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人間不是匪幫》的許章潤教授已落在匪幫手裡!

2020/7/8 — 13:17

許章潤(網絡圖片)

許章潤(網絡圖片)

《人間不是匪幫》一書是內地法學家、清華大學許章潤教授的一本雜文結集,去年由牛津大學出版社印行,上星期筆者才在樓上書局購得,未及認真讀完便得悉可怕消息:許章潤教授涉嫌在四川成都「嫖娼」,在北京家中「被拘捕」。(註)  筆者深感驚詫、悲痛而憤慨,匆匆寫下此文,並非是一則書評,卻是強烈控訴!

許教授在該書的[序]中概述世道人間端賴人們表現的常態所維繫,可是人心不古、人性險詐,「注定了人間永遠不會是天堂」,不過,世人總應該在反覆循環中緊守住「文明」這一條「底線」。 他頗有遠見的慨歎:「可惜,往昔歲月早已表明,一再表明,一不小心,文明即刻崩解,一夜復歸叢林。 而且,此不惟屢見於既往,亦頻頻上演於當下,且必將再現於未來。」  筆者以為,難道真的是「一語成讖」,原來如今繁華錦簇的人間正是刀光劍影的匪幫,在一片荒山野林中許教授還是被草莽惡賊劫走,擺在刀案上任由魚肉?!

早前筆者曾拜讀過許章潤教授所寫的〈我們當下的恐懼和期待〉和〈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兩篇鴻文,筆觸辛辣、直率敢言,是為民請命的凜凜檄文,盡顯一士諤諤的風骨。 許教授敢於逆鱗犯上,無懼脅迫威嚇,一直撰文針對執政施暴的共產黨,更劍指獨攬大權的黨魁習一尊,必然成為專制政權的眼中釘,除之而後快。 如今竟然被羅織「嫖娼」罪名,動用逾二十名公安人員跨省執法,於凌晨時分進入住宅拉走一名大學學者,如此粗暴的手段凸顯掌權者野蠻凶惡的面貌,反映出文明正道的淪亡墮落。

廣告

共產黨的政治打壓手段從來絕不手軟,「莫須有」的罪名層出不窮,目的在於掩飾其所謂「繩之於法」的「以法治國」謊言,務求把異見人士趕盡殺絕。 坊間有「順我者昌,逆我者嫖娼」的反諷語句,直指內地當權者砌詞拘押異見人士的卑鄙政治慣技,對付作家劉水如是、逼迫其他異見者姚振祥、韓立法和蔡桂華等人亦如是。 事實上,一個擁有九千萬黨員的執政黨,掌握著軍政法大權,控制著資訊網絡,營運著全國經濟資源,在國際上掩映著泱泱風光,竟然表現得如此虛怯膽寒,完全沒有管治信心,只能以強悍鎮壓手段對付手無寸鐵的一介學院書生,實屬可悲可笑可恨!

許教授早已於年前被清華大學暫停教學職務和研究工作,經濟拮据,春節返回北京後因防疫被隔離,卻一直遭到不明身份人士在住所外終日看守,形同軟禁,甚至網絡線路亦被切斷,與外界失去正常聯繫。 可是,許教授仍然無懼當局打壓,以至誣陷降罪的危機,豁了出去繼續發聲,不愧是一位心繫家國,「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的知識分子。 據悉許教授的新著《戊戌六章》6月底已在美國出版,書中有:「戊戌修憲,開啟邪惡之門,集權登頂之際,恰恰是情勢反轉之時。 自此一路狂奔倒退,終至敗象連連。」之句,預示或者期許內地政治大局的漸衰趨敗變化,無疑觸動了共產黨的敏感神經,甚或觸怒了心胸狹隘和多疑的掌權者! 

廣告

許章潤教授表示:「說到底,人間不是匪幫,蔚為底線。守住這底線,就叫文明,而天行有常,而功德圓滿。」 筆者深有同感,文明是人類進步和存亡的希望,野蠻是人類衰落和淪喪的絕路。 如今許教授不幸落在匪幫手中,筆者為此提出嚴正抗議和控訴:停止構陷知識分子,立即釋放許章潤教授!

註:詳見《立場新聞》(2020/07/06) 報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