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將《暴政》實踐於生活

2020/8/21 — 16:4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大福】

此時此刻看《暴政》很自虐。

畢竟2017年提摩希史奈德(Timothy Snyder)出版這本書的時候,是因為特朗普(Trump)上台,媲美二戰德國納粹的獨裁時代即將重臨,他想警惕美國人別要不自覺地被操控;但活在2020年的香港,卻深深感受到「暴政」已經來臨,因為書中20個提醒幾乎已經發生了。

廣告

既然如此絕望,為什麼還要看這本書呢?《暴政》全名為《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On Tyranny: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Twentieth Century)的,裡面提到歷史隨時可以開倒車,發生過的暴政可以再次發生,因為人們太過習慣民主生活,就開始卸下心房,重蹈上個世紀30年代的覆轍。

書中就如標題所示,有20堂課,每一個標題都是切身的觸目驚心:

廣告

1. 切莫盲從權威(Do not obey in advance)

2. 捍衛制度(Defend institutions)

3. 小心一黨專政(Beware the one-party state)

4. 為世界的面貌負責(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face of the world)

5. 勿忘專業倫理(Remember professional ethics)

6. 小心那些準軍事組織(Be wary of paramilitaries)

7. 若你是軍警人員,請時時反思(Be reflective if you must be armed)

8. 勇於挺身而出(Stand out)

9. 珍惜我們的語言(Be kind to our language)

10. 相信事實(Believe in truth)

11. 當個追求真相的調查者(Investigate)

12. 望進你我的眼,彼此閒話家常(Make eye contact and small talk)

13. 親身實踐政治(Practice corporeal politics)

14. 維護私人生活(Establish a private life)

15. 為好事盡一分力(Contribute to good causes)

16. 學取他國經驗(Learn from peers in other countries)

17. 注意危險的政治用語(Listen for dangerous words)

18. 在難以想像的事發生時保持冷靜(Be calm when the unthinkable arrives)

19. 當個愛國者(Be a patriot)

20. 盡你所能保持勇氣(Be as courageous as you can)

如果想看雞精式撮要,可以參考區家麟這篇〈極權臨近,再讀二十個歷史教訓〉,有他的個人理解,字眼亦稍為不同。不過這篇並不是為大家提供速讀筆記,而是對部份題目的一些省思。

學取他國經驗(Learn from peers in other countries)

這一年來我們很喜歡談「國際戰線」,無論是人在外地也好,留在香港靠鍵盤盡力輸出也好,相信加深了不少人對世界各地抗爭的認識,衍生了「國際思維」,只是大家對國際戰線的「禁忌」仍然懵懂,甚至不少觸碰到地雷而不自知。

例如當某些人興奮地使用Chinazi(赤納粹)作為文宣口號,認為這是更有效地向世界傳達正確的抗爭比喻,可以號召更多國際「同路人」的認同之時,就有海外港人提醒,因為法律上反卍字會觸犯德國條例,傳媒普遍避免使用之餘,德國人亦因為有「在傷口上灑鹽」,而抗拒這個字眼,就連近在韓國亦有人提醒不要隨便亂用。

雖然有人認為「互惠互利」「把同樣邪惡的放在一起更有宣傳效果」,無視其他國家的普通人未必有共鳴,當然後來有關爭論不了了之,可是不能否認,對向來只懂吃喝玩樂的香港人而言,「國際戰線」是一道博大精深的課題。

本身是個鍵盤哈日族,所以這一年主要混在日本戰線,相信喜歡日本文化的香港人都有類似的沮喪 — 無論怎樣解釋宣傳,對於擁有權威性人格的日本人來說,「總之『搞亂社會』是不對的!」;無論心底裡再抗拒中國,行為上很誠實地要賺錢而各種親近,因此政府官員的發言永遠不痛不癢,有時還會忍不住譏諷日本人只有「藍絲深藍深深藍」。

所以周庭被捕在日本網路引起的波瀾,的確是日本戰線的「突破口」。不少哈日族曾經「不屑」周庭 — 因為她的日文「不夠流利」;因為她在香港明明不是在前線抗爭(曾經在「雨傘革命」期間辭任「學民思潮」發言人一職而引起雨傘革命支持者不滿),卻莫名被日媒封為「民主女神」,一直賺取光環;因為她在日本受訪時跟敏感團體(如日本左翼、幸福科學黨)走得太近,有政治潔癖的抗爭人士不喜歡…

更可能是因為她在抗爭時期不忘追星、追動漫,在日媒面前毫不掩飾她喜歡偶像(嵐及二宮和也)、女團及動漫,經常談及自己的興趣,與一般認為抗爭必需要「苦行」的印象不同。

望進你我的眼,彼此閒話家常(Make eye contact and small talk)/維護私人生活(Establish a private life)

這一年的抗爭運動,掀起的族群撕裂是前所未有,其中對活躍於國際舞台的抗爭者的批評,就是指他們只是中產溫室小花,空有抗爭理論及口號,卻經不起考驗,說服不了反對抗爭、接受自己已經是「溫水煮蛙」的「藍絲」,亦說服不了堅持「吃苦才是抗爭」的「黃絲」。

事實上,就算經過大圍捕,不認同周庭、黃之鋒等「中產抗爭路線」的「黃絲」大有人在,早前因為黃之鋒就「百忙同亂世之中享受生活」當中,提到被捕的李宗澤平時「每個月都至少坐一次飛機」,就引來批評,指相對為生活捱苦的基層人士,這群抗爭者是另一種「離地」。

老實說,如果要抗爭者活得像苦行者,或者只會重蹈60年代日本的覆轍 — 有看過〈新左運動與公民社會〉的話,都知道日本社運抗爭長期不振,就是源於參與運動者和一般大眾之間的鴻溝,前者過度強調「自我反省」,忽視後者對娛樂與消費欲求,令到他們失去大眾支持。

所以近十幾年日本社運抗爭當中,比起運動本身的號召,更強調個人「日常」,參與運動者有著普通人的興趣,例如看動漫、吃甜點,有個人嗜好及追求的普通人,藉此希望大眾不再以「危險份子」的有色眼鏡看待運動者。

就算面對大圍捕,他們仍要過正常的私人生活,就像黃之鋒會自嘲因為「日本社會果然還是偏愛樣子可愛的女生」,所以經常被日本媒體無視,甚至被網民稱為「眼鏡男」或「芝士牛肉飯」,仍然不介意,拿這些梗開自己玩笑,就是過正常私人生活,與其他人繼續「閒話家常」的最佳例子。

民主從來不是天賜,多年來我們太過習慣民主生活,的確忽視原本享有的權利,正在一點一滴被蠶食。《暴政》的20堂課標題看似空泛,其實都是溫馨提示,面對暴政歷史可能會重來的時刻,我們能夠做的,應該是不要自以為是、固步自封,細心留意身邊的細節,培養獨立思考,盡力沉著應戰。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