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殺教協】教師求助幾近無門 體制內失抗衡聲音 被投訴老師恐更易釘牌

擁有近 9.5 萬會員的教協,是單一行業的最大工會,亦一直是香港最有影響力的教師工會。有已離開教協的前職員指出,從日常實務層面而言,教育局的決定對全港教師最大影響,是當局不再處理教協轉介的個案。該職員解釋:「教協一直有跟進教師投訴同求助個案,包括去信教育局,或者陪同教師同局方會面,性質包括勞資糾紛同學校管治問題等等,早排鬧到好大的校長欺凌、濫權事件,就係經教協爆出來。」

該職員續指,如果教協無法處理教師求助,教師將難以找到求助渠道,「冇幾多人會去教聯會,工聯會都有一個教育工作人員總工會,但係會員人數超少」。

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恐再無抗衡聲音

教育局聲言會檢視轄下諮詢組織及教育團體,考慮終止以教協代表身分,出任這些組織成員的委員任期,甚至拒絕他們參與相關會議,或為此進入教育局大樓。根據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資料,現屆成員中,有一位教師團體代表,正是由教協提名進入議會。操守議會職權範圍包括向政府建議提高教育專業人員操守的意見,並就涉及教育工作者的糾紛,或指稱行為失當個案向教育局提供意見。

有教協前職員指出,自 2019 年反修例運動爆發以來,很多支持學生的教師被人向教育局投訴,教協介入了大量同類個案。雖然操守議會未必能左右教育局調查被投訴教師的結果,但「一日有教協嘅人喺入面,一日都仲可以保留一種抗衡聲音。」他擔心今後再有支持學生的教師被投訴,再沒有人可站在教師立場跟進,被投訴教師恐怕更易被釘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