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20/6/20 - 9:14

寫於蘋果 25 周年

筆者按:1995 年 6 月 20 日,《蘋果日報》創刊,今天剛好走過 25 個年頭,卻來到如此時局。報慶前夕,《蘋果》上下趕製了 25 周年特刊《不是最終章》,昨天推出,讀者反應熱烈。此篇為特刊序言。

此刻,很多人問,你們怕嗎?

這問題,25 年前《蘋果日報》回答過一次。當還有兩年主權就要移交中共、外媒以「香港之死」預言我城未來,《蘋果》誕生了,第一篇社論開宗明義:「我們要辦的是一份香港人的報紙。」「在這個時候辦報,不怕九七後情況有變嗎?我們怕。但我們不願意被恐懼所威嚇。」

廣告

然後,10 周年,20 周年。見證過反 23 條 50 萬人上街的公民啟蒙,直擊過爭民主雨傘運動的公民抗命,再到與香港人一同經歷過去十二個月震撼世界的抗爭運動。一路走來,縱面對政治打壓封殺、黑客瘋狂襲擊、社團圍堵報館、員工遭起底騷擾,《蘋果》都從來沒有退縮過。

10 周年和 20 周年時,我們先後出版《回望香港十年》和《忘不了 · 20 年》,20 周年特刊的序言是這樣寫的:「10 年後,還會有 30 周年特刊嗎?風起了,惟有努力試着活下去。」

今天,來到 25 周年,國安法已兵臨城下。我們決定,本來要多等5年的特刊,趕在亂世推出。各組同事總動員,參與編採、製作的,都抱着不一樣的心情。

商量書名,同事 C 建議:「《蘋果的終章》吧。」同事 K 說,這次採訪,是懷着最後一次的心情去做。88 歲超級忠實讀者陳日君在訪問中獻計:「如果聽日《蘋果日報》冇咗點呀,點過日子?可能要地下《蘋果日報》,我哋自己印囉,自己去踩單車派。」黑色幽默,笑中有淚。

讀開荒牛憶創報史,再次提醒我們,從一開始,《蘋果》就是異類奇葩,與眾不同。堅哥那個「我哋喺香港連共產黨都唔驚,會驚滾石唱片?」的故事,不少蘋果中人都聽過,但今天再次聽他娓娓道來,別有一番感受。

這會是最後一本《蘋果》報慶特刊嗎?沒有人知道。但像《論暴政》作者在書中的譬喻:你最後一次做愛的時候,永遠不會知道那是你最後一次做愛。既然不知道,更要捉緊每寸自由,堅守我們的崗位,盡情寫應寫的,痛快說該說的。

25 周年特刊最後決定取名《不是最終章》,因為重溯創刊初衷,我們相信,只要香港人堅持下去,《蘋果日報》就沒有棄甲曳兵的理由。

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