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姓名與租客同音捲入串謀暴動案 終獲判無罪 沈卓勤:低谷後就有好事

24 歲的沈卓勤,是首宗串謀暴動案件中的第六被告。針對他的證據,只有閉路電視拍到他在涉案單位的樓層出現過一次,還有他的姓名(Shum Cheuk Kan),與租客姓名「卓簡深」(Cheuk Kan Shum 譯音)相似。

「一路覺得,得我一個甩到。」卓勤有點沉重。他知道相比其他被告,針對自己的證據薄弱,也想過很多遍,若只有自己脫罪,如何面對在犯人欄內的 5 位朋友。「一定好難受,我幫唔到佢哋啲咩,會覺得灰心。」

他的顧慮沒成真。2021 年 2 月 19 日,灣仔區域法院 36 庭,法官沈小民裁定,6 名被告全部串謀暴動罪名不成立,屬交替控罪的串謀非法集結罪亦不成立。全部人鬆一口氣,但卓勤庭外向記者強調,仍擔心律政司會上訴。

左為案中第六被告沈卓勤,右為另一被告「袋鼠」

6 名被告中,卓勤是唯一一個不在現場被捕。 2019 年的聖誕節前某天,卓勤與女友返回酒店途中,看到旁邊的巴士站佈滿便衣警員。警方看到「目標」出現,上前搭兩人膊頭,帶他們回到酒店房間拘捕卓勤。女友被嚇得目瞪口呆,回過神來立即為他找律師。

卓勤後來得知,警員已在酒店守候他一整日,不禁感到誇張,「估唔到要搞場大龍鳳嚟拉我。」卓勤早有心理準備因本案被捕,只是沒想到在酒店發生,亦擔心同行女友會一併被捕。卓勤笑說對酒店有陰影,在剛過去的聖誕節及情人節,兩人也不敢 Staycation。

*   *   *

抑鬱症教我的事

對於被捕人士的生活,外人的疑惑不外乎是:「壓力大嗎?」「保釋條件如何影響生活?」「等候審訊的時間煎熬嗎?」

「冇咩特別。」看到記者一臉不相信的樣子,卓勤補充一句:「真係」。

「只係冇預期要拖咁耐,件事未完成有啲唔安樂。」案件受疫情影響延期開審,若說對卓勤最大的影響,或只是未能找一份長工;其他事情,他不在乎。

「我之前經歷過抑鬱,出院後,個人冇以前咁負面同怕事。」卓勤說。

沈卓勤

2018 年底,卓勤患上抑鬱症,燒炭自殺不遂,「當時對人生好絕望,覺得冇咩意義。」獲救後,他入院接受治療半年;出院那時,正值反修例運動的開端,香港經歷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卓勤每天打開新聞網站,不是看到被捕數字上升,就是示威者滿臉傷痕的相片。最讓他憤怒的是 7.21 元朗無差別襲擊,目睹警察轉身離去;還有 8 月 5 日那夜,荃灣有人腳部被斬至血肉模糊。幸運地,卓勤的病情沒有受社會氣氛影響,倒是在醫院接受治療期間想通,讓他放下內心沉甸甸的包袱,也不再畏懼發聲。

經歷過人生的低谷,抑鬱症教卓勤凡事看輕,他現時的座右銘是「活在當下」。官司或監禁對他而言,只是人生其中一項經歷,「唔覺得好負面,係一種歷練。」

訪問當日未有裁決,任何結果都有可能。如果罪成,如果入獄?卓勤說與家人關係疏離,早已搬出一個人住,最捨不得是女友。不過,他還是一如以往的輕鬆,「當鍛鍊體能,喺入面睇吓書。」他沒有想太多「如果」,「我控制唔到(結果),盡量避免去諗,諗咁多冇咩用。」

*   *   *

表證成立 「多謝蕭生」

審訊那段日子,控辯雙方舌劍唇槍,辯方指被告曾被警員粗暴對待。

辯方庭上指出,拘捕首被告的探員鄧梓良,要求被告交出手提電話密碼,期間鄧更帶被告進入廁所內,向對方表示「你好快啲講,再唔講就掟你落樓」。鄧又打開沒有窗花的廁所窗戶,從後壓著首被告頸部,將他的上半身推到窗邊,說:「你望下呢度好高,好容易就掟你落樓」。

警員一一否認辯方的指控,卓勤聞言嘆「好心噏」。他被捕時未有遭受警暴,卻在庭上聽到其餘被告多番遭警員威嚇甚至施襲,「好想幫佢哋,又冇咩辦法,好無奈。」

裁定表證是否成立那天早上,律師向卓勤說他很大機會表證不成立,兩人抱有希望;律師繼而發送一段片段,是時事評論員蕭若元在其網台評論本案,當中特別提及卓勤,「點解個名會似呢?控方講唔出,係咪有個卓字就拉得呢?係幾離譜嘅事,警方係幾咁求其。」

這邊廂,兩人還說笑不要被蕭若元「燈中」;那邊廂,法官沈小民裁定所有被告表證成立。

卓勤難免有些失落,但想到還能跟朋友走到最後一刻,「感性地講都唔係壞事,可以齊上齊落。」他記得那天眾人心情不是很好,想「搞爛 gag」緩和氣氛。他與其他被告走出法院一刻,向傳媒鏡頭高舉顯示蕭若元樣貌的電話,高呼:「蕭生好嘢,多謝蕭生!」

*   *   *

留住內心的火

不論罪成與否,卓勤還是要適應一個全新環境— 是監獄,或是國安法下的香港。

卓勤對入獄雲淡風輕,「唔係得我一個入去,好多人都係入面,佢哋都係因為發聲而坐監」;但對於自己身處的環境,他有更深的想法,「(香港)依家係低谷,個氣氛好差,政府冇去改變,情況變得更差。」

那麼,想移民嗎?卓勤打趣說「冇錢」,他停頓數秒,說出真正原因:不想離開香港。「自由係自己爭取,唔會話到其他地方,會收成嗰到啲嘢。想要移民,更加要改變自己土生土長嘅地方。」

他回想從前的自己,如同大多數港人,在權威之下比較怕事。反修例運動後,大家一同成長,「希望香港人勇於向不公義事情發聲,如果一步步退讓落去,最後會乜都冇。」

卓勤寄望港人能夠留住內心的一團火,待日後重燃。「低谷係一時,你經歷過最底,之後嘅嘢可能全部都係好事。」

沈卓勤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