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11/7 - 19:37

【專訪】愛笑貪玩被指無「會長格」 葉芷琳勇字行頭:勢進校委會抗爭

10 月 27 日,香港大學這所百年老校鬧得熱烘烘,一片反對聲下,校委會以 22 比 1,大比數通過兩名內地出身學者的副校長任命。當日,一個穿著黑色 T 恤、身形嬌小的女孩,帶領著寥寥數十學生,在校委會會議室所在的大樓外靜坐留守、叫口號。她,正是港大學生會會長葉芷琳。

鏡頭前的她字字鏗鏘、更說得一口流利英語,但總覺得她與過往幾屆會長的「格」有點不同。訪問當日,葉芷琳一身 over-sized 衛衣、牛仔褲與白球鞋,拍攝時靦腆地笑問:「我駛唔駛著返正經啲?」20 歲的女孩,其實與一般年輕女生無異,打扮帶點「ABC」味,也很青澀。

身穿 over-sized 衛衣的葉芷琳,訪問期間不時大笑起來。

身穿 over-sized 衛衣的葉芷琳,訪問期間不時大笑起來。

廣告

葉芷琳愛笑,有時連雙眼都笑起來,但說到港大的事,她馬上變得認真。葉芷琳即將參選校委會本科生代表席位,記者問,一旦你當選校委,但手中只得一票,在會上再聲嘶力竭也無法阻止任何事情,無力嗎?

「很無力,現時就算做學生會都很無力。」從當選會長開始,肩上猶有千斤重,但她仍想盡所能再做多點,才決定參選校委,「你在入面抗衡,不一定要掟嘢、拍枱。你阻止不了這個決定,但你可以令個決定帶來很大爭議。」

現任校委會本科生代表李梓成的任期將於本月中屆滿。新一任選舉在即,投票期由下周三(11日)至五(13 日)一連三日。葉梓琳的對手,是多次參選學生會常務秘書及本科生校委的麥嘉晉。他們早前在學生會補選中對壘,葉芷琳的內閣全員以超過 3,500 票當選;競逐常務秘書一職的麥嘉晉獲得約 500 票。

港大學生會會長葉芷琳、本科生校委李梓成(穿西裝者),在校委會會議前到場抗議,要求校委會延後表決兩名副校長任命。

港大學生會會長葉芷琳、本科生校委李梓成(穿西裝者),在校委會會議前到場抗議,要求校委會延後表決兩名副校長任命。

2020 年的香港大學,解僱在校任教近三十年的法律學院前副教授戴耀廷、通過被質疑有黨委背景的副校長任命;校長張翔被指欲組「私家班底」管理層、特首林鄭月娥表明國安法要進入大學。勢孤力弱,葉芷琳是否只能被淹沒波濤之中?

問到底,葉芷琳也明瞭,一名 20 歲出頭的本科生,面對在社會打滾多年、早已步入「收成期」的權貴,根本無力阻止任何議案,「有人叫我放棄這個位,說個制度已沒有用,但現時有很多職位有明文規定,本科生代表有份參與,例如一些遴選委員會。」

「我還可以做更多。」

反送中運動期間,港大百周年校園牆上曾被噴上「承先賢之志燃革命之火」十字,如今已被抹去。

反送中運動期間,港大百周年校園牆上曾被噴上「承先賢之志燃革命之火」十字,如今已被抹去。

「當權者有否視年輕人為下一代?」

港大生予人感覺一向「藍血(Blue-blood)」,葉芷琳坦言,他們做事前必定會做「風險管理」。去年反送中運動,港大在大專學界未能稱為「主戰場」;時至今天,國安法在校園散落的恐懼,令更多港大生卻步。

葉芷琳甫當上會長便被親中媒體「釘上」,有的說她在校園「播獨」,有的說她煽動仇警、反政府。惡法之下,「有心理準備被捕嗎?」記者問,「我們經常說有心理準備,其實到那一刻就不會有。」

但恐懼還是會有,當上學生會會長後,她再沒有回家,因為不想住址曝光,也不想家人受騷擾。比起自己,她更擔心家人安全,「有一晚突然想喊,覺得為甚麼個世界咁唔公平?當權者有否視年輕人為他們的下一代?將會發生甚麼事,我沒有選擇,只覺得香港是一個好傷心的地方。」

現在,她踏出的每一步,都盡力避免碰到種種紅線,不是因為她個人害怕被捕,而是怕一旦自己被捕,學生會無法運作。

2016 年,港大學生包圍並衝擊校委會,時任學生會會長為馮敬恩。

2016 年,港大學生包圍並衝擊校委會,時任學生會會長為馮敬恩。

兩名副校長任命通過那天,葉芷琳向教務長呈上逾 4,000 名師生、校友的抗議聯署,然而最終響應呼籲、現身「護校」的,卻不足 80 人。5 年前,時任會長兼本科生校委馮敬恩,帶領學生圍堵校委會一幕,似乎已不可能再在港大發生。

「是 context 不同,現在是國安法時代,學生的考慮多了很多,以前被捕可能判社會服務令,但現時被捕分分鐘會失去學藉,代價太大。」

但葉芷琳認為,行動最少把校委會的醜惡寫進歷史,「就算聯署沒有實際功用,你起碼留了底,大眾會知道有 4000 幾人反對這件事。如果幾十年後,他們看不到這份聯署、沒有人講過嘢,只會知道它通過了,好像沒有學生反對。」

由想做 Youtuber 到踏入學運

2018 年考進港大工商管理學,當年正值後雨傘時期的學運、社運低潮,葉芷琳說:「2016 年魚蛋革命,我連梁天琦是(讀)港大都不知。」當時的她想當 Youtuber,「彈結他唱吓歌、吹吓水」,也想做齊「大學五件事」—住 Hall (宿舍)、拍拖、讀書、做兼職、上莊。她就是沒想過找上政治。

「從來沒想過(選學生會),認識我的人都會覺得,咁 Fun 嘅 Edy (葉芷琳) 不像會做刻板的工作。」葉芷琳中學時期活躍好動,愛參加歌唱比賽、擔任籃球隊隊長及社長;進入港大後,機緣下當上孫志新堂宿生會外務副主席。

中學時期的葉芷琳,是歌唱比賽的常客。(受訪者提供)

中學時期的葉芷琳,是歌唱比賽的常客。(受訪者提供)

去年港大學生會「斷莊」,她偕其他舍堂的外務副主席須加入學生會評議會,協助處理會務。那時有人遊說她參選學生會,但轉捩點始終是反送中運動。

去年 9 月 2 日,葉芷琳在中大百萬大道的罷課集會擔任主持,算是首次在學運界「亮相」。11 月 10 日,警員進入港大賽馬會舍堂二村範圍,隨即引來多名宿生包圍警車、與警方對峙。當晚葉芷琳在場,與其他舍堂的外務副會長、舍監一同與警方交涉。那夜過後,她開始跟進事件,寫聲明、辦論壇、與校方跟進事件。

「以前覺得港大是令我自豪的地方,由上年開始覺得個地方變了,那刻覺得都要有人做(學生會),咁我去做吧。」

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港大對出一段薄扶林道曾被堵路。

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港大對出一段薄扶林道曾被堵路。

新聞撈飯的家庭

而葉芷琳參與時政的種子,早在她年幼時,由父母親手埋下。

葉芷琳一家與別家不太一樣,吃飯時不看電視劇,看時政論壇和新聞;他們不談八卦,只談社會時弊,「自小已種下了一個念頭,原來有民主這件事,但香港沒有。」每年七一遊行,父母都會牽著她的手,由維園一步一步走到中環,向她解釋 23 條、憶述 2003 年 50 萬人大遊行。

在父母身上,葉芷琳學懂做自己認為對的事。但對於參選學生會,身為父母,看著女兒在處處紅線的時代走進政治漩渦,不免有點擔心,「但他們阻不到我。」

就讀傳統女校的葉芷琳,學校當年對政治言論較開放,老師會跟她們談時事、身邊數名好友也關心政治。2014 年傘運爆發,當年讀中三、只得 14 歲的她,偕同學到金鐘佔領區度過數個晚上。這是她第一次真正自發地參與社運。

看著留守公民廣場的大學生、站在台上的雙學三子,她想快點長大、成為大學生,「可能做了(大學生)自己能力會強點,做多點。」

與政府談判後,學聯五子向公眾交代。

與政府談判後,學聯五子向公眾交代。

「沒有會長格?」

上任開初,有人說她沒有「會長格」。

鏡頭外的葉芷琳,一身 over-sized 衛衣、牛仔褲,十指搽上白色甲油。說到日常笑料,她會哈哈大笑;但談到學校大事,她會收起笑容,認真地談她的憂慮、打算,「我玩的時候一個樣,做正經事又一個樣。」

夜夜為會務忙到通宵達旦,問她如何減壓?「睡覺,返到宿舍就可以有自己空間,讓自己排解一下。」她笑言:「如果只將自己逼去壓力那邊,每日只想同一件事,其實好辛苦。」

葉芷琳愛美,十指指甲塗上了純白色。

葉芷琳愛美,十指指甲塗上了純白色。

「No plan is the best plan」

20 年人生,葉芷琳沒有太多計劃。升大學前要選讀哪一科,未算深思過;擔任學生會會長亦並非預料之中;媽媽問她大學畢業後想做甚麼,她說未想過。

葉芷琳信奉隨心而行,大概正是這些可能性,牽引她到不同崗位,造就意想不到的發揮,「我覺得所有事最後都會 work out。」

前路茫茫的 20 歲,勇字行頭。沒有計劃,也許就是最好的計劃。

文/莫泳浵

攝影/Joey Kw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