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國安法落實前夕

2020/6/30 — 16:29

資料圖片,來源:Joost M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oost M @ Unsplash

若說 1997 年 7 月 1 日是香港首次回歸,2020 年 7 月 1 日便是香港的「二次回歸」;但回歸的只有制度,落實「一國一制」全面實施,人心卻從來沒有走得那麽遠。

人人都說,中國很強大,立足世界,歐美等國亦不可等閒視之。坐擁黨國資源,世界第一大人口紅利,掌雄兵百萬,手握一切權力,無論立法、司法、釋法、檢控、生殺、資訊、貨幣、網絡、制度都牢牢掌於手中,本來對「一小撮」亂港分子,理應如獅子搏兔。但事實上,面對著這「一小撮」人卻不如表面上的強弱懸殊,一直添一件又一件工具、一件又一件武器,架床疊屋,嚴陣以待。

「公安條例」不足恃,便想著立「逃犯條例」圖令中港接軌;引來牽然大波後便想到「禁蒙面法」飲鴆止渴;趁著武漢肺炎肆虐,便有了「限聚令」這天才主意;發現不是長治久安之計,便祭出「國安法」這終極武器。彷彿立了法便成為了真理,心安了,煩惱也解決了,「依法」是這個龐大政體的最終歸宿。這是霸主的表現?還是虛怯的表徵?問題來了,「厲害了,我的國」,還會怯於什麼?

廣告

如何運用權力,如何解釋法律,如何消除異己,是他們的課題;但如何生活,如何消費,如何傳承意志,是每個人的課題。人家的課題我們管不了,但活出自己便是人在世的最低要求。

恐懼是暴政操弄人民的最大武器,自我閹割便是最低成本的管治方法。

廣告

過繼續要過的生活,說一直在說的話,唱感動我們的歌,一切如常,蔑視便是生活下去的最佳態度。

留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便有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