年意志」。
他說學生會的優勢其實也是制肘,一旦失去校方善意就寸步難行。自立組織可以有更大自由度,「如果由朔夜舉辦依次義賣,籌備期間已經俾人搞。」

作者提供

筆者問到「本青志」(臨時想出的簡稱)的直幡難免令人想起「本民前」,羅甚有同感,「係呀我都覺呀!」他強調並非故意,「冇專登抄考,做咗出嚟先覺得好似本民前,算喇我覺得 OK。」在他眼中藍色不屬於建制,早已因為「本民前」而代表本土。

訪問當日羅已料定義賣活動很快會「被人踢館」,果不其然翌日食環署上門,甚至組織也會重蹈本民前的路。政權的打壓在國安法下隨心所欲,怎樣在刀鋒上走仍能存活?羅同意是如履如臨,「喺後國安法時代下做組織做政治,點都要適應國安法已經訂立咗新規則。」

他說會「小心翼翼咁走位,唔會提出啲好勇武嘅行動,以相對安全嘅活動為主軸。」他承認是自我審查,「好坦白講,係。每個留喺香港嘅人都必然要經歷依個階段,係好屈辱,係好羞恥。」但惟其如此才能繼續做事,「依個時勢係最需要深耕細作嘅時候。」

為了義賣他們籌備數月,端賴各方同道在幕後支持,「大家千呼百應咁幫手,好感恩。」裡頭出售的照片都會全數撥歸攝影師,畫作的收益則會捐給 612 基金。至於每塊展布都定價二百萬零一元,他請求大家心照不宣,「我都好唔鍾意咁講,希望大家明白。」

活動首要在於傳承歷史,其次在於慰藉創傷,最後就是找到彼此。活動容讓參與者寫下感想,留下物品交換,尤數輯錄的聲音選段最令人動容。「要喺公共空現身,俾大家見到彼此,發現自己唔係孤獨,先能夠戰勝恐懼。」

訪問時筆者發現羅子維手臂多了一個紋身,他解釋是法文,乃是本尼迪・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寄語學生吳叡人的說話:De courage, mon vieux, et encore de courage(要勇敢,兄弟,而且要更勇敢)。

作者提供

* * *
反送中兩周年紀念活動:「走•過」
日期:06.09 - 06.21
時間:2 pm - 8 pm(一至五);11 am - 8 pm (假日)
地點:深水埗大南街 202 號 Parallel Space(一拳書館斜對面)
活動屬私人性質,入場需預約登記

作者 Facebook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