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區選前】一名勇武派對泛民的肺腑之言:不要過河拆橋

2019/11/22 — 19:1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一名勇武派】

先小人後君子。

包括我在內,我所認識的勇武派均對是次區議會選舉毫無興趣。一來本土派候選人早已被選舉制度拒之門外,我們陣營的參選權被剝奪,其中一位後來更鋃鐺入獄;二來在非建制派過去立法會選舉中縱然獲勝,但面對功能組別、及後來褫奪議員資格等事件,都讓立法會的監察功能蕩然無存 — 更不提廢除市政局後的區議會了,簡直毫無功用。所謂的選舉委員會選委,只能夠營造一個「行政長官低認受性」的效果,連左右特首選情的能耐都沒有。

廣告

不過,一些勇武派在街頭抗爭之餘,還是會為一些區選參選人擺街站,因為我們明白,寸土必爭才是致勝之道。贏了一個議席,就是贏了一批資源,薪津、職位、媒體發言權等可用作支援抗爭的資本。非建制派的資源是有限的,不像中共一樣坐擁整個黨國機器作後盾;抗爭者比任何人都需要資源、需要錢。

所以要勇武派都在區選中合作,絕非不可能。但要明白在勇武派眼裡,區選以至往後選舉的價值,就是額外的抗爭資源供應鏈。除此以外,沒有任何用途 — 贏了固然很好,但輸了也沒差。所以希望勇武派在區選中投票予泛民主派,只要泛民主派承諾在當選後,會負擔起支援抗爭者的重任就可以了。

廣告

我知道有參選人已經在網上承諾,當選後會將至少三分之一的議員薪津,用作直接支援抗爭學生 — 這對勇武派而言是好消息,亦是為何在不信任中共的選舉制度下,我們仍要繼續投票的原因。其他還沒有表態的泛民參選人,我暫且信任你們,希望日後前線抗爭者向你們求助時,你們不要過河拆橋 — 畢竟在社運低潮間,泛民主派實在背棄我們太多次了。

好些政工作者,提早放話把區選說成是對抗爭的全民公投 — 那麼是否泛民主派議席不過半,你們會呼籲前線抗爭者鳴金收兵?類似這種荒謬的言論,不但讓勇武派不願為泛民主派抬轎,更萌生破壞區選運作的念頭。勇武派就是放棄了制度,才冒險與軍警對峙的;泛民主派越為選舉制度背書,越讓勇武派反感。勇武派在選舉中是關鍵少數,而我們想知道的,是你們將資源拿到手後,如何做到「不割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