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國安法前夕 — 我們終究只是得一個香港

2020/6/30 — 13:50

港版國安法,將會在不到十二小時內降臨到這個城市的頭上。

一條大概會改變整個香港的所謂「律法」。

在國安法面前,人人自危,這是正常不已的事。去年曾並肩同行的二百萬人,在這個七一,抑或明年今日會剩下多少人呢?

廣告

或許移民、或許流亡、或許被消失、或許被送中,沒有人能預計。

這段時間裡,我和很多朋友一樣,都是在恐懼中有掙扎過,究竟是去,或是留?

廣告

在這個晚上,我想說的是,沒有人民,這個城市甚麼都不是。

又或是說,沒有了根的人民,同樣或許會變得甚麼都不是。

過去一年,香港創造了很多「好好看」的畫面,而同時我們損失了很多手足、很多人命,很多人加起上來很多很多年的自由。

不論是犧牲、流過的血、不能磨滅的創傷,又或是「好好看」的畫面,其實創造了相當巨大的力量。

巨大得足以讓香港這個一向「與錢掛帥」的城市成為了世界性民主運動、對抗極權的中心焦點;

巨大得足以撼動中國在西方的印象和地位;

巨大得足以有份創造出新冷戰的局面。

巨大得令香港人有「贏」的期盼:這是一個香港人,在北方強權下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想像。

為何會出現這個事情,完全是因為對土地、這城市、對我們的根的愛。我深信,我們的根才是我們力量的根源。

很多人都說,國安法來臨,在香港本土,已是甚麼事都做不到的了,唯有國際線才能「拯救」我們。

很抱歉,我不同意。

國際戰線是能夠改變戰局的戰線,無人能夠否認。但是,我們同樣不可能否定本地戰線從來都是國際戰線的根源,最為重要的根源,沒有之一。

國際戰線,無庸置疑是十分重要的,但我們千萬不要忘記:在過去一年中,是本地戰線發揮了力量,是香港人在香港的力量和意志,強大得足以被世界看見,國際戰線才能隨之乘風而起。

全因為一個城市的意志和力量,讓我們能夠被看見、被重視、甚至在國際政治舞台上被利用。

我們常說香港人很善忘,國際政治的舞台其實如是:我們不可能奢望世界因為香港在一年內發生的事情,就給予香港無條件的支援。尤其是,大家不要忘記,我們的對手是會變陣、是擁有極大資源、是會在未來日子用盡其手上資源去改變現狀的。他們,會用盡全力去消滅香港這個標誌性的地方。

老實說,現階段的我,是完全不相信甚麼在外地建立「香港村」等等的事情,一旦改變了地理位置、脫離這個城市,一旦我們脫離了我們的根,我們極大機會變得甚麼都不是(期待五年、十年內我會被打面)。

因此留下來的香港人, 其實沒有本錢食「老本」。

不論是流亡的手足,或是全程投入國際線的手足,他們若是要在未來日子發揮作用,本地戰線是必不可缺。

香港在國安法面前,能否保持強頑的姿態,能否繼續站在全球對抗中共暴政的最前線,將會是未來戰局的關鍵所在。

同樣老實說,在國安法面前,本地戰線是否還會存在,我是心存問號的。現在全城期盼的,不是等待 BNO 等的國際救援,就是在期盼國際線。而這些,都不是能夠直接「打救」我們的。

在國際線前,我們每個人都處於被動,而留在這裡的我們,能打好的,就是本地戰線,去讓國際戰線能發揮最大的作用。

要讓國際戰線能夠發揮作用,本土戰線一定、一定、一定不能夠被消滅。

要讓流亡的手足不致失去他們的根、不致失去香港這個城市,本地戰線同樣不能夠被消滅。

香港只有一個香港,我們沒可能在其他地方重新建立香港,即使建立起來,也不會是同一回事。

選擇留下來的人、不得不留下來的人,我希望大家在未來的日子,能夠繼續保持不投降的意志。

繼續挺直腰背,面對極權的進逼。我深信我們不會一直輸下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