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余文生妻許艷:丈夫遭秘密判決、跨省囚禁,中國只有「紙面上的法律」

2020/6/24 — 11:26

圖片來源: 許艷 Twitter

圖片來源: 許艷 Twitter

曾協助「709大抓捕」被捕人士的維權律師余文生,本月中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 4 年。余文生妻子許艷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批評中國只有「紙面上的法律」完善,丈夫遭「秘密判決」,違反法制,連家人及辯護律師都沒有預先收到通知。許艷早前和七國官員見面,希望外界確保丈夫的上訴權,以及和家人會見的權利。

本身是北京人的余文生,被拘留在離京 1600 公里外的江蘇徐州,許艷自前年余文生被捕後每隔 20 天去一次徐州上訪及維權,火車票和食宿已花 10 多萬,但一直未能見丈夫一面。面對種種困難,她仍然堅持,「因為我相信我的丈夫是無罪的」。

余文生因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在 2018 年 1 月被司法局註銷律師證後被捕,《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一系列民主憲政要求,包括要求國家主席由差額選舉產生,取消軍委主席及軍委會制度等。結果他在 2018 年 1 月 19 日送孩子上學期間被捕,其後被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件去年在沒有知會家屬情況下秘密開庭,於本月 17 日庭審有判決,余文生被判監 4 年,剝奪政治權利 3 年。

廣告

許艷引述檢察院指,判決後余文生表示不服裁決,堅持上訴,但本月 27 日便是 10 天上訴期的限期,許艷目前仍未得知余文生能否上訴,她擔心丈夫會遭剝奪上訴權,余文生會面臨進一步的打壓。

余文生本是北京人,許艷表示,根據中國法律,丈夫本應在北京的派出所拘留,但兩年多以來一直被關押在距離北京 1600 公里以來的徐州,「把他分到相比徐州、離北京更遠的監獄,從而製造障礙,讓我經濟上沒有能力再為他維權。」她自丈夫被捕起,20 天左右前往一次徐州,嘗試為丈夫上訪維權,約 60 次的到訪,300 封向各級部門的信訪信件,單是火車票、食宿已經花費了約十多萬,當中未包括律師費。許艷說,維權路付出了很大成本,亦曾問自己「沒有錢維權的一天會不會放棄?」,她說心裡的答案是「即便要在北京路上攥路費,我也要去,因為我相信我的丈夫是無罪的」。

廣告

許艷稱,中國「紙面上的法律」是很完善的,憲法規定有言論自由等權利,但余文生一案後,她未曾收過任何起訴書、判決書、甚至開庭審判都沒有告知家屬,她直言對中國法律感到「徹底失望」,擔心余文生未來的處境「更加艱難」。許艷日前和歐盟、英國、澳洲、加拿大、荷蘭、捷克以及美國等官員會面,呼籲他們提供五方面援助:譴責和制裁中國司法上違法秘密判決,保障余文生的上訴權,保障余文生與家人的會見權利,要求中國政府將余文生安排在與戶口相對應的北京監獄服刑,繼續關注余文生是否遭受酷刑,身體健康狀況以及刑滿之後能夠平安回家。她期望國際的關注能糾正和制裁中國的司法制度,強調中國司法部要遵守法律程序,還余文生「最基本的會見權及當事人戶籍所在地監禁的權利」。

自己亦被牽連 曾被關押 19 小時

她指自己在丈夫被捕前「非常弱的」,就連到地鐵站也會迷路,長期受到丈夫的保護,「當一件大事出現,很多問題都成為小問題,人在困難中也會慢慢成長起來。」許艷表示自己是唯一一個因丈夫被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捕的人權律師妻子,曾被關派出所 19 小時,沒吃沒喝,亦曾被要求坐老虎椅審訊,不能動彈 9 小時。期間更被要求脫光衣服檢查,多次被限制出門,「就連去小區超市都要派幾個國保跟我保持1米距離,全程錄像」。即使維權路上十分艱辛,看到了很多維權人士例如李旺陽、劉曉波等的遭遇,許艷認為,只有堅持維權,告訴外界中國違法、違反人權,才能避免同類事件發生在他人身上。

二人育有一子,十多歲的兒子曾親歷父親被數十警察拘捕的場面,談及兒子,許艷哽咽,認為家中發生的事對兒子傷害深遠,「他一回家就立馬鎖上門,又給自己搭了帳篷睡覺,缺乏安全感」。但許艷說兒子十分堅強,亦與爸爸的感情深厚,兩年多裡面,兒子只要掛念爸爸,就會讓許艷帶他到爸爸曾經帶他去過的地方玩。余文生被判決後,許艷打算帶著兒子要求會見余文生,她跟兒子說「如果這一次能讓你見的話,我就帶你見爸爸」,兒子點點頭。她繼而表示,期望兒子能了解余文生的情況,認為「每個人的人生都不一樣,他有磨難的人生,不一定不好」。兒子兩年多未見父親一面,她懇求外界向中國施壓,「讓孩子見上爸爸一面」。

對於港區國安法將近,許艷表示亦有關注事件,她認為香港比以往面對更加艱難的處境,對於維護自己權益的港人表示敬佩及尊重,期望港人「允許的範圍內關注和幫助困境中的我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