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給全港年輕一代教師的一封公開信…

2020/5/23 — 18:15

楊潤雄

楊潤雄

各位年輕教師,考評局在教育局政治壓力下「跪低」是筆者意料之內,說到底,取消歷史科試卷這麼一回事,在當前槍林彈雨中的香港,只不過是其中一個埋在灣仔軒尼詩道修頓中心 12 樓(編按:考評局灣仔辦事處)的地雷,被觸發引爆後雖然硝煙刺鼻,敗瓦遍地,但是筆者以為這一切都是中央和特區當局所預計的,早已看扁了那些彎歪了脊樑的學者、教授、專家和老師,而香港教育界的所謂「專業力量」實在微薄而不堪一擊。可是,相對來說,從北京人民大會堂遙控發出的一枚巨型重磅《國安法》導彈,飛越二千公里直擊南方邊陲的香港特區,其覆蓋面和毀滅性更為深遠,當然不可同日而語。

各位年輕教師,一個藏於地底的小小地雷造成教育界的傷害固然不幸,但是一枚從天而降的導彈卻足以夷平整個香港社會的人心,陷香港於萬劫不復的火海深淵之中!1941 年日本帝國第 23 軍司令官酒井隆領軍攻佔香港,從此香港人在鐵蹄下渡過暗黑的三年零八個月;誰料逾八十年後,中共紅朝習大帝一紙令下,空投的《國安法》炸毀了香港「一國兩制」的基石,轟掉了「高度自治」的架構,破壞了「五十年不變」的道路,2020 年的香港再次淪陷,被「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宗主國以殖民看待。筆者以為,香港人將要在法治蕩然的廢墟中,面對頭頂懸擺著的一把「以言入罪」鋼刀,戰戰兢兢,被逼接受「順民」的黯淡生活。

各位年輕教師,筆者老矣,過去多年來寫過的和做過的早已「立此存照」,實在無悔無憾,如果中央和特區當局借《國安法》要抓那個像維吾爾族姑娘頭上的辮子可真不少,也便不足憂心顧慮,覺得往後還是在可以的情況下適當的寫和適當的做,畢竟可數算的日子無多。不過,對於年輕一代來說,特別是仍然在教育職場上的年輕教師,你們日後還有好一段時間,正是來日方長,從長遠計必須堅守崗位,維繫信心和熱誠,善用教學工作的特點,繼續在職分表現上做到心無愧怍。為此,筆者感到難以放心釋懷,必須寫下這封公開信,說上幾句話,分享一些意見,希望你們認真考慮。

廣告

各位年輕教師,筆者一直認為教育是一個重要的領域,無論你們視為文化傳承和發揚的園地、專注專業和學科知識培育的場所,甚或作為個人成長發展的自留區,都不能免於受到社會的影響,以及政治的感染。不必諱言,在香港的特殊政經環境中,這些年來校園一直被當權者「虎視眈眈」,以至不同程度的介入干擾,早已成為政治上並不寧靜的角力戰場。筆者相信,只要你們不是佯作不聞不問,在職場工作中必然有所見、有所聞而有所感,問題只是在於如何考量、應對和自處。你們既然選擇了投身教育,儘管時局艱難,還是應該有所承擔,繼續勇敢和有智慧的撐著上路! 為此,年輕教師的你們在心態上、認知上和理念上必須有充分的裝備,才能在安穩中走得更遠!

各位年輕教師,面對龐大黨國機器的監控和壓力,被檢舉被懲治的危機可謂「無處不在」,實在不宜硬碰亂撞,只能以柔制剛的軟著陸,在安全自保的情況下默默地做,深耕細作地做。就算從消極角度看,你們必須好好的佔著教席,不要給人任何口實而借故以「愛國人士」被代取,可以為所欲為的貽害學生。這是「寸土必守」的策略,沉著迎戰,因此你們緊握著的一柄鎗切勿落在敵人手裡。筆者深信,只要勿忘初衷本意,不必逞一時之快的舉臂振呼,你們甚至看似屈辱一點的暫且鑽進土裡稍為迴避風芒,伺機才冒出來而有所作為,因為這畢竟是不爭朝夕的一場持久戰。

廣告

各位年輕教師,須知出頭鳥容易被鎗打擊殺,風高浪急的惡劣氛圍中,保持冷靜沉著也並非表示麻木淡漠,卻是謹言慎行,戒急戒躁,在合乎法理程序時便本著專業原則,適時表態發聲。《國安法》第五條說及「……開展國家安全推廣教育……」,所謂「愛國主義教育」的課程必然引進課堂的教學和活動去。因此,筆者希望你們能夠以專業態度處理,透過身教和言教,同時彰顯出「人文主義教育」的特性和優越性,就算在單向灌輸的主旋律鼓動中,也要把握機會鼓勵邏輯思維和理性討論。簡明而言,你們必須以不卑不亢、光明磊落和守法克己的態度,堅持著教育專業的工作原則,為守護學生的福祉而努力。

各位年輕教師,路不容易走,但是別無選擇,我們還是要走下去的。願靈巧和智慧臨到你們身上,共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