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制國家的國家安全

2020/5/27 — 16:40

【文:王詩 Eustace Wong】

國家有必要維護國家安全,這一點我不反對,不過維護國家安全同時也要保障人權。人民在國家生活,將使用武力的自由交到政府手上,由政府組織軍隊。政府不僅要保護人身安全和財產,還要確保人民的自由和權利不受侵犯。所以維護國家安全是國家的責任,而獨立的司法制度是確保政府不倒過來侵犯人權的最後防線。

美國自 911 事件後,嚴厲打擊恐怖主義,推行的措施惹起很大爭議,包括無限期拘留疑犯,卻不作起訴。而且拘留他們的理由十分空泛,有些甚至因為不具名的指控。最後三宗上訴到最高法院的案件逼使聯邦政府改變其政策。三宗案件都確認拘留人士有被審判和申請保護令的權利,而且他們都受《日內瓦公約》保障。

廣告

支持訂立「港版國安法」的人模糊視線,說甚麼美國也有更嚴厲的國家安全法律,無視了人家有獨立健全的司法制度有效制衡行政機關。中國的司法制度無獨立可言,香港的司法獨立也在回歸以來不斷受侵蝕,叫我們怎樣支持聲稱保障市民基本權利和自由的國安法?

世界正義工程(World Justice Project)去年發表全球法治指數報告,中國在全球 126 個地區中位列第 82 位,香港排第 16 位。中國的法院永遠跟著黨走,不會挑戰政府或黨的決定。現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講過法院的任務是「建設一支忠於黨、忠於國家、忠於人民、忠於法律的高素質法院隊伍」,而且要「全面接受黨的領導」。在香港,即使終審權在本地法院,人大常委會可以根據基本法第 158 條釋法,要求法官根據釋法內容判案,等於將最後終審權交到人大常委會。如今其實毋需擔心本港法院有沒有權力審理國安法的案件,訂立的是人大常委,最後解釋的又是這群人,法院在這個制度無法彰顯公義。

廣告

再者,訂立「港版國安法」真的是維護國家安全嗎?每次問到親中派人士以後喊某官員下台、平反六四會否觸犯國安法,他們都支吾以對。今個星期二行政長官出席行政會議前見記者,就指仔細條文未訂立,不會評論。其實一眾官員和建制派人士在香港生活很多年,一直能接觸反對政府和中央的聲音,既然以往沒有觸犯法律,為何現在不敢回答呢?只有一個原因,以後叫政府下台、平反六四真的「危害國家安全」。

美其名「國家安全」,實際上是「政權安全」。訂立國安法不是為了保障人民福祉,而是保護執政集團的利益,確保他們永久執政下去。不出奇,這是一般專制國家的做法。他們不懂民主國家的政黨輪替、多元的公民社會、執政黨和在野黨的平衡和角力,於是決定打擊一切反對他們的聲音。

我發現這位中南海的主人跟亨利八世有幾分相似,兩人一樣身型臃腫;性格上,兩人都想成為千古留名的霸主。十六世紀的英格蘭和羅馬教廷決裂後,亨利八世通過《至尊法案》(Act of Supremacy),稱呼自己為國家和宗教的最高領袖。他又通過了《叛國罪法案》(Treasons Act),任何人視羅馬教宗為天主教的最高領袖,或不承認《至尊法案》裏英王的權威,等同叛國。亨利八世透過這兩條法律,處死政敵、反對派和蔑視王權的人。如今在香港強行訂立國安法,打壓民主力量,令自由城市退化成專制國家的附庸之地,背後推行者當然千古留名,而且遺臭萬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