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在恐懼中上莊 屬於「00 後」的港大《學苑》

2019/3/12 — 16:07

呂昊峻

呂昊峻

不經不覺間,香港學生運動世代交替,火炬原來已交到一班「00 後」手上。

2000 年後出生的一代,去年 9 月已踏入大學校園。體驗過半年的大學生活後,這些新鮮人陸續「上莊」,參與各類學生組織,正滿腔熱忱地商討來年大計:開展覽、辦講座、搞集會 …

當 00 後在社會舞台嶄露頭角,我們不得不問:他們是怎樣的一代人?

廣告

1997 年香港主權移交的一刻,他們尚未出生;2014 年佔領運動時,他們頂多在讀初中。他們有的熱愛在「抖音」1學貓叫2,把 Facebook 視為長者社交平台;有的在沉迷《中國有嘻哈》,說著最流行的潮語「skr」

呂昊峻是一位 00 後,現就讀於香港大學文學院一年級。他沒有玩「抖音」,也沒有狂煲大陸劇,最近當選校園媒體《學苑》總編輯,誓要推動本土思潮。

廣告

2014 年,學苑出版《香港民族論》一書,翌年引來時任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點名批評,自此外界視學苑與本土思潮、民族自決政治綱領密不可分。

時至今日,「香港獨立」的旗幟仍然掛在學苑房正中央。呂昊峻這班大學一年級生,在懼怕政治敏感影響前途的情況下,堅持上莊。

學苑soc房正中央,仍掛著「香港獨立」旗幟。

學苑soc房正中央,仍掛著「香港獨立」旗幟。

*     *     *     *     *

呂昊峻是有禮貌的男生。與記者傳短訊時,他會習慣在結尾加上「跪地磕頭」Emoji,仿似每說一句話也要鞠個躬。

他的洋名 Mathieu 是法文,皆因母親是法國華僑。他卻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半句法文也不會說。

「只懂得說廣東話、香港語言。」坐在「Soc 房」(學苑的房間),他自豪地向記者說。

升中的時候,母親希望他能做個「乖乖仔」,就幫他選了據聞校風純樸的民生書院。此後 6 年他每日在九龍城名校區上學,跨過一個九龍仔公園就是喇沙書院。

民生書院學生「純品」,呂昊峻稱校內甚多「綿羊」,對師長必恭必敬、聽聽話話,「別人怎樣說,他們就怎樣做,這是我覺得(民生學生)的特點,實際上民生也多人是這樣」。

「梁天琦參選 令我相信香港能自決」

呂昊峻曾經也聽話,對父母的要求無甚反抗。直至中四那年,呂昊峻遇上了政治啟蒙的轉捩點。

那年是 2016 年,本土思潮仍然熾熱,多家中學都有學生成立「本土關注組」,將港獨議題帶入校園,民生書院亦是其中之一。當年該校有學生於開學日在校內派發「香港國護照」貼紙,事後被教職員帶走。呂昊峻中四那年,認識了這位派港獨傳單的同儕,開始了解本土論述。

港獨傳單事件引起外界關注,兩星期後民生書院學生會主辦了一場香港前途論壇,討論港獨等議題,獲師生、家長數十人出席,港視主席王維基亦有以校董身份現身。呂昊峻參與了這場論壇,聽到了更多的本土論述,又和台下家長激辯「香港民族」血統問題,打開了他的眼界。

在同一年,時任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參選新界東補選,以 66,524 票成績高票落敗。呂昊峻眼見本土論述確實有人支持、有人實行,令他確切相信自決的可能性,「梁天琦參加新界東補選,令我相信香港民族有自決的能力。由他出來選,我見到過程中有人支持他,而他主張的論述真的出來實行時,可以說我被他吸引著」。

由學苑在 2014 年出版、被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點名批評的《香港民族論》,呂昊峻後來竟然可以在民生的學校圖書館中找到了這本書來看 ...

當時任憑他如何想像未來,也不會料到數年後的今日他將成為學苑編輯一員。

呂昊峻

呂昊峻

加入《學苑》的恐懼

中學生對大學生活總有不少幻想。相比繁忙、急促的香港大學,呂昊峻更希望可以考入中文大學。他總是想像自己在詩情畫意的未圓湖旁唸書,感受中大山城的人文情懷。

事與願違,中六 DSE 他僅考獲 23 分,對這位名校生而言不算是滿意的結果。進不了心儀的中大學系,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入讀港大文學院。

港大以多姿多采(又謂「博盡」)的舍堂文化聞名,呂昊峻加入了施德堂(Starr Hall)。起初他以為舍堂都是辦活動、比賽,不甚理會社會時政,卻意外地發現舍堂內亦有一班關心社會的學生。幾位新鮮人志同道合,遂戰戰兢兢地決定負起接棒編輯《學苑》的重責。

戰戰兢兢,甚致膽顫心驚,不僅因為他們罕有地在一年級就到學苑「上莊」,亦因為「學苑」二字象徵的政治敏感性。呂昊峻說,曾經尚有一人打算加入內閣,但對方最終因為擔心影響前途而退出;也有莊員起初對上莊有所恐懼,憂慮影響日後的專業前途,但最後仍然撰擇堅持下去,加入學苑;另一位莊友向父母說要加入學苑,父母就問他打算何時被捕 ⋯

讀文學院,意味大部分學生畢業後都沒有所謂「專業」資格,學生出路也因此很多元。呂昊峻說,身邊很多同學希望畢業後加入政府,他則希望畢業後可以從事政治、教育、新聞等相關工作。他當然想過加入學苑對將來工作的影響,「如果連我自己也覺得做了這件事就會萬劫不復,其他人這樣想也很正常,沒有人出來也不是奇怪的事」。

近年港府大力打壓港獨思潮,由 DQ 立法會參選人、取締香港民族黨,到《金融時報》編輯馬凱被拒續簽證。寒蟬效應已蔓延大專院校,呂昊峻甚至感受到,即使在港大校園內,討論港獨亦有所忌諱,「他們會擔心到主張這件事,會在很多事情工作上有阻礙,甚至參加活動也會有阻礙」。

「可以感覺到你去主張論述,就要承擔一個風險,所以很多人未必會繼續講。」呂說道。

學苑soc房一隅。

學苑soc房一隅。

有角度、無立場的一代

00 後,是身份認同散亂的一代。

他們在香港主權移交後出生,從小就被灌輸「香港是中國一部分」的概念。所謂的英殖時期,對他們來說只是書本上才會找到的「歷史」。

2008 年北京奧運,張藝謀執導的開幕禮驚艷全球。呂當時仍然是小學生,和很多香港人一樣,為北京鳥巢上空的煙火感到無比自豪,心裡想著:「其實做中國人也挺不錯?」

升中後,呂昊峻接受著新學制下的通識教育。他形容通識一直強調的多角度思考,卻令他們成為「有角度、無立場」的一代:從語言文字來說,他們視自己為香港人;從經濟、血統角度,就有點偏向中國人,「問他覺得自己是什麼人,他可能會答七成中國人、三成香港人」。

「用矛盾去形容這一代相對合適,在血統上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但生活上又好似和他們格格不入,我曾經猶疑一段長時間,我究竟是什麼身份?」

「這是兩個洪流的衝擊:一邊是 00 後以中國人身份認同出世的一代,另一邊是當我們懂事時出現的香港民族論述,兩個身份認同在衝擊我們,我覺得我們這一代就是在面臨這件事。」

「抖音」成風

00 後,也是面對著大陸文化衝擊的一代。

作為 00 後,呂昊峻對這種大陸文化的「入侵」感受極深:不少師弟、師妹每日沉迷「抖音」;大台 TVB 在黃金時段熱播的,是《延禧攻略》這類大陸劇集;身邊朋友滿口都是「牛逼」4、「skr」這類大陸潮語;更不用說微信這類近乎全民皆用的大陸通訊軟件。

「不論是同輩,或是小我們一、兩歲的,都接觸很多中國的娛樂文化 … 中國影視文化和娛樂產品的形象,正慢慢地轉好,令到很多學生、我們這一輩打後的人,更加樂於使用」。

因此,呂昊峻上任後,這屆學苑發表的第一個專題,將會探討大陸娛樂產業對香港人的影響。

從抖音至喜茶,從音樂至影視作品,中國娛樂產業大舉出現於港人眼前,我們應該稱之為「流入」、抑或應該用更為警惕的心態認定其為「入侵」?隨著上述產業充斥香港市場,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如何受之影響?娛樂、經濟和政治三者之間環環相扣,在享受娛樂的同時,我們必須要提防暗藏於背後的赤色枷鎖。

— 2019 年度學苑政綱

呂昊峻擔心,一旦香港年輕人的語言和流行文化被內地同化,其身份認同都會被模糊化。這些大陸娛樂產業的內容往往是經過中國當局嚴格審查,影響香港年輕人接收資訊:「當中國娛樂影視產品在香港成為主流,會否變相連中國的制度都會帶入香港,令香港影視產品都要同樣地被審查?」

學苑soc房一隅。

學苑soc房一隅。

缺席傘運的愧疚

近年香港兩大群眾運動,年紀輕輕的呂昊峻皆缺席。

2014 年佔領運動,他當時只得 14 歲,還在讀中二,在父母帶領下到過一次佔旺現場。他直言當時對事件理解不深,「聽到有人說要梁振英下台,有人說要真普選,有人說香港人要團結,但那時我不理解我們最想要的是什麼」。

他對當年沒有做得更多已感到這愧疚:「儘管我可以歸咎我年紀細,但實際上不是,有些和我同年齡的,也真的落了現場去幫手,我想過,我當時是否齋講,還是真的希望可以出一分力去幫助他們?」

2016 年旺角騷亂,他也只是讀中四。騷亂一刻他正在床上熟睡,早上醒來打開電視,才看到新聞台一幕幕重播。如今他內疚道:「有幻想過如果當時自己有落去會怎樣,可能現在已經法庭上見,如果當時到現場會否不同?會跟着他們還是離開?」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圖片來源:朝雲 攝

今日學苑 難再成就一本《香港民族論》

2015 年,《立場新聞》曾經撰寫專題「五代學苑人」,記錄學苑數十年變遷。由 00 後掌舵的學苑,又是否會帶來新面貌?

2013 年學苑總編輯梁繼平主編的《香港民族論》,引起前所未有的關注和討論,似乎為這幾年的《學苑》訂立了大方向和目標。不過來到 2019 年,呂昊峻坦言論述難有進一步拓展的空間:「我們認為如果要寫關於『香港民族』的事,要提出一個新的主張,而不是一味重複前人講過的,否則沒有閱讀、寫作的必要性。見到前人寫了很多有關香港民族的論述,是完整的一套論述,到底我們再去寫,有什麼新的東西帶給讀者?」

呂亦感嘆香港社運、學運已經走入低谷,大眾不論是對抗爭,抑或表達意見都有種「無力感」,今日的學苑已難以成就如《香港民族論》般的刊物:「(時任總編輯)梁繼平上莊的時候,是香港十多年來自主權移交以來,社會運動的高峰期,鋪墊了很久,從保育運動、到反國教、到雨傘,他們是在整個學運、社會運動最頂尖的時期。但如今我們是走入低谷 … 」

因此呂昊峻今年打算從微觀角度入手,《學苑》將透過不同面向去理解「香港民族」。除了前述的中國娛樂文化入侵之外,他們亦打算寫一個歷史專題,希望從香港本位去講歷史。他們還打算做一個有關性工作者權益的專題,探討本土論述以外的其他議題。

雖然未必能有新論述,但他強調「香港民族」概念已植根於香港人心中,也不會排除《學苑》進一步討論香港民族論。

「我的理念很簡單,無論時勢如何,我會繼續嘗試令香港民族的理念和思想,植根於大家心目中,用盡一切能力,直到時機合適,就要有一切準備能夠獨立。」紅線愈收愈緊,呂昊峻仍然表明對香港獨立的盼望。

呂昊峻

呂昊峻

*     *     *     *     *


註1:抖音是大陸「今日頭條」旗下的短視頻平台,平台除了在大陸牽起熱潮外,亦在海外迅速擴展,其海外版全球下載量已突破十億次。有美國智庫曾質疑,抖音在歐美爆紅甚至吸引美國軍人使用,擔心這些數據傳回中國後會引發安全隱憂

註2:「學貓叫」是一首內地歌手小潘潘、小峰峰合唱的情歌,被網民用來錄製抖音影片的背景音樂後爆紅,並引發模仿熱潮。例見影片連結

註3:內地網絡綜藝節目《中國新說唱》第二季(原名:中國有嘻哈),評審吳亦凡多次使用「Skr」一詞,隨即成為潮語。「Skr」的含意眾說紛紜,有指這原是饒舌歌曲中模仿車輪摩擦的聲音,亦有指這是有表達厲害、讚嘆的意思。

註4:「牛逼」是中國大陸的流行用語,意指厲害、很強的意思。


文:廖士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