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4/17 - 0:00

【專訪】捍衛法治不靠防守 — 三反修例義務律師 出戰律師會改選

香港律師會每年改選 5 名最資深的理事,新理事會共 20 人,本年度的理事會改選將於 5 月 28 日進行。過去律師會一直被視為親建制,前年的改選因立場親泛民的張達明,及人權律師林洋鋐(林耀強)報名參選而一度成為焦點,最終張達明成功當選理事,林洋鋐落敗。事隔兩年,林洋鋐再度參選,今次聯手兩名年輕執業律師彭皓昕、蔡梓蘊,意圖將多元聲音帶入律師會最高的權力架構。在法治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下,三名反修例義務律師為何選擇參選、又打算如何利用律師會捍衛其所理解的法治精神?

左起:林洋鋐、彭皓昕、蔡梓蘊

左起:林洋鋐、彭皓昕、蔡梓蘊

廣告

捍衛法治不能單靠防守

林洋鋐、彭皓昕、蔡梓蘊,有著不同背景和資歷的三人,因為去年的一場反修例運動而相識。同為反修例義務律師團隊的成員,三人坦言,出選今年的律師會理事會選舉,與成為義務律師有莫大的關係。親身見證執法的不合理、經歷被警方耽誤、目暏被補人士身上的傷痕,種種的不公義,令他們有感,想要捍衛法治,一味被動地防守是不足夠。

蔡梓蘊表示,自反修例運動開始,她見識到現行的制度其實存在不少不公義及不合理的地方,而另一方面警方又錯誤地詮釋法律,「係咁嘅情況下,單單去做一個義務律師,防守性咁樣去幫忙一啲示威者保釋、幫他們打官司,其實並不足夠。如果不從根源去令社會、政權、所有人了解、尊重真正的、我們理解嘅法治精神的話,其實無論我們如何去幫忙,都改變唔到任何事。」

身兼公民黨及民權觀察成員的彭皓昕亦深同感受,「我哋(義務律師)到警署,第一係被耽誤,等咗好耐都見唔到被捕人士,或者佢(警察)係真係耍你,姐係又唔幫你登記,又唔幫你做呢樣個樣,你等幾個鐘之後就話冇呢個名;第二係,真係有被捕人士,你都見到有傷痕,佢都聲稱被人打,呢啲都係不能接受。」

林洋鋐:有特別角色 無藉口退縮

如果說,反修例運動令兩位年輕律師親歷不公義,從而使她們想做更多以捍衛法治的話,那麼對於自 2014 年起已經協助佔中示威者的林洋鋐來說,反修例運動更令他明白,身為律師的自己,決不能在香港法治的生死關頭做「逃兵」。

「在整場運動入面,當我去協助示威人士時,我見到的是一些好平凡的香港人,而且這此好平凡的香港人,有的甚至是來自一些中產地區。他們去參與這個運動,其實在我看來,就是在保護香港獨有的司法制度、法治;抗議警暴,其實都是在說警察都應該服膺於法律之下,都是為了我們的法治、在維護整個法治。當我見到這些普通人,他們面對如此大的後果,被毆打、被拘捕,甚至是被拘控,他們仍走上前線的時候,我覺得我們有特別角色的人,沒有任何藉口去退縮。」

林洋鋐

林洋鋐

法治=​公權力受到法律的約束

法治、法治、法治……身為律師的三人,在訪問中三不五時提到「法治」,其聯合政綱第一點同樣點明「我們承諾堅守法治,而除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外,法治必須「建基於民主、公義和人權」。在三人眼中,法治其實是什麼?

他們認為,法治意指公權力要受到法律的約束,以及每個人在法律面前均為平等。林洋鋐稱:「公權力唔單只係警察,仲可以係任何公權力。如果佢係不受任何法律嘅規管,佢想點做就點做的話,這正是對法治最大的衝擊,因為法治不只是法庭上人人平等,執法、檢控,每一個環節,其實都係需要秉持人人平等、人人都係服膺於法律之下嘅刑責。」

法治是所有人的事

公權力要受到法律的約束、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三人對法治的理解,惟三人在訪問中,多次提到法治正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及干預,除了是因為身為義務律師而深有感受外,業界的「唔發聲」亦為他們所擔心。

林洋鋐指出,不少的律師行均與商業機構有緊密的關係,「其實個情況就好似呢幾年媒介嘅自我審查」。他擔憂如果業界「習慣了對司法獨立同法治慢慢嘅蠶食,情況恐防會越來越差」。彭皓昕亦強調,「法治是全部人的事,是全部人的利益,應該全部人一齊發聲」。

去年有見習律師在 Facebook 發佈「黑警死全家」的言論並含有粗口,隨後收到律政司的信件,指其行為不當,律政司司長正考慮反對該名見習律師獲認許成為事務律師。彭皓昕、蔡梓蘊指,律師認許申請表被彈回重寫是常事,但多為技術性問題,律政司以政治原因,聲稱考慮反對見習律師獲認許成為執業律師則是首次。

林洋鋐稱,律政司的而且確有權就一個人是否 Fit in proper(合適人選)提交意見,但「同一時間,我哋都有一個原則係長年確立,就係律師同大律師都係一個自治組織,如果佢哋(見習律師)經過一/兩年實習,佢師傳都覺得合適,咁你(律政司)仲出來講咩?如果你話,我就憑佢一兩句說話,呢個原則上係可以的,但我就特別覺得係呢啲位上,律師會一定要有角色」。

彭皓昕、蔡梓蘊

彭皓昕、蔡梓蘊

批律師會為政府護航

要發聲、要有角色,是林洋鋐、彭皓昕、蔡梓蘊對律師會的期望,亦是他們對律師會的失望。律師會去年針對反修例所發的聲明,幾乎一面倒地只譴責示威者,未有批評公權力。三人坦言,律師會在批評當權者這方面,做法不太理想。

林洋鋐指,律師會最高的管理層是親建制,「我們一些同事會期望佢(律師會理事會)是其是、非其非一啲好敏感重要的議題、同法治有關的議題,(理事會)都似乎盡量避免正面批評,亦都多為政府護航」,他認為律師會應該要有一個持平的聲音。

事實上,律師會除了在反修例運動所引起的警暴等問題上未有發言外,針對日前港澳辦和中聯辦譴責主持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主席選舉的公民黨議員郭榮鏗,及部分反對派議員「拉布」的評論,律師會至今仍未發表任何聲明。相反,大律師公會自反修例運動爆發以來,多次發聲明促請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更在兩駐港機構評論立法會後翌日發表聲明,引述《基本法》,呼籲港澳辦和中聯辦對立法會事務的評論「保持克制」。

蔡梓蘊指,身為事務律師,對於律師會與大律師公會之間出現落差,她感受甚深,「其實大家讀嘅法律都係同一本書,對法治應該有同一個理解,點解大律師公會會咁快就有咁多聲明?唔單單係呢一件事,過去你會見到律師會發出的聲明其實都只係譴責示威者,係無丁點兒譴責過警方暴力」。彭皓昕更明言,「律師會理事會入面嘅人,大部分我哋都覺得係冇盡到佢哋應有嘅責任」。

即使是硬仗仍要打

單一的聲音、偏建制的取態,令林洋鋐、彭皓昕、蔡梓蘊決心參選,將多元的聲音帶入理事會。但是,過往的選舉中,親建制的成員往往取得逾千票,當中大部分得票來自授權票,而張達明前年則以最低票數僅僅入局。此外,過往亦有傳中聯辦介入選舉,為候選人拉票。三人明言,是次選舉必然是一場「硬仗」,他們已有心理準備被抺黑、中傷,亦預計「對面陣營」將會大舉動員,「一定會睇得好實」,他們只能早作準備,讓同業知道「我哋三個人的團隊出嚟選,係為咗大家都抱有的法治理念」。

理事會共 20 位成員,當中只有張達明,及「人權律師」帝理邁(Daly Mark Douglas)屬於民主派,即使林、彭、蔡三人全數入選,仍屬少數。林洋鋐坦言,「我哋唔會天真地覺得我哋可以一蹴即就,唔會一下就變天」,但是他指出,「我哋作為呢一代係法律界,無論係律師定大律師,我諗整個社會都對我哋有好大的期望。當一啲重要嘅法治問題,當我們覺得法治、司法受到威脅嘅時候,如果律師,大律師都唔出來講意見,就唔會再有人講」,這亦是他們認為有需要加入的原因,「縱使唔係好多人,但我哋將會無畏無懼地講出呢啲立場同睇法。」

 

文:陳紫君