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寧可徒勞無功,絕不無動於衷

2020/9/24 — 20:4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寧可徒勞無功,絕不無動於衷」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以社會關注來聲援 12 位手足及其家屬,直至平安歸來。

香港人面對中共秘密關押 12 手足超過一個月,截至今天(24/9)已經第三十三日。這三十三日,他們與外界完全隔絕,生死未卜、音訊全無之際,縱然我們一切的行動,如網上聯署、請願、寄心意卡等等,都看似充滿無力感的時候,但是我們亦都深信「寧可徒勞無功,絕不無動於衷」。

對於仍然有自由身的香港人,我們必須在社會上持續引起不同的關注及向港府施加壓力。即使我們無法知道此時此刻,他們到底正在面對甚麼的處境,完全不敢想像,更加不能遺忘。

廣告

我還記得被捕手足的家屬,勇敢的面對大眾及傳媒鏡頭,承受著無比的壓力,在記者會上聲淚俱下的哭訴,只想確認被捕的家人是否仍然生存?人身安全有否得到合理對待?並提出四個很基本和卑微的訴求:

  1. 拒絕「官派律師」,並促請當局立即讓家屬委託的律師面見被拘留者。
  2. 要求中國當局提供合適藥物予有需要的被拘留者。
  3. 要求中國當局准許被拘留者致電家屬。
  4. 要求香港政府確保港人權利得到保障,並立即將12港人由中國大陸接回香港。

家屬續說:「即使唔可以見面,都希望收到佢哋一封信、一幅相或者一個電話,至少可以知道他們仍然安好。」家屬的一個卑微嘅願望,卻換來政權冷酷無情的對待。我還是衷心懇請港人關注到底,直至 12 人平安歸來。因為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以社會關注來聲援 12 位手足及其家屬。

廣告

這 12 位手足是大家每天都必須關注的事,他們所面對的政治黑獄是我們的縮影,亦是香港人的宿命,當香港人被中共拘留,司法權利被剝奪,一直被秘密監禁,日後必然會出現「船上第 13 人」的情況,如他們的人生被中共強搶了,未來就讓我們勇敢承擔。

縱然一切看似無力,我們仍然勇敢面對,以持續的社會關注,期望換取他們的人身安全。或者,12 位手足未必能夠短期內送回香港,可能是一個月、三個月、半年,更甚的是一年、二年、三年的時間,但我們「寧可徒勞無功,絕不無動於衷」。

環觀中國過去一些被政治打壓的維權或異見人士,他們及家屬均認同引發社會關注,是對被羈押的人是十分重要,甚至能確保他們的人身安全,至少不被人間蒸發。讓我引用三位被中共政治打壓的維權或異見人士,包括是維權律師王全墇、維權人士胡佳及異見人士陳堃的說話。

(一)709 大抓捕事件被捕者、中國政治黑獄受害人、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

「讓輿論不停地關注,對被羈押的人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因為我了解到在我被關押將近五年期間內,有一些人在看守所就死掉了,但是因為我們這些人被關注,看守所的所長就曾經跟我說過這樣一句話,他說『我們的任務就是保證你的安全,你是我們這裡面的大熊貓。』他對我的身體健康狀況和生活的關注是比較特殊的。」

(二)中國社會活動家、記者無國界中國獎(2007 年)、歐洲議會薩哈羅夫人權獎(2008 年)、長期遭中共官方重點監視的北京知名維權人士胡佳:

「家屬持續發聲才有生機,並認為12名港人的家屬,要與律師、傳媒和人權組織保持溝通,令案件公開、透明,爭取國際關注。不要聽信內地警察「不要鬧」的警告,強調被捕者家人如果沉默,他們被懲罰的機率、承受的代價會更大。」

(三)「端點星」案的被捕人 — 陳玫的哥哥、曾於 2014 年在中國聲援香港佔中而被中共拘留的內地 NGO 組織者陳堃:

「跟中共打交道十幾年,被抓過、監視居住過,看過太多政治迫害案,沒有哪一個案子被抓了,家人沉默配合,最終是換來好結果的,一個都沒有。一定要去反抗要去爭取。」

(「端點星」案:在 2018 年陳玫(陳堃的弟弟)與好友創辦「端點星」網站,將被微信、微博等平台刪除的文章備份保留,被控尋釁滋事罪,現在仍被囚禁。)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